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黄瓜视频

      暮色渐浓,小小的街道上蓦然的多出许多年轻的面孔,约莫是临近几所大学的学生。

      人群逐渐拥挤,付文立的声音在星满耳边响起:“星满还记得这条街么?”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带起一股酥麻的感觉,星满偏头略一回避。

      还未及开口,付文立又兀自开口:“哦!是我忘了!”语气有些懊恼。

      星满转眼望向他,目光相触,星满觉得付文立的语气陡转变得有些戏谑:“星满不记得那些了。”

      诧然间一股被望穿的羞惶感裹挟了星满的理智,她脱口而出:“没忘!”

      “我知道。”轻轻的声音似有若无顷刻便冲散在拥挤的人流中,付文立的手臂环过星满的腰际护着她不被撞到。

      嘈杂的人声里星满清晰地听见:“我和我以前很爱的那个人就在这里相识……”低沉的男声仿佛有穿透力一般灌入耳中,被压制的回忆顷刻间翻涌。

      彼时的梵星满是大一刚刚入学的新生,沉迷于刚入学的兴奋中,学校附近各色热闹的地方自然都不能放过。

      那天晚上月亮很好,带着些许白天还未散净的暑气,星满和陈雪像两条灵活的小鱼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相遇的美好瞬间就在人群中碰撞发生。

      付文立在闲暇时间被室友拽出来闲逛,他皱着眉盯着右手端着一杯新买的果汁仔细在人流中缓慢移动,猝不及防的旁边的小女生突然凑过来喝了一大口,付文立的惊诧可想而知。

      更加意外的一幕继续出现,那小姑娘好像意犹未尽,居然伸出手,扶着杯子作势准备再喝一口。

      梵星满看着阻挠自己喝果汁的那只手看见了付文立满脸的不可思议,大脑瞬间清醒。

      “你是谁?”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人牙痒痒。付文立当下觉得怕是遇到了小太妹,把果汁往星满手里一塞便要转头离开。

      陈雪在旁边默默看着一切,愣愣地开口:“星满,那人你认识?”

      梵星满把头摇得像一只小拨浪鼓,陈雪无语:“星满,你很渴么?”

      “我觉得那杯果汁快溢出来了,我怕他洒掉溅到我身上。”星满颇为有理。

      ……

      约莫半个月的军训将星满的热情消耗殆尽,迎新晚会上付文立再次看见星满的时候,她已经是个“小黑鱼”了。

      付文立作为优秀在校生代表在等候区等待发言,而星满则是新生代表。现场的尴尬不言而喻,星满厚着脸皮开口:“你好啊,学长。”

      “你好。”简洁的回复表示付文立并不想交谈。

      “学长那个果汁在哪家买的,超赞。”星满没话找话。

      “……随便一家买的,没有留意。”付文立碍于学长的面子,勉强回答。

      这样的场景让星满的尴尬加深,鬼使神差的缠了付文立整场晚会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并且搞到了付文立的联系方式。

      自此,付文立便经常收到各类型的邀约,随后的纠纠缠缠似乎变得理所当然。

      星满回神的时候付文立已经护着她走出了闹闹的那条街,街边的有一个卖果汁的小摊。

      付文立买了一杯橙汁递了过去,星满顺势接下。还未送到嘴边,不想付文立却凑过前喝了一口。

      四目相对,咫尺的距离,付文立作势要亲她,繁星满楞了一下,立即让开。

      温热熟悉的气息居然如此让她怀念,让她下意识的就想靠近。付文立低眉一笑:“怎么,这么敏感做什么。”

      “付先生请自重。”星满有些结巴。

      付文立不再作声,兀自向前走去。星满看着他独自前行,好像就要再一次走出自己的生命再无交集。

      付文立……星满想要喊住他,可是声音被扼在喉咙里,无论如何都喊不出来,一瞬间的眼泪突然溢满了眼眶,付文立回头的时候就看见繁星满一个人站在那哭的稀里哗啦。

      “唉……”付文立叹息,走过去一把把她揉进怀里,“哭什么呢?”

      星满抽抽嗒嗒并不接话,只一个劲的哭。

      “该哭的,是我才对吧。”付文立的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星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我?”语气不期然有些落寞,又夹着些许期待。

      星满抬眼对上付文立的目光,片刻间有些呆愣:“想……”回答的话,也未经思考,直直的道出心底最真的答案。

      “那便回到我身边吧。”付文立长舒一口气,收紧手臂。

      “不!”星满略有怔愣,但拒绝的语气铿锵极了,没有一丝余地。为曾经的不忠,她再不会原谅,即便再怀念,即便再想念。

      两人间的气氛陡然变得微妙,付文立收住脚步陪着星满一点点走着。不过从小街头走到停车的位置,短短几分钟,却让人有种漫长了时光的错觉。

      恰恰止步,还未及打开车门,远远的便听见一声惊喜的声音:“哇!付教授!”

      一道亮色的身影由远及近的跑来,长长的头发,明媚的笑容,带着一丝崇拜的眼神。不过须臾,星满的直觉已经告诉她,这女生肯定对付文立有些喜欢,因为曾经大概自己也是喜欢这么望着付文立的。

      “夏淳?”付文立看见来人有些意外。

      “对啊对啊,是我,教授你怎么会来这?”大概是过于狂热的喜欢吧,星满腹诽,我这一大活人就直接被忽略了?

      “咳……”星满找了一下存在感,“付先生,要不你们聊着,我就先行离开了?”

      女生对于情敌大概天生有股直觉,那一丝醋意明显引起夏纯得注意。

      “教授,你们认识?”星满感受到敌意。

      星满默默在心底翻了翻白眼,不光认识,老情人好嘛?……老情人啊,星满被自己的想法雷了一下。

      付文立像是未觉什么异常,抬眼看了看星满微微勾唇,向着星满的方向,回答道:“不仅仅是认识。”

      星满兀的有些不自在,撇开目光,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脸颊传来的燥热让她有些羞臊。

      居然和一小孩子吃醋?居然因为付文立!真是不争气啊!星满懊恼的拍拍自己的脑门。

      付文立拉开车门便看见星满在“自虐”,待其坐定,星满已经调整好状态,开始装乌龟。所谓装乌龟,就是不听不看不想不知道。

      星满装了许久乌龟,发现付文立竟然一直没有开车离开的打算,微微偏头便撞进他似笑非笑的眼里。

      “你……”声音不知为何有些暗哑,星满赶紧咳嗽两声找回状态:“你不开车,反而盯着我做什么。”

      明明是理直气壮的话,偏生的被星满说出心虚的感觉。

      付文立低笑一声开口:“我……在欣赏,你。”

      星满突然觉得血气上涌,脸颊开始微微泛起燥热,撇过头,逼自己盯住那双似笑非笑的眼,星满梗着脖子开口:“我有什么可欣赏。”

      声音里的暗哑未退,气氛开始慢慢有些暧昧。

      付文立缓缓逼近,近到温热的气息再次打到星满的耳际,付文立的头微微侧过,隔着昏暗的光,星满看见他眼睛,微阖的眼睑显得付文立有些魅惑。

      星满听见他慢慢的,温和却不失认真的解释:“唔……只是一个学生,不要同一个陌生人计较了。嗯?”低喃的解释,就像情人的蜜语,仿若在安抚爱人。

      只是学生,陌生人。精准的词语拿捏,星满陡然的有些好转,却依旧嘴硬道:“解释做什么,与我何干。”

      付文立一把拉过她,侧头吻住星满的唇,温软的触感,让星满有些沉溺,一切好像开始变得不受控制。

      那……就放肆这一回吧,这是自己心心念念怀念了五年的人啊!

      国外的每一次思念都会带来揪心般的难受,心口恍若被挖掉了一大块,那种巨大的空洞带来的疼痛让她无数次的落泪。

      现在,这个人,在亲吻她。恍然就像是梦,就让她放肆一回吧,忘了背叛和曾经的难过。她只想享受这一刻的相拥亲吻。

      “星满,”付文立压低的嗓音呢喃着她的名字:“在国外的五年,也许是漂泊,也许是停靠,但都不是你的终点,不是你的港湾。星满,回来吧。”

      星满扶着座椅的手指渐渐收紧,两眼直视着付文立:“也许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星满在心里对自己说,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付文立直直的盯着星满,终是没有开口解释,只淡淡的说:“星满,都过去了,放过去吧。我们还有一个长长的未来。”

      “放过去?”星满推开付文立:“我做不到!”

      星满拽过付文立的手放在自己后脑勺的伤痕上,开口:“摸到了么?”

      付文立默认,微微发颤的声音从星满口中溢出:“这个疤,不是飞机失事造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