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超碰大香蕉

      时间来到2017年的4月,初夏的到来带来了一丝丝热意.

      在东京市区的平民窟里,一个黝黑的巷子里,一个黑发的男孩依着一个生锈的铁管艰难的喘着气。紧紧的抱住手中的废纸袋,那是他即将活下去的食物了。

      少年的名字叫做城惠堂,16岁,身高一米7。身材瘦弱,若不是清秀的长相被污泥覆盖,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少年。

      事实上,这个名为城惠堂的存在已经在前两天已经死于贫寒,而接手这个身躯与这个存在的灵魂是这个穿越者,前世的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007制度的上班人,只是回家的楼梯踩空一步两眼一黑就来到了一个与曾经不同的地方了。

      根据自己的记忆以及当前的环境,他总结了一句话,再找不到食物,他又要离开人世了。

      他在饥饿中,偷偷摸摸来到了另一个拾荒者的背后,用着来自身体最后的一丝力气拿起石头偷袭了面前的这个老拾荒者。

      老拾荒者倒在了地上了,鲜红的血液在冰冷潮湿的巷子里漫步开来。

      少年费力的从老者的手里抢走了纸袋以及老者怀里的旧钱包,还来不及查看钱包里面的情况,看到老者那微微颤抖的嘴唇以及那恳求的眼神。

      他跑了。

      我只是想活下来而已,我不想再以前一样莫名其妙的死去,少年一直在给自己灌输这些欺骗自己的说法。

      城惠堂清楚,他明白他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事情。

      是的,他夺去了他人赖以生存的食物,甚至是他人的性命。

      城惠堂疯狂的奔跑,来到巷子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打开了纸袋,纸袋里面有着一个简单的鸡蛋三明治和一个饭团。

      他顾不上手上的肮脏,急急忙忙将食物塞入自己的嘴里,当肚子传来微微满足的感觉时。

      他活下来了。

      是的,用着这种卑劣的行径抢夺他人的食物,他能活下去,活到明天。

      少年将怀里夺来的钱包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照片,事业有成的男人抱着自己的孩子,身边是一个大和抚子似的女子,如果照片上的男人是刚才的老者,很难以想象当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了这个男人流落到如此下场。

      城惠堂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么多,他不仅需要食物也需要金钱,他翻开钱包的夹层,里面只有薄薄的五千日元。

      他将钱塞入口袋里,不知道是因为良心过不去,还是因为自己的愧疚,城惠堂想确认一下老者的生死。

      城惠堂靠着脑海中的记忆慢慢摸回袭击老者的地方,越来越近了,但是脚步却慢慢停了下来。

      他真的有能力直面他人的死亡吗,他大可一走了之的,但是城惠堂心中的最后一丝良知终于让他迈进了向前的一步。

      不见了!

      老人的身体不见了,一同不见的还有血液,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还是同样潮湿的地面,城惠堂站着,但是缺有着强烈的恐惧,来自与这未知的事物。

      巷子里的滴水声一下一下的刺激着少年的脑神经,突然的一声猫叫。

      城惠堂直接被吓倒,瘫坐在地上,眼神观察着四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自己再吓唬自己罢了。

      少年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重新站了起来,他不在想其他多余的事情了,他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突然深处里的巷子里传来声音。

      咚!咚!如同出拳打击墙壁一般,这个声音越来越近。

      城惠堂听着这个声音的来源越来越近,额头上已经流下汗水,但是他已经慢慢的走到了巷子的出口。

      只需要最后一步了!

      突然打击声停止了,一个类似于蛤蟆一样的奇怪生物跳了出来。

      咚!咚!这个声音来自于蛤蟆怪物的嘴中。

      这个声音、还有这个存在、这个世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诚惠堂心想:

      但是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好好跟这个蛤蟆怪物交谈了,诚惠堂一步冲出了巷子。

      向前狂奔,身体因为各方面原因导致只能跑个400米左右就停了下来,城惠堂手撑着膝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还来不及感叹,突然咚!咚!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那个蛤蟆怪物跳到了他的身后,用着它奇怪的眼神看着城惠堂,张开了嘴巴,一条漆黑的舌头刺了过来。

      城惠堂见状,急忙打了个滚躲开了,而他身后的一根铁水管却被刺穿了,水喷了出来,将城惠堂一身打湿,而蛤蟆怪物却用着它畸形的手指挠了挠头。

      城惠堂明白了,这个怪物是想杀了自己,而且之前的老者可能也是被这个怪物吞食,一想到这里,他就开始厌恶着自己,是自己间接或直接害死了这个老者。

      已经无路可退,按照这个怪物的速度和它未知的体力,今天如果想跑是必死无疑的。

      必须要杀了它,我还想活着,想重新活一次!

      想到这里,城惠堂从旁边的垃圾箱里掏出了一根玻璃啤酒瓶,将其瓶底打碎,留出尖锐的部分打算给这个怪物致命一击!

      要等他先进攻,我要躲开他的舌头刺击,要冷静下来,城惠堂不断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

      突然还没等他冷静下来,又是黑色的舌头刺击,可是这一次没有刚才那么好运了,舌头贯穿了他的小腿,城惠堂跪倒在地上。

      这样的疼痛不是正常人能忍受的,他疼的喊出声了,但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城惠堂逼着自己用着酒瓶的尖锐口捅向蛤蟆怪物的舌头。

      乒!瓶子碎了,这个舌头如同钢铁一样坚硬,瓶子在这样的舌头面前不堪一击,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城惠堂被舌头拖到了蛤蟆怪物面前,蛤蟆怪物张开了他的大嘴,一股恶臭传来,里面还有其他人的尸骨,是的还有之前老者的尸体,已经被嚼碎的只剩下躯干以及一小部分头颅。

      看着老者的尸身,城惠堂痛苦的留下了泪水,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这个世界,我也想要好好的活一次啊,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待我,要是我能改变这一切的力量就好了,我不想见到这种无助的现实了。

      但是还没等城惠堂洗心革面,他已经被蛤蟆怪物吞入腹中了,蛤蟆怪物腹部散发出银色的神奇光芒。

      一切将重新来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