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SINGVIDEOS厕所撒尿

      “哦……本君知道本君是你的大哥啊!怎么?雪儿这么匆忙的回来,就是为了告诉本君这个?”

      看着暴走的文雪,文逸感到十分开心:终于到他看小丫头暴走一次了……哈哈哈哈……

      “你……”

      忍,她忍!他是哥哥,不能打!不能打!

      “莜儿,你真的不想嫁给司徒绝吗?”

      似是想到什么,一直保持着看戏心态的纳兰莜旭突然开口道。

      当日,司徒绝来紫羽殿拜访,看到司徒绝样貌的他和大哥都十分吃惊,因为司徒绝简直与当年的南宫珺太像了……不,应该说是与两万年前的南宫珺一模一样!当时,司徒绝说是来找文雪……

      司徒绝曾是人皇,而文雪一直待在天界,怎么会认识身为人皇的司徒绝?

      后来,司徒绝竟然说他与文雪曾在凡界定了婚约!

      “二哥,你……”

      二哥今日怎么怪怪的?他也想她嫁给司徒绝?不对啊,可又是哪里不对呢?

      “莜儿,你是否去过凡界?是否在凡界还与曾经的人皇司徒绝定下了婚约?”

      他需要证实一件事!

      “噗……”

      听到纳兰莜旭说自己在凡界与司徒绝定了婚约,文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婚约?什么婚约?

      “啊……呵呵,二……二哥你怎么会这么问?什么凡界?什么婚约?我怎么不知道?呵呵……二哥,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搞错了……”

      该死的司徒绝,肯定是他跟大哥说了凡界的事了!不过,她在凡界皇宫什么时候与他定下婚约了?

      至于为什么文雪与司徒绝在凡界什么时候有了婚约,文雪当然不知道,因为当时为了摆脱司徒绝的文雪,趁着司徒绝准备盛宴时,逃了出来,而她不知道的是,那场盛宴是为了人皇册封皇后准备的……

      “雪儿她不喜欢你,你少来招惹她……”

      “是吗?可本君怎么不觉得雪儿她不喜欢本君呢?哦,对了!雪儿对你似乎才不是喜欢吧,她会对你如此好,想必也只是因为心中的愧疚吧!”

      “愧疚吗……那又如何?只要她能待在我身边便好……”

      “是吗?”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仅凭你那莫须有你婚约就能留住她?还是凡界皇宫里的两年相处能留住她?司徒绝,你当知道,凡界的两年,于她来说,也不过两日而已……”

      天宫门外,跟随文雪一起到天宫的司徒绝与南宫因为被文雪安置在了门外,开启了斗嘴模式。想必若是旁人见了如此的两人,恐怕下巴都得脱臼了……曾经的南宫神君可是天界最冷血无情的神呐!怎么可能会与他人……嗯,斗嘴?而对于司徒绝,虽然他来到天界还不过半年,可那也是个煞神好不?对于他,可是连天君都不会低看的!你想啊,就算在天界他是个新人,可人家也是曾经的人皇不是?那与身俱来的帝王之气岂是能让人轻易忽视的?

      对于这个与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南宫表示,他很不喜欢!雪儿已经看过他的样子,要是雪儿把他们俩混为了一谈,那他岂不是得不偿失?虽然雪儿现在还小,但却是他南宫认定的妻子,他绝不允许有人抢走她……

      在南宫下定决心之际,他额间的灵魂印记图腾逐渐开始显现,而在紫羽殿与文逸谈论的文雪,突然陷入了昏迷……

      “莜儿!你怎么了……”

      看着突然倒下的文雪,一旁的纳兰莜旭急忙抱起她,而文雪突然的昏迷,也让文逸与南宫瑶傻眼了。天宫门外的南宫似乎是察觉到什么,顾不得他如今只是凡人之躯的体质,闯进了天宫门,匆匆忙忙地向紫羽殿跑去,与南宫一起的司徒绝也紧随其后。

      “大哥,莜儿她这是怎么了?怎会突然昏迷呢?”

      文雪的卧房中,纳兰莜旭正一脸愁容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文雪,在遗失之地,他不能随便用他的仙术,而且他的仙术也不及大哥,所以他现在哪怕再着急,他也只能在一旁看着大哥为莜儿诊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