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梦玲手中的舍利子,突然猛烈吸纳仙灵之气,一时间风起云涌,一尊犹如万千金光的金身佛像凝聚,微笑看着梦玲。

      梦玲睁大眼睛,看着金身佛像,大声呼喊:“小和尚行僧!我爱你!”

      行僧看了看圣闲,叹气而语:“这位佛修炼气士大师,我知道我们出身不一样,虽然同样的飞升仙佛界,我只是舍利子飞升,可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比你弱。

      不以小善而不为,不以大善而行恶,我行僧一世所修佛炼善法,从无问心有愧。”

      梦玲向行僧一拜,得意着嬉笑而语:“小和尚行僧,在我心里,你就是佛祖,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小和尚行僧金身佛像变小,变成一个身穿白袍的和尚,向圣闲手持佛礼一拜,微笑着讲:“禅宗佛修炼气士小和尚行僧,拜见密宗佛修炼气士大师!”

      圣闲也向行僧一拜,笑语而言:“密宗佛修炼气士圣闲,拜见禅宗佛修炼气士大师!”

      圣闲先开口言问道:“我听说,禅宗佛修炼气士,多小气小心眼,请问禅宗佛修大师,可否属实?”

      小和尚行僧一个岔气,无奈而语:“我是真没本事,挣取足够份额的修仙炼气资源,所以只能小心点用。实为小气,真为没资源。所以有些善行之事,小和尚行僧我只能量力而行。”

      小和尚行僧接着言问:“你密宗推广佛门普世价值观,是不是把你最私密的爱人,也推广给全宇宙世界的人观看?”

      一瞬间,圣闲猛烈咳嗽,尴尬着讲:“有些夫妻之间的秘密修炼功法,只能我自己知道,外人知道,与找死无异。”

      小和尚行僧接着问道:“佛门密宗多为修日月自然炼气士,修大明王佛法相,可大师你一副苦行僧样游走仙佛界,让小和尚行僧我看着,着实有些怪异。

      小和尚行僧我有一事不明,请问圣闲大师,你的明王佛妃,怎么不带在身边,宣传密宗教义?”

      圣闲一听,那还了得,开口就怒斥言问:“不知你叛佛所受的诸般业苦,你可后悔?”

      小和尚行僧,看向梦玲,微笑着讲:“不曾后悔,我成了不遵守佛法的叛徒,可我却成为梦玲的真佛,小和尚行僧我从无后悔。”

      圣闲微微一愣,笑问:“爱是什么?”

      小和尚行僧手持佛礼而念:“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爱是执着!

      安不知放下佛法无边,也是顿悟成佛!

      世上并无双全法,执着于佛像还是执着于活着的人,我所选择,是执着于身边的活人。

      侍于佛像,悟得四大皆空,我选择侍奉于活人,成为她的佛,活于当下,这就是我的选择,我并没有觉得,我的选择是错误。

      人生一世修真佛,

      不言而喻知佛义,

      既以奉献侍奉佛,

      怎可雕塑比人活。”

      梦玲眨巴着眼睛,看着小和尚行僧言问:“你把我当佛祖供养?”

      小和尚行僧手持佛礼而念:“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可以吗?”

      梦玲尴尬看着小和尚行僧,叹气而语:“可我并不能给你什么!”

      小和尚行僧着笑着讲:“我说这是真爱,你信吗?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这世间真有真爱,我是真的爱你!”

      圣闲坏笑着讲:“小姑娘,这就一骗子,他就想骗你,把你给睡了,然后完全不负责任,还怪你扰他清修!”

      小和尚行僧怒怼圣闲:“这么不要脸的事,你觉得我会做得出来?”

      圣闲吹了一下口哨,叹气而语:“这可就很难说了,毕竟提起裤子不认账,可是属于男人的专属配套专业。”

      小和尚行僧有些愤怒而言:“我为奉献,连肉身都没了!”

      圣闲哈哈大笑而说:“看吧!他就是想收割你的信仰成佛,害得你悲伤难过,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简直就是佛修炼气士里的败类!”

      梦玲突然捡起一块石,一石头拍向圣闲,愤怒咆哮:“不许你侮辱我的爱人!”

      当石头与圣闲的头颅碰在一起,石头灰飞烟灭,圣闲无奈叹气而语:“确定了,这是真爱,小和尚行僧,你这投资算得上成功,的确俘获了一枚坚定不移的狂信徒。”

      圣闲拍拍脑袋上的灰尘,一步一步走进聚仙小镇,边走边说道:“

      凡尘宿愿困人心,

      意念相交成法相。

      善行功成佛修体,

      一念永恒不灭身。”

      小和尚行僧听圣闲所说道,与梦玲紧紧跟随,小和尚行僧开口而语:“圣闲大师,我们可为同道佛门中人,何不组队一起同游仙佛界!”

      圣闲扭头笑了笑,表示同意,三人一同进入聚仙镇,在聚仙镇里,圣闲看到正在扫大街的玄天黑凰北宫与光明白凤御风,两人都是人仙级别的炼气士,可是在仙佛界,就只能扫大街。

      圣闲向前行礼而拜言:“两位小友,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光明白凤御风,一看圣闲,叹气而语:“想不到,圣闲院长,你也飞升仙佛界了,只是这仙佛界,不好混,像我们这级别的炼气士,犹如蝼蚁般的存在,在仙佛界,只能混一份扫大街的活,而且仙币难挣,没有机缘,在人间界不可一世的人,到了仙佛界,只是最底层的存在。”

      圣闲笑语而言:“在仙佛界,大家都是神仙,用不着混得这么憋屈吧?”

      玄天黑凰北宫叹气而语:“仙佛界的天机,被诸天大能,以神通术法给遮掩,我们飞升仙佛界数十年,无法获得仙佛界的天材地宝,实力无法提升,而且随便一个地仙级别的高手,就能把我们夫妻俩给灭了,所以为求稳妥点,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扫大街,挣取仙币。”

      圣闲无语至极,感叹到:“这人人向往的仙佛界,没想到竞争如此激烈。”

      光明白凤御风笑问:“圣闲院长,这仙佛界不好混,要不我们组队吧?”

      圣闲无奈而语:“我修为虽然强你们那么一点点,可我也是刚飞升仙佛界。”

      光明白凤御风递给圣闲一张仙界地图,笑语而言:“圣闲主持,这可是我们夫妻俩,花费一年所挣取的仙币,购买的仙界地图,在仙界无始森林,有无尽妖兽魔兽怪兽,实属仙佛界的底层仙人挣取修仙炼气资源修炼的绝佳之地。

      只是无始森林风险很大,听说进入无始森林的仙人,很少有能够活着出来的,而无始森林的深处,可是存在着妖族八帝十二大圣,如果一不小心,激怒了那些大能,像我们这样的炼气士,一口气息,就会被吹得灰飞烟灭。”

      圣闲一听,皱眉而语:“所谓富贵险中求,资源动人心。这摆明着就是非去不可的地方。如若不然,在这仙佛界,不知何时方能挣得足够的修仙炼气资源。就犹如这聚仙镇的寻常仙人,等待着永恒岁月亿亿年后寿终就寝,死于天人五衰劫。”

      光明白凤御风,看了看玄天黑凰北宫,玄天黑凰北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一时间五人即刻出发,向着地图上的无始森林而去,而圣闲却一佛法因果之术,抹去了自己在聚仙镇出现过的痕迹,只余就零华一电磁手炮,崩灭仙人群的因果痕迹,让敌对势力,追查零华,以圣闲的金佛修为,所掩盖的痕迹,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没人能够算清圣闲所去的方向,至于聚仙镇人,只看到光明白凤御风金、玄天黑凰北宫与小和尚行僧、梦玲的四人交谈。

      圣闲冥冥之中,却感觉没人能够算到自己,也不知是谁遮掩了天机,只是在圣闲脑海里,回荡着一句话:“拙劣的手段,这佛门因果神通法术,用得拙劣至极。”

      然圣闲虽然能感应道,却不知道是谁提醒,只觉得模糊至极,无可奈何。

      圣闲感知着神识中的五点不灭灵光,一点点聚集仙灵之气,以做成长之资,而不灭灵光,一点点向先天进阶。

      驾云行远途,漂浮天地间,彩霞印天红,大日坠西落,翻山越岭向前行,山脉起伏跌宕岩,顽石点缀山脉间,山水画卷仙境景。

      云急行速冲刺出,瞬息直尺越万里遥,一时三刻,日尽西方人落地。抬头以视无始城,城墙仙砖气缭绕,城上四极立法壇,八方阵基成阵界,无限仙灵化灵力,结界笼罩无始城,护卫大阵显强势。

      黄昏仙人急入城,络绎不绝如蝼蚁,无获众多满脸愁,偶有强者有收获,身扛猎物妖兽体,阔步向前显豪迈,收获满满溢于脸,得意洋洋不显累。

      圣闲与众排队行,城门守将收路费,无奈仙币不足数,五人无法入城门。转身离去向森林,路途向前,圣闲叹:“此生识得仙币难!”

      无奈夜行向山林,迈步向前探险去,古树夜林风吹响,虫鸣鸟叫牛蛙嚎,月透溪水闪银光,溪水哗哗无人赏,腾空踏步向前行,神识扫描林中兽,打怪升级做苦力,努力上进不怨命。

      圣闲带人,一点点围向了一头驹嘴兽妖,圣闲猛一跳跃,手上灵器净刃显现,一瞬间斩落驹嘴兽妖。

      小和尚行僧无奈小声说:“圣闲大师,这是食草类妖兽,是群体类妖兽。”

      小和尚行僧话说完,一瞬间众人感觉地动山摇,圣闲定眼一看,黑压压的一大片驹嘴兽妖狂奔袭来,犹如潮水海浪般,看不到尽头,圣闲大吼一声:“逃啊!”

      圣闲瞬间撒腿就跑,奔跑一阵后,圣闲左右看看,居然没人跟着自己跑,在抬头一看,众人驾云笑看圣闲,圣闲无奈脚下生云,腾空而起。

      光明白凤御风无奈摇头而语:“圣闲院长,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你居然忘记了自己是练气士,还跟一群不会飞的食草物种驹嘴兽妖赛跑!”

      圣闲满脸黑线,久久无语,一本正经着讲:“我跟你们说,虽然我是炼气士,可我也是凡人修仙炼气飞升仙佛界的炼气士,我这只是保留人的本能而已,你们觉得我在故意逗你们笑,想博取你们开心?这可能吗?我可是金佛级别的炼气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