筱田优卡在故障的电梯

      “我反对,巽他海峡自古以来就是马打蓝素丹国的控制区域,在这个区域航行必须取得马打蓝素丹国的同意。”哈桑马上表示反对。

      “马打蓝素丹国还没有成立之前,我们东印度公司就已经在巴达维亚开拓建城,什么时候巽他海峡成了你们马打蓝的控制海域!”德米特跳出来抗议。

      和谈会议立刻成为菜市场,巴马双方就巽他海峡的控制权争执不休,让另一方的何斌摇头不止。

      其实何斌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如今淡马锡在海峡南部收取过路费,很多走天竺的船只为了避免绕道,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是去东南非洲的船只现在都走巽他海峡,盖因巽他海峡现在是三不管地带,如果能够把巽他海峡的通行权做成收费项目,维和部队肯定能从中分一杯羹,而且顺理成章的把手伸到了爪哇海。

      估计现在东印度公司的高层要气急败坏了,何斌暗暗想到。

      三方的会谈不欢而散,主要是现在这些议题必须经过私底下的勾兑才能放在台面上继续谈。

      哈桑会后立刻联系何斌,就关税抵押和过路费问题交换意见,何斌的方案倒是不复杂,他拿出柔佛的旧例,跟哈桑详细说明。

      “哈桑先生,贵国的各个领地也不是素丹殿下一人说了算吧,各地的领主顶多也就是象征性的给素丹殿下交一些费用,如果设立了通商口岸,仿照柔佛的方案,把海关收税的工作委托给团社的专业机构来办理,不但可以支付本次的战争费用,结余的部分还会返还给巴刹格德的素丹宫廷,贵国的财政收入必将得到改善,这是三方都有利的事情,唯一受损失的是各地领主和贵族。”何斌循循善诱的把柔佛那一套灌输给哈桑。

      “我听说柔佛实施了这个方案,其自主权已基本丧失,素丹殿下是不会干的。”哈桑摇摇头说道。

      “怎么可能,柔佛素丹在其领地上的权威得到极大的加强,盖因财政状况改善了,此消彼长之下,素丹在国内说一不二,当然,现在柔佛素丹国的外交事务必须以和平自主的政策为导向,以往动不动就发动对外战争转移矛盾巩固统治的做法是行不通了,这样大家都安居乐业不好吗?”何斌解释道。

      “苏苏胡南素丹的最终目的还是巩固自己的统治,这一政策就是长治久安的根本之策,爪哇岛本身就是一个富足之地,很容易就能改善局面的。”

      何斌的一席话让哈桑有些心动,如果素丹接受这一切,爪哇岛很容易形成对商人友善的经济环境,对商人出身的哈桑也是好事。

      而且爪哇只是一个岛屿,苏苏胡南往外的扩张政策本身就会遇到很大的阻力,而且周围群狼环伺,哪一个也不是好惹的主。

      “嗯,何先生,鄙人想前往柔佛素丹国实地考察一番,此事最终还要素丹殿下点头,必须把细节跟素丹殿下汇报清楚。”哈桑跟何斌请求道。

      “哈桑先生的要求肯定可以实现,不过如今停战事项很紧急,这多一天就必须多花一天的钱啊。”何斌说道,“至于柔佛那边,我可以肯定的对您说,柔佛海关在团社专业机构的管理之下,每年的关余税款在百万元以上,柔佛素丹宫廷现在非常富裕。”

      “只要战争费用的来源得到解决,停战协议不是问题,何先生,除了关税,您看在海峡收取厘金之事有没有可行性?”哈桑殷切的问道。

      “这个事情东印度公司已经表示明确反对了,那肯定是不可行吧?”何斌说道。

      “东印度公司想独霸海峡,但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大家能够平分其中的利益呢?”哈桑说道。

      “这一点利益跟荷兰人掌握的香料贸易比起来也就是九牛一毛,如果巽他海峡交钱就能和平通过,那这里一定会成为繁忙航道,鱼龙混杂之下,对荷兰人掌控的香料群岛会造成威胁。”何斌说道。

      “那荷兰人是希望爪哇海里没有别的船只?这怎么可能呢!”哈桑不可思议的说道。

      “所以他对你们的战争行为恨之入骨,他们的如意算盘被彻底打烂了。”何斌笑着说道。

      哈桑也苦笑着说道,“没想到会有这种后果,看来菲律宾的西班牙人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我认为巽他海峡的厘金方案只能暂时搁置,如果硬要扯到一起,定会刺激到荷兰人,让谈判牵连日久。”何斌最后说道,哈桑听罢也是缓缓点头。

      第二天三方的谈判继续,哈桑果然不再提到巽他海峡的厘金问题,就关税抵押支付战争赔款的事宜达成草案:

      马打蓝开放三宝垄、井里汶、泗水、巴厘岛四个通商口岸,雇佣团社的关税管理机构收取关税,用于支付维和费用;

      荷兰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素丹国决定搁置巴达维亚的主权争议,双方明确规定不会因主权纷争而发起战争;

      马打蓝素丹国从停战之日起磋商加入南洋业主委员会,成为非常任理事,按照柔佛素丹国的金额缴纳理事费用,并且接受维和部队的保护;

      维和部队停战之后暂时驻扎在三宝垄一段时间,待战后秩序稳定以后才撤军离开,但是停战之后,巴达维亚方面便不再支付战争期间的行动经费,只是按照海外部署的规定从维持经费中支取;

      三宝垄的华人自卫军改编为税警总团,用于四个通商口岸及附近地区缉私行动,听取海关机构的指挥,行动经费也是从关余税款中支取;

      三宝垄地区的华人联合会将保证本地区华人的权益,马打蓝素丹国不得对华人有歧视、欺诈和危害人身安全的行为,否则维和部队有权对马打蓝相关部门进行制裁;

      外来船只进入爪哇海必须无害通过,维和部队、巴达维亚和马打蓝将会组建联合执法队,严厉打击爪哇海辖区内的海盗行为,确保该海域正常的商业秩序。

      这一份协议草案将被各方带回给各自的大佬确认,哈桑回到巴刹格德后只能战战兢兢的去见苏苏胡南素丹,把拟定的停战协议草案给素丹预览。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苏苏胡南并没有大发雷霆,也许是最近的危机让他心力交瘁,看完所有的条件甚至好象松了一口气。

      “你是说,我们不用拿出大量的金钱出来支付战争赔款?”看来素丹以前还做着赔钱的打算。

      “维和部队也体谅我们的难处,知道国家财政困难,所以提出一个应变之策,不过这样一来,会多支付一些利息。”哈桑小心的回答道。

      “按照他们提出的这一个方案,除了支付战争赔款之外,还有剩余税款?”苏苏胡南问道。

      “听何先生说起过,应该有的,听说柔佛素丹国也有这样的海关,他们除去缴纳的维和经费,每年还能收到百万元以上的税款呢。”哈桑把从何斌那里听来的消息跟素丹汇报。

      “嗯,”素丹捏着颌下的胡须如有所思。

      “哈桑,如今我们的财政非常困难,如果我们同意设置海关,是不是可以用税款抵押,从别处借贷一些款项应付眼前的财政困境?”苏苏胡南问道。

      “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吧?听说团社那边的金融机构正在接触荷兰东印度公司,寻求向巴达维亚提供战争贷款,如果我们接受协议,那么战争就结束了,他们肯定会答应我们的贷款要求的。”哈桑点点头说道。

      “嗯,为了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我们不得不答应啊,前线的士兵现在缺粮缺饷,再这样下去,都要出现哗变了。”苏苏胡南甚感无奈。

      同样深感无奈的还有东印度公司总督范迪门,他指着协议问德米特,“马打蓝拿关税抵押战争赔款,这猴年马月才能把赔款凑齐啊,要知道,我们最长的还款期限也就五年的时间。公司可没有足够的现金来填补这个窟窿。”

      “总督阁下,资金的事情倒不用担心,团社有四家金融机构明确表示可以给我方提供次级贷款授信,用于偿还该到期的战争贷款,就是利息会增加一些,不过不用我方承担,会从马打蓝的关余税款中支付。”德米特说道。

      “这一群该死的吸血鬼,”范迪门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的做派怎么跟意大利半岛的吸血鬼一个德行呢。”范迪门苦笑着说道。

      在欧洲,所有的宫廷都对意大利半岛那帮银行家咬牙切齿,但是又必须央求人家,只有他们能慷慨的拿出贷款出来支持各个国家打仗,现在欧洲的战争要是没有他们的贷款早就打不下去了。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西班牙辛辛苦苦从新大陆运回来的白银,大部分都进了那帮银行家的腰包,不过他们也不是一点风险没有,之前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就因为无法偿还这些银行家的贷款不得不宣布破产,让这些银行家的贷款最终打了水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