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脔白子画

      虽然刚才李勋被苏御一拳击退,但并不代表李勋武功弱。

      只是苏御一出手,李勋就认出这是陈老教主的“伏虎拳”无疑,所以他并没有反抗。

      李勋打得那一拳,只是照猫画虎学学样子。

      而苏御打出的这一拳,则是正儿八经的内外兼修,非“伏虎拳”正宗传人,绝打不出这个效果。

      李勋自信绝不会看错。

      李勋自称“空字营”小旗长,这是红黑神教里的称谓,比苏御的堂主身份低了两个级别。

      提起红黑神教,李勋跪在地上声泪俱下。

      苏御背手站在李勋的面前,棱角分明的侧脸留在月光光束当中,旋即眉头皱起,陷入思考。

      以前苏御从来没想过混到杀手集团当中。

      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个鱼龙混杂的泥潭,一旦陷进去,有可能就再也拔不出脚来。

      可今时今日,他却找到另外一种感觉,自己似乎可以一脚踩在结实的岸上,一脚踏入泥沼之中试探一番。只要自己掌握好分寸,便不会掉落进去。

      如何才能掌握好这个分寸呢?

      那就只与李勋保持单线联系,其他人一律不见。

      这就考验李勋的忠诚度和能力了。

      不妨试一试,一旦发觉李勋不行,自己可以凭借唐门赘婿的身份随时抽身。如果是因为李勋的忠诚度出了问题,到时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这柄剑我先留着,但保不齐哪天我就会送给别人。但你要记住,以后认人不认剑。”

      “现在苏堂是唯一能联系上教主的人,我们就以苏堂马首是瞻。”

      “等等,是你,而不是你们。”

      “您的意思是……?”

      “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存在,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就暂时领导你们。如果你做不到,我看就算了。因为我不想陷进去。”苏御顿了一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勋站起身:“能!”

      苏御强调口气道:“即便是孔孝林,也不许知道。”

      李勋点头:“属下保证!”

      苏御笑了笑:“雁师姐放手之后,你们各自为战一年有余,失去组织,我想你们现在也很缺钱吧?”

      李勋道:“我这里还有一家小店支撑着。有几个兄弟靠我活着,还有些兄弟就过得苦一些。”

      苏御点点头:“你尽量联系吧,以后赚了钱,我会给你钱。由你照顾他们。”

      “谢苏堂!”

      “不必谢我。我只是在帮雁师姐办事。”苏御推开仓库门向外看了看,又把门关上:“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对的,雁师姐只是一时负气而已。我看得出来,她其实是最不想看到红黑神教解散的人。等雁师姐哪天想明白,重新掌握神教,我就会撤身出来,不再管你们的事。”

      李勋再次激动起来,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雁教主绝不会希望见到神教解散。今日有苏堂这句话,我们心里就有主心骨了。”

      苏御默不作声。

      李勋平复了一下情绪:“既然苏堂不愿意暴露,那属下如何与其他人说?”

      “不要告诉他们我与唐氏门阀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与他们见面。你就说我是雁师姐派来的使者。姓苏,堂主级别。”

      李勋点头:“明白了。”

      说起红黑神教,其实是一支来自于天竺国的教派,与本土道教一支融合,形成这样一个全是杀手的怪胎。当年是梁朝最大的杀手组织。即便如今支离破碎,只要重新组织一下,实力不可小觑。依然拥有与洛阳其它杀手集团抗衡的底气。

      红黑神教分为“红教”和“黒教”两教,而雁悲鸣是两教总教主。

      两名分教主,又被称为追风使。红教为左,黒教为右。谭沁儿的父亲谭方鼎,以前就是红黑神教追风右使。后来被雁悲鸣除名。

      “你认识张小刀吗?”苏御补充了一句:“佛生门的人。”

      李勋先是一愣,随后低声问:“苏堂的意思是……干掉他?”

      苏御看了看李勋,反问道:“你们对佛生门的人如何看?”

      李勋低下头:“红黑神教之所以会落到如今田地,就是因为大护法谭方鼎叛教。如果苏堂有心干掉佛生门的人,李勋绝不退缩。”

      说这些话的时候,李勋一直低着头,语调也变得深沉。

      苏御笑了笑:“如果我不是想对抗佛生门呢?”

      “那苏堂的意思是……”

      “我想让你去救他,你肯不肯?”

      “只要苏堂一声令下!”这次李勋答应得很是利索,眼睛里重新爆射光芒。

      通过李勋的各种表现,苏御得出一个结论,在红黑神教弟子心目中,大家并不是真的把谭方鼎当做叛徒。反而是把佛生门的人看作是红黑神教的一个分支。毕竟谭方鼎设立佛生门的宗旨,是为了给老教主陈千缶报仇。他高举报仇大旗,深得到教众之心。

      “张小刀为了救我,今日在吉祥小街干掉了一个暗桩。现在他藏身福记货栈,本来应该是我去联络他。可我现在抽不开身,不如由你帮我去探望一下。他现在受了伤,你帮他疗伤,另外再带些吃的过去。如果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量帮他。你顺便告诉他一句话,不要把我的身份告诉别人。至今为止,佛生门里也只有两个人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他做不到保密,我就必须立刻撤出。再也不问江湖上的事。”

      苏御的话说完,李勋再次激动起来:“我就知道,咱们神教不会分开的。苏堂这番话实在是太暖人心了。佛生门的弟兄,本来也是我们神教的弟兄。他们为了给陈老教主报仇,也是我们心中所想。今日见到苏堂,打开我等心结。这一定也是雁教主的意思吧?”

      “嗯…,对。不过我想你也知道雁师姐的脾气,她是不会说出这样话的。但我却能体会到雁师姐的心思,所以我才做主这样办事。”

      “一定是了。一定是这样。”李勋抹了抹眼角:“既然小刀受了伤,那属下现在就去,如何?”

      “好,你行动的时候,也要多加小心。记住,永远不要小瞧唐氏豢养的那些剑客。他们绝不简单。”

      “明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