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

      “我需要一份这里铺路的路线规划图,城里到这里的路线已经规划好了,我需要这里的图去和那边的接洽一下。”

      方雨田说起正事来一丝不苟。

      沐昌盛点了点头,恭敬说道:

      “请二位大人随我来。”

      随后,沐昌盛就把二人请到了书房,并把图纸交给了方雨田。

      方雨田把图纸收了起来后又说道:“对了,我还要借贵镇的树林一用,来实验一下我新研制的驱兽药。”

      这要求不难,于是沐昌盛赶紧点头,说道:

      “小事一桩,二位大人随我来,我们乘坐马车同去。”

      “好。”

      于是,三人坐着马车一同来到了平沙镇初级印阵师学院。

      ……

      后山空地,陈云飞接到了消息就早早地在这等候了。

      见到方雨田一行人从门内走了出来,陈云飞赶紧恭敬行礼道:“见过协政大人、监察使大人、镇长大人。”

      方雨田赶紧把陈云飞扶了起来,也是春风和煦地和他打招呼:“陈云飞将军,最近可好!”

      陈云飞表情一滞,低头回道:“大人说笑了,我早已不是将军了。”

      方雨田也不反驳,只询问孩子们的去向。

      “中午的话,孩子们都是喜欢去镇中心游玩的。”

      陈云飞如实说道。

      听了这话,方雨田喃喃自语道:“可惜了啊。”

      陈云飞疑惑地看着方雨田,问道:“大人可惜什么?”

      “没事没事,我今天来就是想借借你们的树林实验一下新的驱兽药的。那我先进去了,有空再与将军一叙。”

      这话说完,方雨田就跟着红袍监察使径直地向树林深处头也不回地走去了。

      “二位大人慢走。”

      ……

      平沙镇树林深处。

      方雨田在树林里闲庭信步,偶尔闻一下花香、或者逗弄一下小动物,玩地不亦乐乎。这就与手上金光阵阵、挥刀霍霍的红袍监察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场面持续了许久,然后突然地,挥刀的红袍监察使停下了脚步。

      “大人,找到了。”

      红袍监察使说话了,是个年轻人的声音。

      “哦?”

      方雨田在监察使身后往前一看,原来是一只成年云藤虎和一只幼年云藤虎。

      云藤虎是木属性灵兽,可驱使满身藤蔓进行攻击,据说舞动的藤蔓最长可达云端,故称云藤虎。

      成年云藤虎看见有人入侵自己的领地,当即舞动起满天的藤蔓刺向眼前二人。红袍监察使当即飞快地舞起了金刀,每舞动一次,刀身的阵法便亮一次,飞出一片金色刀刃。

      四印阵·金刃。

      而与飞快舞动的刀法相结合,这就是,阵武结合技·破军千刃。

      云藤虎的藤蔓越来越少,而红袍监察使离云藤虎越来越近。最后,红袍监察使一个突进,把刀钉在了成年云藤虎的一只脚上。随后,他松开了刀,双手金光一闪,拍在地上,成年云藤虎底下瞬间出现一个阵法,然后一个金丝囚笼突然出现,将成年云藤虎死死困住。六印阵·金丝囚笼。

      成年云藤虎当即反抗起来,驱使着后背上无数的藤蔓冲击金丝囚笼,但是,每当驱使藤蔓冲击囚笼,都会被囚笼上的金丝切碎。最后,成年云藤虎无可奈何,只能在囚笼之中发出愤怒的低吼。

      红袍监察使见成年云藤虎已经得到了控制,当即挥刀斩杀了正在撕咬金丝囚笼的幼年云藤虎。

      成年云藤虎见到这一幕,痛苦得无可附加,很想发出怒吼,但是不行,眼前这个穿着红袍的人已经把刀抵在成年云藤虎的鼻子上了。于是,成年云藤虎只能流着泪,发出悲伤的沉吟。

      方雨田不紧不慢地在一旁点起了火,拿起已经被杀的幼年云藤虎,拿起小刀就把幼年云藤虎皮肉都剔除了,把骨头拿了出来,扔到火里。骨头烧了许久,最后终于变成了灰。

      方雨田见骨头都变成了灰,就把火熄灭了,把骨灰装进瓶子里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方雨田拍拍身上的灰,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声:“走吧。”

      然后就闲庭信步地往树林外走去了。

      红袍监察使应了一声“是”,然后低下头在成年云藤虎耳边说道:“不许出去,出去就得死!”然后收起了囚笼,扛着金刀,跟着方雨田走了。

      二人走后,成年云藤虎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只剩下皮肉的幼年云藤虎旁,拿额头顶了顶,见幼年云藤虎终究是不会动了,向着天空,发出了一声震撼天地的怒吼。

      “吼!”

      在树林外等候的沐昌盛和陈云飞听了这声怒吼都打了个冷颤。

      过了一会,二人看到方雨田和红袍监察使都出来了,就赶紧跑过去想要询问发声了什么。

      但沐昌盛和陈云飞还没问,方雨田就摆了摆手,说道:“实验不太成功,等我回去改进一下药剂,放心,不会给你们惹出兽潮来的。那我先回去了。”

      沐昌盛和陈云飞只得不再问,恭敬地说道:

      “二位大人慢走。”

      之后,方雨田和红袍监察使就回了沐家,乘着飓风鸟,回天顶阁去了。

      方雨田和监察使走后,沐昌盛和陈云飞还是不放心,在树林外等了许久,看树林里没什么动静才安心地回去。

      而王左、张虎和沐盈三人吃完饭就回学院等上课了。

      ……

      下午的课,依旧是陈云飞的课。

      “现在,你们大部分人都两印了,也有人三印了,我们可以开始下一阶段的学习了。”

      陈云飞被孩子们围在中间不紧不慢地讲着课。

      “在这之前,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觉得画两印阵和画三印阵哪个更花时间呢?”

      零零散散地有几个孩子说着:“三印。”

      陈云飞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当我们使用一只手指画阵的时候,画两印的阵肯定比画三印的阵快。但当我们使用两只手指画呢?”

      孩子们突然一阵骚动,显然都对这个方法感到奇妙和不解。

      于是陈云飞继续说道:“没错,当我们使用两根手指画的时候,我们画三印阵是可以和两印阵一样快,但前提是你两个手指都能灵活的控制灵气。这就需要一心二用了,毕竟三印阵的印和灵气线所需的灵气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方法很难。

      但是,这个方法却能极大地提高你布阵的速度。在战场上,敌人可不会等你布完阵,所以,布阵的速度就很重要了。快速地布阵,是一个优秀的印阵师必须掌握的技能,但是,这个方法没有途径,所以只能埋头苦练。”

      陈夫子看了看学生们抓耳挠腮的样子,继续说道:“两个手指只是一心两用,但当我们拥有了更多的印记之后呢?我们将需要一心多用,多个手指同时布阵,才能保证布阵的速度,这是优秀的印阵师的必经之路,方法我教给你们了,能掌握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

      坐下的学生叹了口气,但陈夫子仍继续说道:“今天还要教一个知识点,那就是‘阵武结合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