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兄妹俩惊喜的看着回家的大人们。

      真是太好了,两人心底想。

      “你们回来了还会离开吗?”长安黑棕色的瞳仁里映照着大人们的身形,她嘴角微微上扬,语调轻快的问。

      大人们交换了一下眼神,爸爸适时开口说道:“我想这个话题还是留到饭后问比较好。”

      福寿和长安的心忽地一沉。

      一个几乎早已有了定论的答案涌上心头,只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心底还怀揣着那么一丝丝期待。

      “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别想太多。”爷爷奶奶走上前,摸了摸两人的小脑袋。

      话题并不怎么愉快。

      福寿低眉不语,长安心底很委屈,她很想站起来摔打她能看到的一切东西,很想冲他们大声喊叫,很想不管不顾的冲他们发脾气……

      可是那样的话,大人们会伤心的。

      长安忍了半天,紧咬下唇不说话,半晌,终是眼角噙着泪,抬起头,声音呜咽道:“我会照顾好哥哥的。”

      福寿没哭,可他心底也难过极了。

      这导致他们有些食不知味,即便那一桌菌菇宴鲜美非常。

      饭后,大人们好说歹说,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这才让他们稍微振作了一些,哄得兄妹俩去洗漱。

      福寿和长安也渐渐接受了这一点。

      换了一身蓝色和粉色刺猬卡通图案睡衣的福寿和长安坐在厅堂里,抱着个枕头,看着走廊过道,目光灼灼的追随着来往行走的大人们。

      “不回屋里睡觉?”

      “不!”两人脸上写满了拒绝。

      大人们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晚上冷,还有蚊子,要不还是……”

      “我就要在这里!”长安小脾气上来了,气鼓鼓的说道:“我们会点蚊香和盖被子。”

      她是打定主意要在这里,谁来都不好使。

      福寿虽没有说话,但他坚定的眼神无可动摇,显然赞同长安的话。

      大人们无可奈何,劝又劝不住,实在拗不过他们,叹息一声,各自熄灯回屋,只留下厅堂的灯在开着。

      室内气氛沉静,唯有低低的呼吸声。

      墙上的指针不停转动,滴答滴答的发出响声。

      偶有虫鸣蛙声响亮,夹杂着几声鸡鸣犬吠。

      窗外的夜色暗淡,凉风习习,皎月被乌云遮掩,只依稀洒落些许银辉照耀。

      闹了点小情绪,加上这一天的精力消耗,两人最后抱着枕头,直接在厅堂的木沙发上蜷缩着身体,沉沉睡去。

      梦里,似乎也一如他们的情绪那般并不怎么安定。

      时不时的,两人眉头紧锁,挣扎着想要摆脱什么,伴随着细碎的低语呢喃,像是要惊醒过来般。

      不知过了多久。

      咔嚓。

      门把手拧动,靠近厅堂的一间屋子被拉开了一条小缝。

      头发花白的爷爷拉开门。

      “睡着了吗?”他压低了声音,悄悄的问。

      “应该睡着了。”爸爸光着脚,蹑手蹑脚的踩着楼梯下楼,在拐角的地方悄悄探出头,飞快瞄了一眼厅堂方向后迅速缩回。

      “好像是,没什么动静。”奶奶也朝外张望了一眼,推了推挡在前面堵门的爷爷:“出去看看。”

      两人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出去,尽量不弄出什么刺耳的声音。

      爸爸妈妈也从转角的位置走出,一个个脱了鞋,爷爷奶奶脚上套了双棉袜,动作轻轻的往厅堂挪去。

      仔细瞧了瞧委屈巴巴蜷缩身体的两人,爸爸和妈妈走到沙发边,伸手抄起兄妹俩的膝弯将人抱起。

      动作很轻,奈何兄妹两人睡不踏实。

      迷迷糊糊间,福寿和长安睁开眼,昂起小脑袋看了看,可他们实在太困了,眼皮重得犹如灌了铅。

      两人低低的唤了一声。

      大人们眉眼温柔,轻声哄着他们入睡:“乖,我们回房间去睡。”

      兄妹俩闭眼咕哝了一句,不知是回应还是什么,大人们对视一眼,笑了笑,抱着两人上楼回屋,放在各自的床榻上。

      掖好被角,放下蚊帐。

      四个大人慢慢退出房间,缓缓关上房门。

      他们看着黑暗的房间,轻声道了句:“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