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星凛是湖南人

      这时候王晓蕾突然感觉到一阵的心悸,同时身上的母蛊也开始不停的撕咬自己的心肺。这一下让她疼得头上直冒汗。

      不过这点儿痛苦她还是能够坚持得住的。比起培养母蛊所遭受的苦难,这点疼能算得了什么?

      但是王晓蕾也明白,自己在杨恒身上施的蛊,已经被对方发现了。

      幸好自己这一次只是想教训教训他,没有施展厉害的蛊术,否则的话这一次反噬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可是紧接着,王晓蕾就感觉到有一股目光,在冥冥之中看到了自己。

      这才让王晓蕾感到心惊。

      难道那个道士那么厉害?竟然可以发现是自己施的蛊术。

      不过很快,王晓蕾就把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

      因为这事根本不可能的,在现在这个末法时代,也就是她们这些歪门邪道还能够施展一些法术。

      像杨恒这样的正道之士,就是因为天赋异禀,能够勉强修炼出法力,他的功力又能多高?

      他能破了自己的蛊术,已经算是让人刮目相看了,想要在冥冥中发现自己,恐怕这只有远古时期的大能才能做到。

      可是这个王晓蕾却不知道,杨恒现在已经通过冥冥的感应发现了她的手段。

      杨恒在知道是谁给自己下暗算之后,也是气得不轻。

      这王晓蕾说实话,自己还是帮过她的,如果不是自己给她在马藏面前说了几句好话,就凭她给马旭下蛊这件事,马家就不会饶过她。

      可没想到这个王晓蕾,竟然无缘无故的用蛊术暗害自己,这真是以怨报德。

      既然是这样,自己也要给她一个厉害,让她知道做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杨恒下定决心之后,立刻下了床,来到王晓蕾刚才坐的地方,仔细的寻找。

      杨恒是在找什么呢?他是在找王晓蕾脱落的头发。

      经过仔细的搜寻,杨恒终于从地上捡起了一根长长的头发。

      刚才在这里坐的除了王晓蕾就是马旭了,马旭的头发又短又黄,而这根头发有一尺来长,明显就是王晓蕾的。

      杨恒拿了一张纸,把这头发仔细的包好,然后贴身放好。

      做完这些事之后,杨恒才重新回到床上,再一次开始修炼五雷法。

      经过刚才的事情,这一回杨恒修炼十分的顺利,很快就进入了定境,开始观想诸天神明附在自己身上,再然后就是按原先的方法开始采集电气。

      这一回的修练,比原先还要顺畅许多,采集电气的速度比原先快了有三成。

      看来这一次应祸得福,这就是所采集的雷电之气,在身体上转了一圈之后好像有了一丝凝聚。

      到了晚上,杨恒拿了一张纸,剪了一张纸人,然后取出了白天找到的王晓蕾的头发,直接贴在了这个纸人之上。

      再然后杨恒便开始开坛做法。

      杨恒这一次行的是打小人之术。

      这个小人即可以是不特定的人,也可以是特定的人物。如果是特定的人物,那么就归入诅咒的范畴。

      而且真正的打小人之术,也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它要经过奉神、禀告、打小人、祭白虎、祈福、进宝、打卦,八个步骤才算真正的完成。

      这一套程式是十分的严谨的,其中任何一个步骤出了问题,最后法术都不能够成功。

      而现在民间看到了随便拿个鞋去打地上的纸人,只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法力。

      这么说吧,杨恒从天黑做法,一直到了半夜,这套仪式才算完成。

      而这时候在几十公里之外的王晓蕾,睡得正香呢。

      突然间有一股冥冥中的阴气落在了她的身上,一下子就把她肩头上的三拱火,压下去了一些。

      对于这一切,王晓蕾根本就不知道。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王晓蕾揉着眼睛准备下楼去吃饭,结果一个不小心失足,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对于王晓蕾的失足,马藏一家人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是小姑娘家早上没有睡醒,一不小心才导致的。

      只有马旭赶紧过来,将王晓蕾扶起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摔着了没有?”

      王晓蕾现在疼得直咧嘴,在马旭的搀扶下在客厅里走了几步,发现除了疼痛一切都正常。

      要说王晓蕾虽然是女孩子,看起来那么柔弱,其实她从小就开始修炼蛊术,这身体是棒棒的。

      因此这一次虽然从楼上滚了下来,但是除了有些皮外伤之外,并没有伤及到骨头。

      马藏等人见到王晓蕾没有事情了,这才放心。

      不过马亮还是嘱咐了马旭一句,“下午带晓蕾去一趟医院看看,别有个内伤,最后后悔。”

      “知道了,我下午就带晓蕾去医院。”

      王晓蕾现在靠在男朋友的怀中,听着他对自己的关心话,心里十分的甜蜜。

      看来这一次自己摔了一跤也不是什么坏事,有男朋友在旁边一直照顾安慰,她就是再摔几次也甘心。

      不过在接下来吃饭的时候王晓蕾又遇到了麻烦,本来正在喝粥,结果旁边马旭和她说了一句话,就这么一分神的功夫,一口粥就全进了气管。

      这一下差点没让王晓蕾背过气去。

      旁边的马旭一边拍后背一边安慰,过了好长时间王晓蕾才终于是缓过气来。

      不过这个时候马藏也看出了有些不对劲儿。

      这丫头今天太倒霉了吧,而且以前王晓蕾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冒失,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马藏这只是自己心中的猜测,也没有当着孩子们说出来。

      不过接下来王晓蕾的事情,让马藏心中的猜测,更加的肯定了。

      因为王晓蕾不光是粥呛了气管,接下来又被鱼汤烫了嘴,然后又因为吃饭快咬了舌头。

      总之这一顿饭的时候,王晓蕾倒霉的事情就没有停止。

      到了现在王晓蕾也感觉到自己不对劲儿了。

      吃完饭之后,王晓蕾马上就甩开了王旭,一个人跑回了房间,马上给自己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

      “娘,我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头,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电话一接通,王晓蕾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感受向自己母亲说了一遍。

      电话那一边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我给你算过流年,今年是你运气勃发的一年,不可能这么倒霉,如果发生你说的那种事情,应该是你的气运被人给压住了,最近你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

      王晓蕾想了一下,“如果说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碰到一个道士。曾经破了我给小旭施展的情蛊。”

      “光是这样吗?”电话那一头传来了疑惑的声音,如果光是情蛊被破,最后的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母蛊受创,对于自身的气运不会有多大的损伤。

      王晓蕾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和母亲说出了原因。

      “昨天我见那道士的时候,我想给他一个教训,对他施了蛊术,不过很快那蛊术就被破了,在今天早上我就开始倒霉了,娘你说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那就是这样了,对方既然能破了你的情蛊,必定是有些能耐的。”

      王晓蕾的母亲停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在是末法时期,正道法术不显,只有歪魔邪道才能够显现威力。对方应该对你施展了什么邪法?”

      王晓蕾听了母亲的话,心里也开始害怕起来。

      如果是一般人也许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法术一回事。

      但是像王晓蕾这些人,虽然是末法时期,但是仍然能施展出一些常人所没有的手段,他们自然对现在的情况更加的了解,知道现在但是能施展出来的法术,都是邪魔外道,阴狠毒辣。

      这样的人盯上了,这可不是好事情。

      “娘,那你说怎么办?我会不会有危险?”

      “你不必担心,你父亲已经买了飞机票,今天我们就乘飞机到T市去,你从现在开始待在屋中,哪里也不用去。”

      “好,你坐的哪一班飞机?我让小旭去接你们。”

      王晓蕾的母亲在报了班机号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王晓蕾立刻就将父母马上就要来的消息,告诉了马藏和马亮。

      马亮听说未来的亲家公要来,立刻就命令自己的儿子马旭,陪着王晓蕾去机场迎接。

      不过王晓蕾却谨记着母亲的嘱咐,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拜托马旭前去迎接。

      马旭对于这个要求,自然是满口的答应。

      只有马藏坐在那里盯着王晓蕾沉思起来。

      王晓蕾这姑娘看着十分的乖巧,不是那种不知道礼节的人,这怎么父母来她都不去接一下?

      到了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马旭开车前去接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

      而王晓蕾一个人待在屋里忐忑的等待,还好一切顺利一个多小时之后,马旭带着王晓蕾的父母进了马家的别墅。

      这一次王晓蕾可是亲自来到门口,把父母接到了客厅之中。

      马藏和马旭见到王晓蕾的父母之后,仔细的观察她的父亲倒没有什么,看着长得十分的粗壮,应该是一个经常下地劳动的人,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

      而王晓蕾的母亲,却让人一看就浑身直冒凉气。

      原来这位王晓蕾的母亲——吴三女,有一个眼睛好像看不见东西,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却发现她的眼睛中不时的闪出一丝的血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