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去黑人那里学英语视频

      “就这?”萨洛蒙对着屏幕指指点点。无人侦查机的像素不高,但尼克·弗瑞还连上了钢铁战衣的摄像头,托尼·斯塔克的第一视角出现在了神盾局的笔记本电脑上。通过两幅不同的视频比对,萨洛蒙看到希芙和范达尔被倒地的毁灭者装甲一拳击飞,重重地摔在地上,连武器都拿不稳。而原本还想吐槽的托尼·斯塔克也冲了上去,再次将毁灭者装甲撞倒在地。

      “就算托尼·斯塔克穿了战甲也不会是毁灭者装甲的对手,就算加上那些阿斯加德人也一样。说实话,现在的托尼·斯塔克也不是我的对手,你把这样的一个人当做底牌是不是有些愚蠢?”萨洛蒙看着屏幕上钢铁战衣的第一视角,他看到托尼·斯塔克在撞倒毁灭者装甲之后迅速起飞,用手背上的激光切割毁灭者。然而就算是能够轻易切割开物体的激光,也无法对毁灭者造成多大的伤害,没等托尼·斯塔克切下毁灭者的一条手臂,激光发生器就已经过热烧毁了。

      “托尼·斯塔克的钢铁战衣在国会看来是最优秀的单兵作战武器。”尼克·弗瑞看着被毁灭者装甲暴揍的钢铁侠,他说,“但就算是这样的武器,也和外星科技水平有着极大的差距。国会想要让托尼·斯塔克开放方舟反应堆技术就是如此,我们在科技上还有很多路要走。”

      “但是你不会同意的,不是吗?”萨洛蒙问,“我很高兴看到你这样,至少在你心底的是人类,而不是美国。”

      “美国成为全球霸主,对整个地球来说都不是好事。”尼克·弗瑞对于被指出小心思没有一点意外,他和萨洛蒙早就就双方的理念通过气,萨洛蒙知道他的想法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当然,明面上我还是美国人。”

      此时,被毁灭者装甲捶了两拳的希芙和范达尔毫发无伤地站了起来,他们重新捡起武器,向着毁灭者装甲猛冲了过去。沃斯塔克也拿起战斧,和后面赶来的霍根一起攻击毁灭者的腿部装甲。这些由矮人族锻造的乌鲁金属武器在魔法与力量的加持下艰难地穿透了毁灭者装甲,但这具装甲却如同一只猫头鹰一般,可以360度无死角的旋转脑袋,喷射的焰流引发了剧烈的爆炸,又将仙宫四勇士炸飞了出去,而稍稍破损的毁灭者装甲又自动修复了。

      “那你接下去要怎么办?”萨洛蒙指着屏幕问道。由于是近距离作战,毁灭者喷射的焰流无法快速瞄准下方快速移动的敌人,而唯一好对付的,就是四处乱飞的钢铁侠了。萨洛蒙通过托尼·斯塔克的视角,看着他数次险象环生地躲避焰流,但他不是每一次都能计算出安全的飞行区域,因为毁灭者装甲的焰流从积蓄到发射都需要一个短暂的时间,而这短暂的时间又不固定,因此导致贾维斯常常计算失误,钢铁战衣被波及的装甲甚至差点被烧红。

      “不是我应该怎么办,而是你应该怎么办?”尼克·弗瑞颇有深意地问道,“难道你就要让阿斯加德人在地球上逞凶吗?据我说知,地球可是至尊法师的地盘。”

      上当了!

      这是萨洛蒙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过了好几秒,他才想明白这件事——没想到尼克·弗瑞这个家伙从前一天晚上就把他算计进去了,而他却没有丝毫察觉。所谓的“指挥战场,查缺补漏”只是一部分理由,更多的还是尼克·弗瑞的算计。

      从责任上说,卡玛泰姬是地球抗击外星人和外维度的最后一道防线,更何况这里不是华纳海姆,地球的自治权不容侵犯,洛基的行为无异于践踏卡玛泰姬的主权。若是萨洛蒙不在现在还好,可他现在正在现场待着,他身为卡玛泰姬的一员,于情于理应该站出来抗击外星人,维护至尊法师的权威,这是他不同拒绝的义务。

      并且,根据萨洛蒙和尼克·弗瑞的契约条款,尼克·弗瑞是不能主动暴露卡玛泰姬和魔法的秘密,甚至不能向其他人说出萨洛蒙的秘密,尼克·弗瑞并没有承担违反魔法契约后果的想法。可条款上也没说,萨洛蒙不能主动暴露,主动暴露的后果是不需要尼克·弗瑞承担的,他完美地钻了条款的漏洞。

      这就是守序阵营的特性,卡玛泰姬就是无可置疑的守序组织。因为担负着地球的主权,无论是责任、义务、条款还是命令,身为当事人和卡玛泰姬一员的萨洛蒙都必须执行。除非萨洛蒙并不在场,然而他却被尼克.弗瑞带到了这里。

      老狐狸!萨洛蒙怎么也没想到尼克·弗瑞在这里坑了他一手。但尼克·弗瑞选择这样坑他,就是为了给附近的人类安全做一个保障,毕竟谁都不知道索尔的援军会不会挫败洛基的阴谋,也不知道洛基会不会在杀死索尔之后屠杀周边的人类取乐,将人类的安全放在敌人的同情上是极为不智的,尼克·弗瑞不是蠢蛋,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他也做好了承担相应后果的准备。

      “你要理解我的做法。”他这样说着,但他也很明白,他和萨洛蒙之间的信任程度已经降到了最低,甚至比魔法契约上所承诺的还要低。

      “我理解。”萨洛蒙恶狠狠地盯着他,“但是,F*uck you!尼克·弗瑞。你可以提前告知我你的想法,但你不选择那样做。”

      “因为我无法判断这场阿斯加德政变中,卡玛泰姬到底是什么态度。”尼克·弗瑞面无表情地说道。从他知道索尔降临地球以来,他所观察到了萨洛蒙所代表的卡玛泰姬态度就有些暧昧。若说地球拥有自治权,那么索尔就根本不应该来到地球,而是去九大国度中的其他星球,而且卡玛泰姬在提前知晓索尔身份的情况下毫无举措,就算是萨洛蒙也没有提出去帮助索尔之类的事情。

      而在如今,神盾局保护索尔的举动已经向阿斯加德说明了,神盾局站在了索尔一方。这是萨洛蒙说服尼克·弗瑞的结果,是他给自己挖的坑,如今他不得不自己填。

      即便在此之前,萨洛蒙已经说过了,在阿斯加德看来神盾局就是土匪强盗这种级别的组织,但尼克·弗瑞还想着独立和阿斯加德取得联系。在这样的情形下,卡玛泰姬的立场就尤为重要,或者说,尼克·弗瑞这是在逼迫萨洛蒙选择立场,他想拉上卡玛泰姬,给自己增加砝码——因为只有这样,阿斯加德才会高看他们一眼。

      在政治手段上,萨洛蒙完全不及尼克·弗瑞狡诈。不过尼克·弗瑞也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和萨洛蒙沟通的桥梁不复存在。

      萨洛蒙瞪了他一眼。秘法师自然不会告知尼克·弗瑞更多内幕,他咬了咬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戴上悬戒打开了传送门。他在将手机扔了进去,才要罗曼诺夫特工打开战机的后舱门。虽然尼克·弗瑞算计了他,让他履行自己的义务,但是该怎么履行却没有在他和尼克·弗瑞的契约中明确规定,执行方式是由萨洛蒙自己决定的——他可以选择出工不出力,等待索尔觉醒,重新唤回神力——尼克·弗瑞钻空子的同时,萨洛蒙也在钻空子。

      萨洛蒙摸了摸脸颊,在皮肤上附着了一层幻影,在外人看来,他的面容变得模糊了许多,就好像近视400度的人要看五米以外的人一样模糊。虽然这个魔法有着时间限制,但他认为这就足够拖到所有事情解决了。

      秘法师站起后舱门前,平视前方,一跃而下,让万有引力拉着他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落。冰冷的狂风钻进了他的衣服,黑色秘教法袍的后摆和长长的红色圣骸布不断向上飘扬,萨洛蒙调整姿态,身体成反弓形,头后仰,双手自然张开,双腿并拢,双脚向后勾,尽量让身体不产生旋转。

      他看到下方的荒漠,还有远处略带弧形的橙红色地平线,在昏暗的阳光下,毁灭者依旧反射着左右光线,接连不断的爆炸提醒着萨洛蒙目标的位置。

      “Adonai Melekh,10,水晶,皇后;

      Th,crucis,400,世界;

      Shaddai El Chai,9,银;

      R,caput,200,太阳;

      S,Elohim Tzabaoth,8,水银;

      王国,基础,宏伟,

      以Sandalphon之名

      以Gabriel之名

      以Raphael之名

      ——圣痕展开!”

      萨洛蒙双手交叉收回胸前,掌心向外翻转,笼罩整个身体的橙红色火花护盾瞬间生成。从天而降的秘法师再次调整姿势,他倒立着,双手朝下,裹挟着动能,对着下方的毁灭者装甲狠狠撞了过去。这碰撞的声响甚至不逊于炸弹爆炸时产生的冲击,巨量的尘土刹那间弥漫了整个战场,仙宫四勇士不得不伸出手遮挡眼睛,避免被沙砾划伤眼球,托尼·斯塔克更是看不清战场中的情况。

      突然间,伴随着一阵说话时,一股旋风在战场的中心刮起,裹挟着所有扬尘离开了战场。此时,仙宫四勇士和托尼·斯塔克才能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原本无坚不摧的毁灭者装甲一下子矮了一截,头盔处已然全部凹陷。

      似乎是因为遭到了重创,毁灭者装甲动也不动了。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战果,可取得这个战果的人,他们却不认识——

      “嘿,你!你不是在飞机上吗?”托尼·斯塔克大喊起来。萨洛蒙的服装十分有特点,托尼·斯塔克可没有那么健忘,“你是怎么来的?难道是跳下来的?”

      但萨洛蒙完全没有理睬他的意思,而是自顾自地比划手势,念动咒语。紧接着,他的双手向前伸出,三条缠绕在一起的焰流猛地击中了毁灭者。

      “这是你的新产品吗?但这个创意是我先……”

      “他是个巫师!”希芙的话一下子噎住了托尼·斯塔克,她转动手中的长剑,“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要遮掩自己。但如今多一个帮手也是好的。”

      “虽然他用的是娘们唧唧的魔法,但他还是伤害到了毁灭者。这是个爷们!”沃斯塔格拍了拍胸口,“后退,苗条的沃斯塔格要认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