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日韩视频专区

      分分钟后。

      没得感情的木偶风不费吹灰之力的回到了家中。

      毫不夸张地说,以防牧清风在开门前做出掉头就走的操作,这门都是在木偶风的状态下开的。

      进屋,关门,木偶风模式才放心的退去。

      牧清风抻抻手指,晃晃肩,抖抖腿,重新行使起身体的控制权。

      与日公寓2603房。

      原本是一个很普通的套房。

      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凑齐了现在居住于此的四人。

      而如今的2603,已经不亚于高档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了。

      牧清风本是个对生活品质没有什么要求的人,并且曾一度不喜那些奢华的生活。

      但人类终究难逃三大本质:

      1、真香

      2、真香

      在姚天晴那个满腔壕气的老爸的主张下,不但把2603房改造的极其华丽、讲究,除了四件卧室外,什么起居室、餐厅、书房、小酒吧、小花园……应有尽有。

      这不,还把整栋楼给盘下来了。

      于是,在本世纪最佳定律——真香定律的作用下,牧清风从脑海中删掉了“不喜奢华”四个字,甚至还有些享受。

      恢复了身体控制权的牧清风,开始了自己房间的探寻。

      确实需要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牧清风自信地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仙气十足的美男子。

      飘逸的长发一泻而下,虽是披头散发却显出几分清雅。

      精致的面孔上,一直眯着的双眼,带着淡淡的笑意。

      削葱般的手指轻轻地翻动着书页,并没有因为牧清风的突然闯入而乱了自己的节奏。

      是的,是男子。

      哪怕拥有着一副让女人都嫉妒的容颜,但他确实是男的。

      这个人是牧清风的发小——白如心。

      若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牧清风怕不是要高呼:“我K……”

      “咳,我性取向很正常。”牧清风心中强调着。

      白如心继续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没有抬头,缓缓开口道:“小风,错了,这里是书房。”

      声音细腻温柔,尽管语速很慢,却有一种让人听了开头,便想听到最后的魔力。

      “是书房,我一早就晓得,这不来看看你嘛。”牧清风圣书在心,毫不心虚。

      白如心没有理会牧清风的瞎话,依然处于自己的节奏,缓缓道:“回屋去吧,最近一段时间没事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牧清风嘿嘿一笑,不再多说,也没将白如心的话往心里去,转身出了书房,顺手开了对面的门。

      “今天运气不错。”

      白如心将手中的书再次翻过一页,自言自语道。

      …………

      天花板真好看。

      躺在床上的牧清风想要休息,却无法入睡,眼睛盯着天花板,脑袋里不断地在思考。

      这个世界或许并不是大部分人以为的样子。

      冒出这样的想法,对于牧清风来说,或许是一种必然。

      单说伴随了自己目前人生全程的“木偶风”模式,就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存在了。

      如果说,最近总是梦到的那个地方,便是这个存在世界的另一面,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唉~若那不只是个梦,让我再进一次那里就好了。”

      牧清风脑海里不自觉的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在这个想法冒出的瞬间,牧清风立刻对自己温柔地问道:“你脑壳有问题不得?”

      求知欲,好奇心——这是人永恒的,不可改变的特性。不得不承认,好奇心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社会的发展。

      但是,

      有时候好奇心也会要命的。

      回想一下梦中的经历,牧清风可不想成为那只“被害死的猫”。

      虽说如此,牧清风还是在不断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若是真的再一次进入梦里出现的地方,好能做到大脑清醒,不慌乱。

      “去见猫腹呢老大吧,大家的周围,也有猫蝮蛇老大吗,说不定他正一直,盯着你呢……”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打断了牧清风的胡思乱想,反应了一会儿,才接了起来。

      “嘎哈呢,风哥?”

      许是看累了天花板,牧清风抻了个懒腰,坐了起来,目光转移到地板上。

      “啊~~刚睡了一觉,撒子事?”

      睡了一觉是假的,但几分疲惫从声音中便听得出来。

      作为真正的朋友,这声音里的几分疲惫激起了姚天晴催促的欲望:“好事呗!这不你上个月在店里切水果,同一根手指连切两刀,被强制休息了一个月嘛。管理打算今天请你吃九天揽旗下的五洋捉火锅,庆祝一下,我刚好跟着蹭蹭。跟你说麻溜的,利索的,赶紧的嗷!”

      有人请吃饭是好事,但加上这个前提,不知怎的,牧清风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一下的扎着自己脆弱的小心脏。

      这该死的愚蠢……

      回想起当时的画面,牧清风满脸黑线,捶胸顿足。

      几番纠结,终究难逃火锅的诱惑,应了下来。

      约定好在兼职的果汁店碰面后,姚天晴挂了电话。

      说来也奇怪,自从上次过生日换了个手机后,每次接完电话决定去哪后,总能快速的切换到木偶风模式。

      这就使得牧清风轻轻松松地来到了地祥广场的当红果汁店——果之夏。

      娇小的店面,庞大的人群。

      牧清风费了一番功夫,才挤了进去。

      “筱哥,怎么没见天晴呢?这么多人他不干活,跑哪去了?”

      这个筱哥就是天晴口中的管理,牧清风挤进来才发现天晴没在,只有他坐在角落里用电脑忙着什么。

      最近生意好,筱哥胖胖的脸上总是有着散不去的笑意,见牧清风过来,笑意更浓,撇了一眼牧清风的食指,开口道:

      “小姚刚刚接了个电话,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一脸焦急的样子,我就让他去了。这会儿人没那么多,没得事。”

      没待一旁坐下的牧清风继续发问,筱哥小眼睛一转,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本来是打算没人了我们再去吃火锅的,他说你来的慢,就提前几个小时给你打的电话。哈哈,果然还是美食的诱惑力大啊。”

      听到这里,牧清风忽然感觉这个开了冷风的店里,比如今四月的锦城温度还要高。

      又和筱哥唠了些有的没的,牧清风便决定去卫生间洗把脸。

      这个商场的卫生间是牧清风一直都很喜欢的。

      干净整洁是最基本的,香氛机的香氛选择堪称完美,是一种嗅觉上的享受。

      每一个洗手池旁都放着擦手纸,大面的镜子将墙壁上的壁画很好的照了进去,层次感十足。

      双手伸到感性水龙头下,接了一捧清水,拍在脸上。

      水的清凉,驱散了几分燥热。

      长出一口气,牧清风缓缓地抬起头来。

      就在这低头抬头间,一切都变了。

      香氛的味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淡淡的血腥味。

      擦手纸也不在了,

      哦不!整个洗手台都没了!

      God!一切都消失了,现在何止是干净,目之所及,皆为苍白,就像是置身于苍白的浓雾之中。

      嗯?镜子还在?

      “这……这镜子里的是我?那个果然不是梦!我又来到了这种地方!”

      牧清风今天的运气果然在线。

      镜中的他,是这样的:

      凌乱的头发下,是遮盖不住的帅气面孔,棱廓分明的脸上有着两只截然不同的眼睛。

      一只在诉说着它的震惊,一只在愉悦的不断发着蓝光,诉说着它的兴奋。

      而一道从眉骨直达颧骨的刀疤,清晰的穿过左眼,给这张脸平填了几分凶气。

      “啊!!!”

      一声惨叫把牧清风从震惊中拽了出来。

      正常人处于一个未知的危险环境下,听到某处发来惨叫,第一反应就是向相反的方向逃跑。

      牧清风是个正常人,所以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如此。

      但他也并不能说是一个真正的正常人,特别是在木偶风也掉线的情况下。

      于是乎……

      牧清风拼尽全力的……和眼前这个怪物见了面。

      小脑袋,脖子细,不是……

      “卧艹!”

      根本不给牧清风多看几眼的机会,一照面,怪物就杀了过来。

      除去那个会发光的眼珠子,牧清风整个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或许是发光眼的作用,虽然整个人都处于慌乱之中,但此时的大脑却格外清醒。

      不过,有时候清醒的大脑,在绝对实力差距面前,有点儿鸡肋。

      或许是死亡面前,肾上腺素格外开恩,疯狂激增,那怪物的致命攻击,竟然都被牧清风极限闪避了。

      虽然操作上过于狼狈,但还能活着便是这一瞬间的好消息。

      这场战斗……

      这场逃命,搁正常情况下,以牧清风的身体素质早就踏上下个轮回了,所以他把功劳都投给了肾上腺老哥。

      至于发光眼球,牧清风能想到的,只有上次从自己身体里爆发出的那股强烈的寒气,或许与它有关。

      但他怎么也想不出来,该如何将这能力用出来。

      一味地逃跑,终归难逃一死。

      牧清风已经开始感到越来越费力了,肾上腺老哥怕是撑不住了。

      他想死的硬气一点儿。

      他停止了逃跑,直面“小细脖儿”,狠狠地打出一记直拳。

      这“小细脖儿”倒不在乎自己的猎物是跑是打,两个巨钳狠狠地往猎物的脑袋上招呼了过去。

      “想哭,手太短,没闪现,我打不到他。”

      牧清风感到有些可惜,好歹让自己给猎手挠挠痒痒也好啊。

      眼看着脑壳就要被钳子爆掉,一股寒意先是在身体里游走一圈,随后化为寒气,瞬间冲向“小细脖儿”。

      “小细脖儿”的动作瞬间停滞,这个猎手,开始化作黑烟,准备消散。

      “我这么猛?!!”

      就在牧清风膨胀的前一秒,随着黑烟的散去,一把古朴的飞刀落在了地上。

      一个古代女侠风格的女子,正了一下斗笠,向自己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刀劳,跟我走一趟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