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呃,在下程千山”

      程千山清秀的脸一阵发烫。

      他出名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彻底的无视。

      “是你”

      安闭月恍然,然后扭头走向了一边。

      程千山有些恼了,他放下身段,再三示好,安闭月却一点面子都不给。

      行,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炼丹天赋。

      想到自己的炼丹天赋,程千山偷偷瞄了台下老神在在的许康。

      既生山何生康,唉!

      “第一场,安闭月,程千山,炼制二品祛毒丹,先炼成,并达到上品者胜”

      一旁,楚山宣布的时候,看安闭月的目光闪过一丝怜悯。

      第一场遇到天才碧新枝,第二场,遇到更强的天才程千山。

      运气不是一般的差。

      程千山心念一动,一座一人高的炼丹炉出现在一丈多之外。

      少见的四品炼丹炉,和上次在妙玉小筑一样,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由于比试已经开始,骚动只限于眼神和传音。

      程千山享受完众人艳羡的目光,忍不住偷看了一眼安闭月。

      这样的美人,放在那些读书人的笔下,绝对是祸国妖姬。

      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呃,怎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想起来了,这个念头之前在妙玉小筑出现过一次了。

      一声炼丹炉落地的沉闷声音,打断了程千山的思绪。

      看了一眼安闭月的制式二品炼丹炉,程千山想起被许康压了一头的那场较量,心里莫名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这是祛毒丹的药材”

      楚山袍袖一挥,掷出两个储物袋。

      程千山和安闭月同时接住。

      “开始吧”

      楚山说道。

      “且慢”

      安闭月出声。

      楚山疑惑的看着安闭月,难道知道输定了,提前认输?

      安闭月将储物袋掷还给楚山,尖俏的下巴扬了扬,说:“我有新的二品丹方”

      楚山还以为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安闭月重复道:“我有新的二品丹方”

      楚山神色激动的问:“是什么样的丹方?”

      安闭月瞟了一眼台下的许康,丰润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专治内伤,丹名九花玉露。”

      “治内伤的”

      楚山更激动了。

      治内伤的丹方,可是非常稀有的。

      “九花玉露丹,名字起的也好”

      他连连颔首。

      “可以开始了嘛?”

      安闭月问。

      “可以”楚山点头,想到什么,又问:“药材够嘛?”

      有便宜不占,不是安闭月的风格。

      “不太够”

      安闭月轻声道。

      台下,许康默默捂脸。

      他太了解师叔了。

      楚山微微一笑,问:“缺什么?”

      安闭月特意说了几样珍惜的药材。

      “稍等”

      楚山离开高台。

      台下的众人再也憋不住了:

      “居然有新丹方,这次小丹会没白来”

      “别是用老的丹方冒充的”

      “这是丹会,多少双眼睛盯着,怎么冒充”

      “我还是不敢相信”

      “我更好奇她哪来的新丹方?”

      台上,石化了半天的程千山回过神来,神情复杂。

      这次搞不好又要输了。

      安闭月,许康叔侄俩莫非是他命中的克星。

      没多久,楚山返回,交给安闭月一个储物袋,宣布比试开始。

      程千山率先抬起右手,一团温度极高的道火出现在掌心。

      调整好精气神,一声低喝,厚重的炼丹炉盖子噌的一声开启。

      随即,大手往前大力一送,炙热的道火带着破风声飞进炼丹炉之中。轰,火焰冲出,照亮了燥热的夜空。

      程千山熟练的用神识控制一根根灵气十足的灵药进入火热的炼丹炉。

      另一边,安闭月的动作有点迟缓。

      因为九花玉露丹,她只炼过一次。

      一晃一夜过去。

      一股异香是从程千山的炼丹炉里飘出来的。

      “开”

      熬得眼睛有点红的程千山一声低喝。

      炼丹炉的盖子打开。

      程千山伸出大手一吸,祛毒丹出现在手里。

      深吸一口气,摊开手,看清祛毒丹的真面目,程千山激动的手都颤了:“绝品,二道丹纹”

      楚山疾步走过来,神色激动的说:“给我看看”

      程千山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把祛毒丹交给楚山。

      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后,楚山大声:“程千山,祛毒丹,绝品,二道丹纹”

      台下,一道道神念扫向高台。

      程千山看了台下的许康一眼。

      突然觉得许康也没什么了不起。

      这时,又一阵异香飘出。

      所有的目光同时转向被忽略的安闭月。

      砰的一声,炼丹炉盖子掀开,一颗朱红色丹药在外力的牵引下急速飞了出来。

      安闭月抓住,又摊开,脸上有点小失望,只达到了中品。

      楚山比刚才还要激动,反反复复检查好几遍,满面红光的大声说:“安闭月,九花玉露丹,中品”

      程千里嘴角小幅度上扬一下。

      终究只是新晋二品炼丹师。

      “这次的胜负,我不能决定,两位稍待”

      楚山拿着两人的丹药走到东边第一排,一群翘首以盼半天的炼丹师面前,一阵密集的传音后,回到高台上,朗声道:“安闭月,程千山,不分胜负”

      “我炼出了二道丹纹”

      程千山沉着小脸提醒。

      楚山怜悯的看了他一眼,说:“安道友拿出了新丹方,严格说,应该是安道友获胜”

      程千山哑口无言。

      他何尝不知道新丹方的价值。

      可就是不服。

      好不容易炼出二道丹纹,还是输了。

      他强忍着郁闷,说:“把祛毒丹还我”

      楚山不舍的将祛毒丹还给了程千山。

      心里的郁闷无法排解的程千山,走下台阶,在许多双目光的注视下,走向许康。

      几个意思啊?

      许康心说。

      程千山在距离许康一丈外站定,笑容温和中带着自信:“当日妙玉小筑匆匆一别,没想到在这里再遇到许道友,可否切磋一二?”

      许多双目光望了过来,有不解,有惊讶。

      是我孝侄康拎不动刀了,还是你程千山飘了?

      许康准备给程千山来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这时,高台上。

      楚山好奇的问:“不知安道友的丹方来历?”

      “我师侄创的”

      安闭月很干脆的回答。

      程千山寸寸僵硬。

      “师侄?安道友莫不是戏言?”

      楚山难以置信。

      安闭月不过二十多岁,师侄能有多大。

      台下也议论纷纷,都表示不信。

      “信不信由你”

      安闭月懒得跟他啰嗦,快步走下高台。

      在许多眼睛的注视下,走到许康身边,小鸟依人的坐下。

      许康神色平淡的问:“程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程千山结结巴巴,脑子一阵阵的眩晕。

      怎么走回自己位置的,都不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