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手机在线观看

      赵昺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瞧了瞧站在一旁的文天祥,正好看见文天祥也笑咪咪地看着他,不禁“噗吃”一下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止不住了,直笑得弯下腰。然后,文天祥、江钲也跟着笑了起来。君臣三人笑了半天才止住。

      可是这时候,船舱里响起一个声音:“官家,您去追元军,这么大的事情,也该给太后知道一下吧。”

      赵昺回头一看,原来是姝红在说话。

      “朕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他立即收了笑脸,不耐烦地道。

      “可这是太后吩咐奴婢提醒官家的。”

      “你要敢再跟朕顶嘴,信不信朕让侍卫进来将你扔到海里去。”赵昺怒气更大了,几乎是咆哮着道。

      姝红终于低下了头。

      “还有,你记好了,以后,没有朕的允许,不许你进入朕的卧室。否则,休怪朕对你不客气。你退下去吧。”

      姝红的眼圈立即红了,委屈地退了下去。

      尹秀儿静静地站在软榻边上,没有说话。

      船队起航了,二十余艘战船一字排开,将御船护在中间。在驶出出海口之前,赵昺沿途一直听到有人在喊:“陛下万圣,万圣。”

      他知道这是打扫战场的士兵以及民夫自发的欢呼声,是他们对自己这个皇帝的认可。也是的,在大宋的历代皇帝中,有谁能做到像他这样亲临战场亲自参与指挥的?赵昺心里有些得意。

      “江卿家,这支船队带队的是谁?”赵昺问江钲道。

      “诸卫大将军江铭。“江钲道。

      “江铭?这名字好熟悉。“

      “他是臣的胞弟。“

      “噢,原来如此。”赵昺肃然道:“难得你们江氏一家忠心耿耿维护大宋朝。你的老爷子是为救朕的皇兄而死,他有功于社稷。”

      公元1278年三月,时任殿前禁卫军都指挥使的江万载等人保护南宋小朝庭到达广州湾附近的井澳(今雷州半岛),遇元将刘深伏击,江万载带领亲兵奋力击退刘深,保护端宗登上海船,却又突然遇上台风,年幼体弱的宋端宗被刮落海中,年逾七十的江万载奋力跃入海中救起了宋端宗,自己却不幸被海风巨浪卷走。

      江万载便是江钲的父亲。

      “你告诉江将军。”赵昺又道。“请派出一支船队,加快追击速度,务必不让张贼进入零汀洋。将他一直往东赶,直到将他们赶到东海为止。大队战船随朕进入零汀洋。”

      “喏。”江钲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御船驶出外海,有一段时间,赵昺站在后甲板上,眼睛一直望着西南方向,久久不语。其实,除了茫茫无际的海水和天空,他什么也看不到。

      但是,通过上帝视角,他又似乎什么都看到了。

      蒙古帝国的强大,实在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恶梦。从1206年开始对外侵略扩张,到1279年攻灭南宋,蒙古帝国的铁骑几乎踏遍亚欧大陆。兵锋所指,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特别是蒙古帝国的三次西征,令他们被称为世界“征服者”。鼎盛时期,版图达三千万平方公里,被征服的国家达四十多个。

      在这场长达七十多年的酷烈战争中,有多达亿计的平民百姓丧命。

      历史学家估计,蒙金战争期间,中国北方有三千万人死亡。

      西夏死亡人数一千万,党项族基本灭种;西域中亚、西亚、欧洲亡九千万。

      1223年南宋人口七千六百多万,1279年灭亡时只剩下一千八百万。

      明初的河南、河北、江苏北部、山东西部,乃至北京、陕西、江淮一带都是千里无人区。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一个穿越者,能与之相抗衡吗?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然而,他能退却吗?不,绝不能。前世的军旅生活,早已将他锤炼出一颗无比坚硬的心志

      再强大的敌人,也有自己的软肋;再凶险的对手,也有自己的克星。强大如斯的蒙古帝国,不是被埃及军队打败了吗?不是在征服安南时被弱小民族欺负吗?

      何况,任何事物,都是有周期性的,强大的,不可能永远强大,弱小的,也不一定永远弱小。从时间上算来,蒙古帝国,已经过了鼎盛时期。

      他想起了后世伟人说过的一句话,要在战略上蔑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他,并非不可为。

      他的目光,穿透茫茫大海,似乎看到了西南方向的那个海岛。

      “官家,外面风大,我们还是回船舱吧。”站在身边的文天祥轻声劝说道。他能感觉得出,小皇帝正在思考问题。虽然他不清楚小皇帝思考的具体内容,但他可以肯定小皇帝的思考一定跟行在接下来的行动有关。

      “文卿家,你得有个思想准备,朕接下来要交给你一个任务。”半天,赵昺回过身子,面对文天祥道。

      “官家,有什么任务,您尽管吩咐,臣定然竭尽全力,万死不辞。”文天祥道。

      赵昺道:“朕想让你去琼州。”

      “琼州?”文天祥微愣。

      “对,就是琼州。”赵昺像是下了大决心似地,挥了一下小胳膊,斩钉截铁地道。

      “官家的意思是,我们接下来退到琼州?”文天祥谨慎地问道。

      “我们从临安出来已经四年了,”赵昺道。“不能永远漂浮在海上,也不能永远被蒙虏追着打,那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得有自己的地盘,如此,我们才能够休养生息,积蓄力量,发展壮大。暂时的退却,是为了今后的胜利。”

      说着,赵昺起身往船舱里走。坐到软榻上。

      赵昺对这个问题已经思考很久。

      张弘范此次大败而归,暂时不可能对行在构成危险。他们会一直等到元廷另派军队前来支援,才会再次向行在发起进攻。他估计这个时间,大约是二至三个月。而这二至三个月时间,对于行在非常宝贵。做好了,就可以获得全新的生存环境。如果浪费掉,仍然逃不脱被灭掉的命运。

      找个地方安顿眼前的这十数万军民仅仅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一个地方,让他打造一支新军,一部能够碾压元军的战争机器。此外,一旦他开始北伐,还需要有支撑一场战争所需要的庞大的资金。

      而这样的地方,在大陆上是得不到了,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从海外找。

      琼州就是海南岛。对于这座处于华夏最南端的海岛,赵昺当然了解。

      这座岛屿的陆地面积大约3.5万平方公里。

      此时,岛上还处于半原始状态。居民以黎族为主体,也有一定数量的汉族。

      关键是,它属于大宋的版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