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城地址

      “是。”

      前来禀告的差役听到县令的话,不再多言,乖乖在前面带路。

      “走吧。”

      闻天恩正了正衣冠,展袖如大翼,他眉宇间沉着光彩,很有一种执掌整个双县所形成的生杀予夺的姿态。

      不多时,两个人停下来。

      这位双县县令看了眼身前的建筑,这是一座高楼,倚石壁而建,由云梯直通二楼,其上开满大大小小的花儿,玲珑又精致,静谧又安宁,他不由得用目光扫了眼自己的亲信,这地方确实适合接待来历不明的人。

      “人在上面。”

      领路的人感应到自家县太爷温和的目光,心里窃喜,可不忘提醒。

      “嗯。”

      闻天恩点点头,示意他在下面等着,自己一个人上去。

      “咦,”

      上楼后,闻天恩一眼就看到一少年正凭栏远观,其双眉纤长,额头如玉,身姿挺拔,只是稳稳当当站着,就有一种不同于凡俗的气质。

      这样的气质,超凡脱俗。

      只一看,就知道,此人不是以往只一张嘴骗人的江湖术士!

      “闻县令,”

      站在楼上的自然是陈玄,他见到闻天恩,双眉一轩,径直开口道,“洪河的云鲤大王为祸多年,闹得民不聊生,其所谓的河伯娶亲更是臭名昭著!我们此来,正要降魔除妖,一扫妖氛!”

      声音铿锵,如裂金石。

      整个亭中二楼,都似乎有金水激荡,四下回音!

      闻天恩听了,就是一喜,不过他还是有顾忌,道,“洪河的河伯不光是自身强大,手下虾兵蟹将不少,而且听说还有背景,以前不是没有修士前来,可都是或者被这河伯所擒,或者自己悄无声息溜走。”

      “洪河的河伯,不是一言二语就能够降服的。”

      陈玄听出眼前县令话语里的意思,无不是想要自己露一手,看能否说服对方,不过对方太一厢情愿了。

      仙道之人,掌握绝对力量,何须和世俗中人解释?

      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就是了!

      “闻县令,”

      陈玄神情一沉,如湖中水,幽幽深深,道,“我们此来,是一定要降魔除妖的,你要做的事,就是配合。”

      “你,”

      闻天恩身为县令父母官,好长时间没有听到这样的话了,他第一反应就是大怒,可当他目光和陈玄冰冷的目光一碰后,特别是对方悬空于身前的宝环,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马上清醒过来。

      对面的这个少年在某种意义上,是和洪河的河伯一样的,他们都掌握着世俗无法比拟的力量,就得按照他们的意志办事!

      闻天恩想到这几年和洪河水妖们打交道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很快收敛情绪,道,“好,一定配合。”

      “配合就好。”

      陈玄看了对方一眼,他不需要让这位县令心服口服,只需要对方行动上配合自己,演一出好戏就行了。

      陈玄确定闻天恩这里没有问题后,就把闻天恩这个县令打发走,然后从严府中赶来的众人纷纷聚于这二层楼上。在这个时候,众人已经知道,他们赶来的目的不是其他,就是要斩杀云河里的云鲤大王。

      严婉儿坐在窗前,不远处是红叶出墙,团团簇簇,她嘟着嘴,对自己接下来的角色不太满意,道,“不就是要对付一个云鲤大王,何必这么麻烦,我们一起冲到洪河水宫,灭了它就是了!”

      陈玄居于中央,俨然领袖,他不紧不慢说话,道,“老鹰搏兔,尚要全力以赴,何况云鲤大王并不是简单的角色,我们对付它不会轻松。”

      陈玄说到这里,瞥了眼严婉儿,道,“你充当新娘子,让水妖们放松警惕,最合适不过。”

      “哼,”

      严婉儿头一扭,不理陈玄,不过也再没有出言反对。

      “河伯娶亲之事……”

      “还有天月洗礼之事……”

      “我们如何……”

      ……

      众人聚在一起,出谋划策。

      “这陈玄真是个人物。”

      严康暗中打量,念头起伏,居于中央的陈玄通过刚开始在严府立威,然后在赶来双县的路上又主动和队伍的人谈话,短短时间内,就有了一定的威信。

      现在在对付洪河的云鲤大王的事儿上,又展现出他很深的了解和洞彻,对云鲤大王的事儿知道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样子是没少下苦工做准备。

      要背景有背景,有修为有修为,有手段有手段,偏偏心思还细腻,真的不简单。

      好一会,众人达成一致。

      只待水族前来迎亲!

      次日。

      陈玄领着人站在洪河岸前,他眼瞳中青芒涌动,看了看四下,晨光满岸,大河中水波粼粼,与之辉映,斑斓着色彩,蕴含着一种危险。

      他没有说话,微微运转功法,再加上身上的法器遮掩,身上半点气机不显,只眯起眼睛,盯着水面。

      不知道多了多久,待天上的日光在水面波间越积越多,越积越厚,蓦然间,灿金乱滚,如镜走珠,再然后,风声大起,波浪滚滚,无数的大鱼鳖甲的影子从水底下浮上来。

      整个水面,出现了前所未有多的水族!

      轰隆,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波之上,有一只巨龟浮水而上,直奔岸来。

      轰隆隆,

      巨龟拨水疾行,声势惊人,还未上岸,就掀起风浪,不断地打向岸去,蕴含强大的冲击力。

      声势之大,气象万千。

      恍惚间,千军万马,摧毁所有。

      水波乱飞,打在岸上等候的一行人的身上,为首的陈玄挑了挑眉,他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眼睑垂下,长睫毛如叶子般垂落,挡住眸子里杀意。他身后的年轻人们,绝大多数是从县里找来的人,见此都是惊惧。

      这是下马威,也是先声夺人!

      陈玄还是没有说话,继续盯着水面,以及浮在上面的巨龟。

      巨龟之上,是一片又一片的鳞甲,天光照下,赫然是一只又一只的妖怪,他们看上去身体已经有了人形,可绝大多数都是虾头蟹头鱼头,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刃,丑陋凶狠。

      而在所有水族簇拥的中央,高矗一珊瑚宝座,上面一个看上去是青年人正在举杯畅饮,他头戴宝冠,身披细甲,面容俊美,看上去像个翩然佳公子,只是双颊之上,刺镰一样的细鳞连绵而上,显示出其水族出身。

      “刺鱼大将。”

      陈玄看到这个水妖,目光一转。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巨龟很快地临岸,这水族之妖身子居然猛地一跃,将强壮的前肢搭在岸沿儿,不大的眼睛睁大,冒着凶光,它高耸的圆形龟壳高高举起,让龟壳上面有刺鳞的青年大妖越发居高临下,目空一切。

      轰隆隆,

      波涛汹涌,刀枪并起,面有横纹的青年大妖刺鱼大将稳稳当当地端坐在珊瑚宝床上,手中把玩着鱼龙小刀,他看向岸上的一行人,特别是领头的陈玄,声音出奇地嘶哑难听,有一种腥气,开口道,“双县的人,新娘子可准备好了?”

      “大王,”

      听到刺鱼大将的话,陈玄深吸一口气,再抬起头,已经满脸笑容,答道,“早就准备当。”

      刺鱼大将听了,站起身来,他高有丈许,又站在巨龟的背上,愈发高大,遮住后面的光让一片阴翳落在陈玄身上,语气却愈发严厉,道,“小子,我可是告诉你,如果新娘子不好,我家河伯大人不满意,那还会发洪水,淹了你们这一片地盘,让你们县里上上下下全部葬身于水波中,喂了鱼虾!”

      “不会的。”

      陈玄重新低下头,整个人姿态很低,看上去委曲求全,逆来顺受,声音不大,道,“我们送给河伯大神的是我们双县最美丽动人的女孩儿。”

      “算你小子识趣。”

      大刺刺的刺鱼大将终于满意了,他向后面一挥手,大声道,“走,我们去接新娘子。”

      “接新娘。”

      “新娘子。”

      “……”

      刺鱼大将后面的虾兵蟹将们一涌而出,从龟壳上跳下来,十六个强壮的虎皮虾兵抬着红色的八抬大轿,垂着帘子,缀着宝石,剩下的或拿着喇叭,或拿着笛子,或拿着唢呐,或者锣鼓,敲敲打打,虽然混乱,但听上去也是喜气洋洋,非常热闹。

      不过当前面带路的陈玄目中余光落在众妖身上,看到狰狞的虾头、满是鳞甲的鱼头,以及两眼如铜铃的蟹头上之时,所有的喜庆之意瞬间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厌恶和杀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