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风骚的女人

      柳席并不打算和萧炎提前接触,做出决定后,回过神来对纳兰桀说道:“纳兰族长倒是好福气啊,令孙女小小年纪就被云宗主看中,收为弟子,日后定然前途无量!”

      提到柳席的夸赞,纳兰桀开心的合不拢嘴,说道:“柳大师谬赞,柳大师才是我加玛帝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

      这些互相吹捧的话,让柳席听的也有些腻歪,接下来不在废话,直接说道:“既然这七幻青灵涎我已经收下,现在就看看纳兰族长身上的毒吧!”

      纳兰桀也收住笑容,说道:“那就麻烦柳大师了,大师请看!”

      说完,驱散其余的仆役后,只剩下柳席、纳兰肃在场,纳兰桀便直接脱下了上衣,裸露着上身站在柳席面前。

      只见纳兰桀看似生龙活虎外表下,身形却显得颇为干瘦,浑身肌肉都萎缩的不成样子,而且隐隐可见皮肤之下似有黑气,如有生命一般不断在其身上流动!

      柳席看着纳兰桀的枯瘦的身形,缓缓说道:“纳兰族长,接下来我要调动灵魂感知力进入你身体之中,探查一下这烙毒的具体情况,你不要抵抗!”

      纳兰桀点头表示明白,说道:“柳大师请便!”

      得到回复后,柳席也不犹疑,闭起眼睛,磅礴的灵魂力量从他眉心涌出,透过纳兰桀的皮肤,进入纳兰桀体内。

      通过灵魂感知力,柳席可以看到在纳兰桀的血肉之中,遍布着大量如同附骨之疽的灰黑物质,这灰黑物质极为霸道,不但腐蚀着纳兰桀的血肉,还不断的朝着纳兰桀的骨骼和经脉蔓延而去。

      所幸被纳兰桀精纯的斗气死死的镇压在血肉之中,不得寸进。就是无法将它们驱逐出体外,而且在和纳兰桀斗气的僵持下,还产生了些特殊的变化。

      柳席得到想知道的信息后,睁眼看向纳兰桀,笑着说道:“呵呵,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纳兰族长斗气精纯,毒在血肉不入骨髓!”

      纳兰桀叹道:“我一身的斗气,七成都用来镇压这烙毒,否则我早就被烙毒腐蚀,化为枯骨了!”

      站在旁边,一脸紧张的纳兰肃闻言,小心翼翼的说道:“那柳大师可有办法祛除这烙毒!”

      柳席说道:“自是有办法的,这烙毒在纳兰族长体内宛如附骨之疽,要想彻底祛除,必须要用异火进入你血肉之中一点点的剔去,当然这异火入体是有些痛苦的,而且……”

      柳席坐回原位,端起茶杯说道:“异火一但入体,纳兰族长的生死就会握在我的手上,当然,这不是威胁,是提醒…族长做好心里准备之后,我们就开始第一轮驱毒吧!”

      说完,柳席不去理会神色变幻的纳兰父子俩,自顾自的开始品起青冥茶……

      最后还是纳兰桀颇为豪爽的笑着说道:“以柳大师的修为和人脉,真的想要害我,直接杀了我便是,何须如此麻烦。至于痛苦,我纳兰桀一辈子在战场上明枪暗箭都过来了,最不怕的就是伤痛,大师只过来就是!”

      纳兰肃一脸担忧的看着纳兰桀,说道:“父亲……”

      柳席赞赏的看向纳兰桀,说道:“纳兰族长大气,既然族长已经做出决定,我们便寻一处静室开始驱毒吧...嗯,再找一根棍子过来,最好是精铁的,用白布包裹,硬度越高越好!”

      纳兰桀疑惑的问道:“大师,要这棍子有何用!”

      柳席意味深长的说道:“到异火入体时咬着,一是避免叫出来的时候咬到舌头,二是叫的太吵影响到我驱毒!”

      纳兰桀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大师,这不至于吧!”

      柳席也不做过多劝说,异火入体有多痛苦他心知肚明,收服异火时若没有做足准备,也绝难成功,有句话叫好言难劝该死的鬼,说道:“嗯,族长心里有数就好!”

      随后跟着纳兰桀来到另一个房间,还是纳兰肃担心纳兰桀,真的去练武场找了一根短棍过来。

      纳兰桀盘腿坐在床上,笑着对柳席说道:“来吧!”

      柳席看着笑呵呵的,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纳兰桀,招出青莲地心火,来到纳兰桀的身后,说道:“那我来了!”

      九幽灵焰诀除掠夺热量的特性外,还可以让青莲地心火在真正爆发前,完全收敛外露的热量。所以柳席真接让青莲地心火从纳兰桀背后侵入他体内。

      因此纳兰桀并没有感受到痛苦,笑着说道:“大师,我感觉还好!”

      柳席不理会他,灵觉随着青莲地心火再次来到纳兰桀体内,看到了其血肉遍布的灰黑物质,避开纳兰桀本身的斗气,驱动火焰靠近一处灰黑物质,炙热的高温猛然爆发。

      “啊啊啊啊啊……”原本还一脸笑容的纳兰桀感受到青莲地心火的热情,瞬间双目圆蹬,痛的嘶吼出声来。开玩笑,这可是异火,没把他烧成灰烬,已经是柳席极力在控制了。

      “呜呜呜呜呜……”听到自家父亲痛苦的嘶吼,纳兰肃响起柳席的嘱托,急忙伸出短棍让纳兰桀咬着。

      而在纳兰桀体内,随着青莲地心火的不断熏烤,可以和纳兰桀精纯斗气相互僵持的灰黑物质,化作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从其附着的血肉上飘散开来,在其逃逸之前,被青莲地心火包裹,利用高温将这些“烙毒”雾气,灼烧直到虚无……

      不过柳席注意到,这烙毒似乎并未彻底驱逐,虽然纳兰桀血肉上的烙毒已经清除,还有些许莫名的黑色物质竟然和青莲地心火掺杂在一起……

      外界,此时的纳兰桀,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打得湿透,苍老的面庞,不断的抽搐着,沉重的喘息声,从其嘴中泄露而出。

      纳兰肃看到自家父亲痛苦的模样,也是急得团团转,向柳席询问道:“柳大师,父亲身上的烙毒可是驱除了?”

      柳席站在纳兰桀身后,一脸的淡定自若,六品丹药一炼就是两三天,这点时间算什么,语气轻松说道:“这才到那啊,还久着呢!既然七幻青灵涎我已经收了,今天之内一定彻底祛除这烙毒...”

      时间一点点过去,纳兰桀开始双眼泛白,神志不清,嘴中呜咽着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因为嘴里的短棍,始终是语焉不详...…

      纳兰肃看着痛苦的老父亲,不忍的说道:“柳大师,您累不累,要不我们休息会儿吧!”

      柳席说道:“不累,一鼓作气把烙毒祛除干净再说,你说是不是啊,纳兰族长?”

      “呜呜呜呜……”纳兰桀闻言,身体一阵颤抖,呜咽道。

      要不是嘴里的短棍,纳兰桀想说的话是:

      “你不要再来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