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转世重生>

      冉璎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村民有想法的,全部可以引进脐橙树种,搞特色种植。当然,种脐橙可不像是养水貂,不需要按股份来。毕竟每家都有自己的地,要怎么种,种多少,各家可以按自己的情况来,种多种少不强求。

      冉璎这边已经想好了,先召集之前第一批跟着她养水貂的村民,把她打算去引进树种这事告诉他们,然后要不要种,种多少,就看自愿了。

      当然还是先从肖克艰和陈正先开始,他们比其它人多读了几年书,也更有见识一些。只要他们愿意出来牵头,剩下的人,自然也就好说话了。

      冉璎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种植脐橙的资料打印了出来,然后做了两份简单易懂的说明,准备给肖克艰他们看。

      在那之前她要先去一趟省城,她这边从网上联系了省城的两个苗圃场。对方的树苗品种多,种类齐。她打算去实地考察,对比一下,再决定跟哪家合作。

      把自己的打算跟父母说了一下,怕一天赶不回来,冉璎熟练的收拾起了自己的随身物品。

      “冉璎,你出来。”

      “阿璎,你出来,把话说清楚。”

      接连的呼声让冉璎蹙眉,收拾的动作停下,看了眼父母,三个人一起往外面走。

      几十家的院子里挤满了人。为首的就肖长根,还有他的两个弟弟,肖长发和肖长水,另外还有陈正先的堂弟陈正会。

      冉璎看了下,除了肖克艰和陈正先,剩下的都是之前投资了养殖场的村民。他们带了家属,一群人把冉家的院子呼拉拉的挤满了。

      “长根叔,有事吗?”

      “你说呢?”肖长根已经知道了,放火的人是郑海,他现在已经被抓了。郑海是什么条件,他们都清楚,郑海肯定是赔不出钱的。既然郑海赔不出,他们只能来找冉璎要个说法了。

      “阿璎,你之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冉璎蹙眉,她知道肖长根的来意,再看看其它人,心里已经做好准备了。

      “长根叔,我既然说了,自然是算数的。”

      “好。”肖长根的弟弟肖长水往前站了一步:“阿璎,做人可不能厚此薄彼。既然我哥的钱你会赔,那我们家的钱,你是不是也应该赔?”

      冉璎还来不及说话,肖长发和陈正会几个,已经开始附和了:“没错,我们的钱是不是也要赔?”

      许若兰按住了要开口的冉璎,实在忍不住往前站了一步。

      “乡亲们,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养殖场被烧掉,又不是我们家阿璎放火烧的。现在你们一个个的非要阿璎赔偿你们的损失?这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们要找人赔偿,去找那个放火的人啊。”

      “放火的人,我们肯定也会找。”肖长根可不觉得自己有错:“可是那个纵火犯家是什么情况,你们又不是不清楚。他有钱吗?是阿璎答应了,如果纵火的人赔不出来,由她赔的。这话又不是我说的。”

      “没错。”肖长发点头:“她答应了赔钱给我哥,不可能不赔给我们吧?”

      “对,赔钱。”

      “赔钱。”

      眼前这一幕,跟冉璎刚回家时发生的场景意外的重合。冉璎蹙眉,许若兰的话并不是她的观点。早在肖长根找早门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笔钱,她会赔。

      “各位乡亲,你们就算点可以让阿璎陪钱给你们,你们也等判决下来再说吧?”冉池知道家里的情况,如果全部要冉璎来赔偿,家里又跟当初一样,要背上十几万的债务。

      “你们就怎么知道,郑海一定拿不出钱来?万一他能赔得出呢?至少等法院判了,确定了郑海没钱可以赔的时候,再让我们家阿璎负责吧?”

      “爸——”

      冉璎心里比谁都清楚,郑海根本赔不出十几万。

      “等判决?”肖长发冷哼一声:“等判决都不知道要等上多久才能判。再说了,那姓郑的家里什么情况,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别想用这个当借口。反正你女儿说了负责,那这个损失就必须让她负责。”

      冉池脸都红了,想为女儿辩解几句。许若兰却忍不住不了。

      “我说,你们会不会太过分了?乡里乡亲的。谁还会骗谁不成?是。我家阿璎心善,她说要赔钱,我们也不阻止。该谁的责任,我们都负。可是你们就这么等不及吗?就不能等过段时间法院判决了再说赔偿的事?再说了,阿璎也是为了谁?啊?她放着海市那么好的工作不要,那么好的对象不要。回家乡开养殖场养水貂是为了谁?怎么到了现在,都变成她的错了呢?那火也不是她放的啊。”

      “火确实不是她放的。可也是她引起来的。”

      肖长根的老婆吴婶子跟在后面,不阴不阳的说了句。

      “要不是她多管闲事,坏了那姓郑的好事,人家会放火烧养殖场?这不还是怪她吗?既然火是她引起来的,她当然要负责了。”

      “没错。”陈正会家的也在边上跟着点头:“祸事都是她引来的,她就应该负责。”

      “对,就是要她负责。”

      “赔钱。”

      许若兰眼睛都红了,这会确实是气得不轻了。

      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

      当初养水貂也不是阿璎一个人说了算的,大家都同意了的。郑海自己坏,怎么现在变成了冉璎的责任?

      冉璎看着事情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想让许若兰不要说了。她转身刚想开口,说自己愿意承担损失。

      忍耐不住的许若兰,看着他们把责任都推到冉璎身上,气极了的她,想也不想的说了句:“你们这群白眼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