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机对在一起视频软件

      “有没有搞错,居然会有罪恶值这种和谐健康的东西?”

      城东一处偏僻的角落,一颗大梨树开满漂亮的梨花,花香飘逸。

      张远品味着脑海的信息,只觉这二阶世界也太蛋疼了吧?

      不像弱肉强食的轮回世界也罢,可是主神规则也太歧视他们了吧?究竟是保护他们,还是保护土著?

      黄欣噗呲一笑,伸出右手,葱白的指尖,轻轻挑起几缕梨树之上飘落的花瓣,“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对接我们的并不是主神,而是这个世界的力量。”

      “这个世界的力量?”

      周虎也愣了一下,手中出现一抹幻影,只有他才看到的万象之树打开,属性和任务信息跃然纸上。

      【主线任务: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任务难度:低级】

      【任务简介:作为一名常年在深山中,以采药为生的采药郎,你的生命只需一个恍惚便一命呜呼,你迫切想要学得一门轻功,这样你不仅能够采得更多的珍惜药材,卖到更多的钱财,生命也更有了保障!】

      【任务奖励:经验值100、获得正式职业采药郎。】

      看着周虎一脸沉思,张远不解其意,“你觉得怎么样?周大哥,难道扮演模式就是对接这个世界吗?”

      “我也不知道。二阶世界不同以往,并非以任务为核心。从罪恶值来看,似乎是以维护这个世界为核心,姑且这样想也没错。”

      周虎回过神来,对这件事本身并不在意,无论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力量,当它对接到万象之书上,也就表示主神也认可了这件事。

      黄欣叹一声道,“可是这样一来,主线任务应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周虎毫不在意,虽然采药这种事情,他完全是一窍不通的。

      可是翻山越岭,从悬崖峭壁、高山峡谷这些绝地采药,只要给他一定时间准备,人类所能触及的边界,他都敢无惧的向前挑战。

      那种生死一瞬间的升华,他自己虽然也非常的感觉,但是他却深深的迷恋。

      对于在生活物质和人生际遇上,都没有太多缺陷的他来说,那疯狂呼吸和心跳,血液宛若沸腾的惊魂,才是真正活着的感觉。

      黄欣苦笑不已,“可是主线的刺绣,我是真的一窍不通。”

      作为依靠自己的笔墨和口舌,在森严的规则中战斗的律师,让她翻阅大量资料,找出有利于自身的蛛丝马迹,写一份详尽周密的合同,这些虽然不算轻而易举,但也还算应付有余。

      可是刺绣这活,她从小到大最多就给洋娃娃缝过衣服,还是丑不拉几的,稍大一点就羞于启齿,彻底放弃了。

      “黄姐,你也别叫难了。你和周大哥好歹还有一个盼头,我就不一样了。整个人就一个活脱脱的流民,后面还要加入啥丐帮,都混成个讨饭的了?”

      张远看自己一身麻衣,哪怕身体没变,依旧是他自己的,充足的营养和健康,长得远比古人高大威猛,可那一身落魄的气息,却难以掩饰。

      看着张远愁苦着一张脸,黄欣微微一愣,旋即好奇道,“丐帮应该不差吧。”

      “这……刚才咱们在城东逛了一圈,黄姐可看到过一个乞丐?”

      张远苦笑一声,讨饭如果豁出脸也没啥,但是如果找不到乞丐呢?

      加入不了丐帮的话,也就意味着他这个扮演模式,啥都没法提供。真的就像流民,除了一张填不满的嘴,以及一双跑不断的腿,还真是要啥没啥。

      周虎看着张远那苦恼的样子,正待细问有关丐帮的事情,忽听一声马蹄和车轴笨重挤压而来的声音。

      回头一望,只见隔壁的大街上,大片尘土飞扬而起。

      一队风尘仆仆的马车从远方驶来,左右两杆旗帜插在马车后面,迎风招展,绣着“福威”两个鲜红大字。

      “福威镖局?”

      周虎虽然不看武侠小说,但是远远一瞧,那迎风招展的一双镖旗,还是让他忍不住颇为无语的吐出一句。

      黄欣静静地看着车队,“这应该是压镖。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过他们押的什么,似乎非常吃劲的样子?”

      周虎摇了摇头,好奇的看向那一队福威镖局的镖师。

      当车轮碾过面前面前的青石板时,明显传来一阵强烈的震感,一声声“咕噜咕噜”的浊音,不绝于耳。

      这福威镖局也不知道是运得什么东西,马车非常摇摇欲坠,八匹健马在前面拉着,速度都慢吞吞的。

      张远看着车马左右两列膘肥体健,手臂有他大腿粗的镖师走过,“周大哥,你说我们去当镖师怎么样?”

      “镖师?不要忘了,没有主线任务,扮演模式根本无法进行下去。更何况你那流民一样的身份和打扮,显然已经把这条路堵死。”

      周虎看着福威镖局的车马,对于张远异想天开的幻想不可置否。

      张远讪笑道,“我是想如果实在走不通,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也不是说,就不管咱们的主线任务了。”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

      周虎点了点头,忽然“咦”了一声,鼻子在空气中微微嗅了嗅,一股若有若无的药材味,扑鼻而来。

      张远大惑不解,看向福威镖局的人马走过,在青石地面上留下的两套深深车辙,“有什么发现吗?刚才那马车上究竟装得什么,居然在青石板上压出两条车辙,看样子怕有好几吨。”

      “应该是药材。”周虎下意识反应。

      张远轻笑一声,“怎么可能,药材怎么可能有那么沉?我看说不定是金子?”

      他也学着周虎用鼻子也在空气中嗅了嗅,却吸出一口尘土呛来,“咳咳咳”的咳嗽了好一阵。

      黄欣噗呲一笑道,“可能是错觉吧。”

      “不,不是错觉。”

      周虎感觉鼻腔的药味越来越弄,完全没有随风消逝,一股记忆莫名奇妙涌上心头。

      数个药材的名字、功效,以及它们的生长习性,如何处理为药材,就像恍然大悟般涌现进脑海中。

      【叮,扮演者——采药郎身份临界契合,初始技能激活……】

      【药材通识(残):该技能可识别大部分常见药材!】

      脑海中恍然大悟的心有灵犀感还未远去,一道冰冷高远的声音,又出现在他脑海。

      周虎不由一脸错愕,打开万象之书,果然多了一个技能。

      黄欣看着周虎凝重的表情,大惑不解的问道,“周大哥,刚才福威镖局的人马有什么不对劲吗?”

      “哈哈,原来如此。药材通识,仅限于常见药材,是因为我扮演的身份吗?”

      周虎旁若无人的放声大笑,开始理解扮演模式的奥妙。

      张远一脸懵逼,“怎么了?周大哥,什么药材通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