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黑人上我一个经过

      香客不是海城人,自芒城来,非修行者,女。

      她自称袁黎,年十七。

      独一人来。

      她面貌丑陋。

      应君早看遍人间万象,早就不以貌取人。

      所以他的目光很淡定,纯粹的半点杂质也无。

      “居士所求,贫道已知,但此事非一人情可成,需得两人愿意,才可。”应君语气平静的说道。

      袁黎所求不是驱邪除魔,也不是求财问路,只是想请应君帮她算一个人,一个男人。

      “我自芒城追他来海城,只为见他一面,当面问清当年之情是否为真,还望道长成全。”袁黎躬身一拜。

      应君没有躲,他现在已经够资格被塑一个泥塑,然后贴上金箔,供在庙宇中,受人参拜了,所以也无所谓寻常人对他行什么大礼,他心底不受,那自然没有被跪拜过。

      而且有哪个神仙应允过所有信徒的求神拜佛呢?

      “两情相悦否?”应君问道。

      “我不知,所以想问问他。”袁黎说道。

      “寻人这事你可找官府,问贫道却是无用。”应君说道。

      “我去问过了,官府也找了,没找着,说海城就从未有这人的入城记录,户籍记录就更没有了,后来我听闻归阳观观主神通广大,所以就来找您了。”袁黎说道。

      “我愿意出资将归阳观翻修一遍,每年为归阳观添香火千两。”袁黎又说道。

      她说的很恳切很真诚,说到这些阿堵物时,脸上都没有一点的犹豫。

      “黄金。”袁黎最后补充一句。

      应君听闻这些,面色不变。

      金钱与他皆浮云,而他不畏浮云遮望眼。

      所以挥挥手道:“你且找别人吧。”

      没有什么反转。

      应君清修惯了,若袁黎继续以情动人,磨他,他可能会松嘴。

      可最后却想以势压人,以钱财开道,这就看错人了。

      应君闭上了眼睛,不理会袁黎。

      而一旁的道童很有眼力见,只对袁黎说:“姑娘,请回吧。”

      现在连居士都不是了。

      袁黎被请出了归阳观。

      ……

      第四位香客是位年纪不小的老人,带了一个小孩,小孩中了魇,昏迷不醒,应君撒了几滴水珠到他脑袋上,他就醒了过来。

      而后在老人感恩戴德的谢意下,应君让道童送他出门去。

      袁黎还在观外等着。

      ……

      第五位香客是个年轻男子,说自己被女鬼缠上,想请应君帮他除鬼。

      应君一看他,就知道这人是发了癔症,他的身上虽然有少许阴气,但这属正常,每个人的身上都会带着阴气。

      这年轻男子只是出现幻觉了。

      不过应君没有拆穿,就像模像样的给他做了场法事,然后让他回去喝三天板蓝根汤剂,一切就都会好的。

      而后男子也被送走了。

      袁黎依旧在。

      ……

      日上三竿,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应君依旧辟谷,为香客排忧解难。

      而袁黎却仍旧在门口等待?

      “去给她分一碗斋饭。”应君嘱咐小道童。

      “是,观主。”

      归阳观的斋饭也挺有特色,因天仙坐镇,山头灵气汇聚,福气聚来,一切东西都是美好的,这斋饭也是如此。

      所以能在归阳观吃上一碗斋饭,也属缘分。

      许多人因为一些暗示,并不知道归阳观的斋饭有什么好处,所以多没留下来吃饭,只有少数一些人会因缘分和自身的潜意识念头留下来吃一顿斋饭。

      ……

      午后的第九位香客是一位海城掾吏。

      他也有困恼,其实也不是他有困恼,而是他的上司,得了怪病,所以托他来求应君治病。

      “生了什么病?”应君问道。

      “心口与后劲长藓,像鱼鳞,且常口干舌燥,双目常睁不开,仿佛涂了浆糊,需得用清水浸泡三刻,观主,这是生了甚病啊?”掾吏朱清明脸色焦急,颇是感同身受的样子。

      “有病该找大夫治,你这找贫道有何用?”应君道。

      “观主,海城的大夫都问过了,皆说不知病理,不知病因,不知怎么治,怕有鬼神作祟,荐大人寻访仙家问候情况。”掾吏无奈道。

      “你家大人可至矣?”应君问。

      “呃,未…未至。”掾吏喏喏的答道。

      “那贫道也无大法可治了。”应君说道。

      “你且回,海城不止一家归阳观,贫道道法不精,你另请高明吧。”应君这就逐客了。

      掾吏悻悻离开,也不敢质问应君。

      他身为官场的人,自然知道神神怪怪,知晓应君有真本事在身,若是惹得应君不快,哪天给他扎个小人就够他好受的了。

      掾吏朱清明走了,应君却让道童将观外等待的袁黎请进来。

      “你之事我已知之,你欲如何决断?”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