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在哪里能下载迅雷下载

      玄矶直言不讳,向诺登斯会长描述了一番自己曾经所在的修真世界,简述了自己至今以来的奇妙经历。

      诺登斯耐心倾听,不发一言,直到对方说完,才淡淡地说:“你所说的这些,换作任何人听见都会认为你要么是发疯了,要么是在编故事。想令我相信也很简单,让我用‘搜魂术’读取一下你的思维记忆就能够辨明真假……这法术虽然会损伤对方大脑,属于禁忌法术,但我身为魔法公会会长,世上仅存的三名大魔导师之一,我若想用,谁能阻止我?谁敢指责我?”

      说罢,他突然脸色一冷,不怒自威,纯白色的法袍无风自飘,伸出右手食指就向玄矶额头点来,手指还未到,凝重的威压就先一步袭来。

      玄矶全然不惧,也同样伸出一指点去,和诺登斯的指尖两两相碰,产生了一圈肉眼可见的透明涟漪,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凝固。

      诺登斯似是承受不住,跌跌撞撞地向后不停倒退,蹬蹬蹬直退了六、七步才止住身形,而玄矶则稳稳地立于原地,屹然不动。

      诺登斯闭上眼睛稳定了一下紊乱的内息,才开口苦笑道:“其实我早就相信了,只不过还是忍不住想试试你的水平,这下再无疑虑,你果然是来自第二纪元的修真者,你修炼的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魔法。”

      玄矶好奇地问:“第二纪元?那是什么意思?”

      诺登斯闭上眼,似是在考虑措辞,过了半晌才慢慢解释道:“这是贤者之塔高层成员才知道的隐秘。故老相传,这世界曾经历了数个纪元——第一纪元是属于神灵的时代,没有法术,只有天赋异禀的先天神灵,他们天授神力,不需要修炼就有通天彻地之能,但最终逃不过诸神的黄昏,众神陨落,神灵的时代拉下了帷幕。”

      诺登斯顿了顿,才接着说:“然后迎来了第二纪元——属于修真者的时代,他们有些是人类,有些是灵兽,通过长年累月的修炼得以超凡脱俗,身负移山填海的大神通,渐近于神。但随之而来的一场仙魔大战,旷日持久而又惨烈悲壮,直打得翻江倒海、大地崩裂、山川变形,天地灵脉分崩离析,灵气逐渐稀薄,仙魔两道也几乎消亡殆尽,修真时代也难免迎来了终结。”

      玄矶听闻这震耳发聩的消息,脑袋里嗡嗡作响——难怪如今灵气稀薄,难怪地形地貌迥然而异却又似曾相识,原来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异世界,此处就是同一个世界,只不过这“入梦禅”远远比预想中入定更久远,只怕已虚度了万载时光,直接躲过了仙魔大战,修真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我的同道,我的师门,辉煌鼎盛的先天一炁宗……再也不复存在了!想到这里,玄矶不禁悲从中来,难以自制,眼泪如决堤之水,顺着脸颊不断流下。

      诺登斯见他悲伤流泪,就闭口不言。过了一阵子,玄矶渐渐止住泪水,平复了心境,才开口问道:“如此说来,现如今就是第三纪元了?”

      诺登斯摇了摇头说:“这中间还有个属于科技文明的时代,也曾昌盛一时,那才是第三纪元,但只持续了数千年岁月,最终人类作茧自缚,消逝覆灭,重归蛮荒。然后迎来了如今的第四纪元——属于魔法与帝国的时代。”

      玄矶感概万千地说:“不愧是大魔导师,不愧是贤者之塔……这一趟算是来对了,我一直以来的困惑终于被解开,衷心感谢你。”

      诺登斯笑了笑说:“不必道谢,我也有求于你,你的疑惑解开了,我的疑惑希望你也能替我解答一下。”

      玄矶颔首道:“那是自然,阁下有什么疑问不妨直言道出,我必定知无不言。”

      “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问了——你们第二纪元的修炼方法究竟有什么秘诀?为何你们那个时代的修真者动辄能活到几百甚至上千岁依旧容颜不老?这就是我最迫切的疑问,关于长生的问题。”诺登斯自嘲地一笑,“如你所见,我已经太老了,恐怕时日不多了,虽然我早已成为大魔导师多年,几乎达到了魔法领域的巅峰,但这并不能阻止生命的流逝,我能清晰地感受到生命力在一天天离我远去,永恒的长眠已经近在眼前……”

      玄矶沉吟半晌,才开口道:“恕我直言,你们魔法师的修炼方法不是正途,在我看来算是走进了岔路,只修术不修命,到头来一场空。”

      诺登斯精神一振,忙问:“什么叫‘只修术不修命’?能不能详细解答一下?”

      玄矶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修真之道,归根结底总不外乎‘性命’二字。你们魔法一道致虚守寂,只修术法不修性命,大限一到则难以为继;而吾道则立竿见影,外修术法,内修肉身,两相助益,齐头并进,更辅以诸般灵丹妙药滋养,方能长生不老,自在逍遥,这才是修行正途。而你们魔法师,通过冥想锻炼意念、积攒魔力,追求各种繁杂莫测的咒语术法,但肉身却与普通人别无二致,虽然肉体长期受魔力滋养,比之普通人寿命略长,但终究非常有限。”

      诺登斯自嘲般地说:“想不到我穷尽一生苦苦钻研魔法之道,成功位列大魔导师,自以为达到了人世间的巅峰,结果居然是走了岔路,不是正途,哈哈哈……请问可有什么补救方法?”

      玄矶摇了摇头道:“我们的修炼体系截然不同,你就算愿意散尽魔力、从头开始修真,恕我直言,以你的年纪……只怕也为时已晚。”

      诺登斯轻轻点头,凄然一笑:“也罢,我一介垂死之人,本就不该抱此奢望。唉……我这一生功成名就,也算是窥探到了魔法的巅峰,比之普通人已经精彩百倍,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玄矶叹息一声,安慰似地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沉默持续了一阵,诺登斯突然一拍大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赶忙对玄矶说:“我虽然已是迟暮之年,但有一个人却尚且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请你务必帮他一把,万勿推辞!”

      玄矶好奇地问:“哦?是什么人?”

      诺登斯回答:“是我的学生,他的魔法天赋极其惊人,是史无前例的魔法天才,刚刚人到中年就已踏入了大魔导师的境界,他的名字叫做菲尼克斯·拉夫特,坊间民众一般习惯称呼他为‘火之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