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丽缇版晚娘

      找了鹿沅澋整整一夜,到头来,居然是陆璃歌在搞事情。徐烨宁火冒三丈,连忙用传音符给碧轩阁正阳旗旗主孟云江传话,令孟云江在今晚戌时三刻之前,务必带领正阳旗精英弟子赶到不归崖与他会合,他要救鹿沅澋。孟云江虽然心里不太同意徐烨宁插手人魔两界之间的事,但是,阁主徐烨宁的决定,没有给他任何反对的时间。

      徐烨宁心中十分自责,如果他来得早一点,哪怕是一刻钟,鹿沅澋就不会出事了。其实,这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谁也不曾想到,袁若轩赠予鹿沅澋的电子手表的时间并不准确,早了整整一刻钟!不止是鹿沅澋,袁若轩那只手表的时间也早了。话说回来,那两只电子手表,是徐烨宁送给袁若轩十八岁的生日礼物,袁若轩后来回赠了徐烨宁一把吉他。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绕不开。

      从金陵御剑前往不归崖,也要两个时辰,大致算来,孟云江在戌时三刻前,一定能够赶到不归崖。但是,陆璃歌行事无常,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只怕,还未到戌时三刻,陆璃歌就将鹿沅澋送上西天了。

      到了中午,烈日当空,驱散了秋日里的寒气。

      温锦彬拒绝了陆璃歌的提议,他说皇后安沐浠只是得了风寒,人还是仍然平平安安地待在未央宫,陆璃歌所言的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虽然温锦彬的说法漏洞百出,毫无可信度,但那又如何?这个说词,朝臣都很满意。

      如果出事的人是叶清霜,温锦彬或许会考虑一二,但是,鹿沅澋就不同了。

      神界

      陆璃歌劫持鹿沅澋来要挟温锦彬一事闹得或早或晚传遍了五界,袁若轩知道时,神界正在举行传位仪式,袁若轩连王冠都丢弃在一旁,不顾众神的阻拦,抄起苍梧剑就往殿外跑,连头都没有回。他不能赌,如果他晚去了一秒,这辈子,也许就再也见不到鹿沅澋了!

      “拦住他!”天帝大怒,对于袁若轩今天的表现十分不满。这是什么场合?传位大典!多少年才有一次,袁若轩就这么任性妄为,还有没有半点使命感和责任感?这么多年的功课都白做了!他没有多加计较袁若轩私自前往现代一事,如今袁若轩居然变本加厉,大庭广众之下竟然不顾当前的场合。天帝差点一口气背过去,简直要被袁若轩气死。一个解释都没有,袁若轩这是要闹哪样?

      说实话,这还真的不能怪袁若轩。如果他直接坦白,天帝是绝对不会让他踏出这里一步。可是袁若轩不屑于撒谎,话也只能说一半,剩下的另一半,他不能讲出来。

      “父皇,儿臣今天必须要去,您若是硬要拦着我,今后,我与神界再无任何瓜葛!”袁若轩毫不畏惧地直视天帝的眼睛,谁都不能阻挡他去救鹿沅澋!这天帝之位,他本就不稀罕,就算是白送,那也要考虑一下。可是,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再次失去她了!

      袁若轩忍着心底的痛,向天帝说出这么一番“无情无义”的话,可想而知,这些话,无疑是在众人的心上捅刀子。但是,凭心而问,袁若轩的心里就好受了吗?神界是他的家,天帝是他的父亲,他也不想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伤人。可是,他不能,他也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鹿沅澋送死。

      “好!好!好!你最好有多远滚多远,永远都别回神界!”天帝指着袁若轩让他滚,显然是被袁若轩气得不轻。愤怒的时候说出的话,其实大多时候都是不算数的,只是一时气急罢了,天帝是如此,袁若轩亦是如此。

      夕阳还未落下,距离戌时还有好一段时辰。不过,鹿沅澋怕是等不及了。徐烨宁和孟云江还未赶到,而陆璃歌,已经没有这个耐心了。该来的人,还不来,留着鹿沅澋做什么?

      “儿臣,谢父皇!”袁若轩向天帝行了一礼,便握紧了手中的苍梧剑,头也不回,干脆利落地转身体离去,顺便还带走了苍梧殿的小仙们。只要天帝不阻拦,一切,都还有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天帝一时的气话,袁若轩一直记在心上,后来他一直没有返回神界,最后一次回去,也是为了鹿沅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天帝虽然内心十分气恼,但心里还是担心袁若轩的安危,所以,当袁若轩要带走苍梧殿的所有小仙时,他才没有阻止。

      “哟,温锦彬看来是放弃你了,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不如就让穿云剑给你个痛快。”陆璃歌抽出穿云剑,架在了鹿沅澋的脖子上。这本就在陆璃歌的意料之中,温锦彬身为人界之主,怎么可能会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割让出燕云十六州呢?换作是她,她的选择,也与温锦彬相同。

      被人放弃的滋味挺心酸的,鹿沅澋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温锦彬和她非亲非故,根本没有义务要救她,这本就是人之常情,鹿沅澋也能够理解。

      “你随意吧。”鹿沅澋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宣判。她知道,陆璃歌是不会放了她的,因为,叶风城也在。叶风城很早就开始怀疑鹿沅澋是叶清霜转世,为了能够顺利继位,必然要除去路上的一切绊脚石,哪怕还没有实证,仅仅是个猜测。不过,叶风城这次还真的没有猜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