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词人体造型

      但就在这个时候,玉簪突然语调高了一部分,开始贱贱的说到:“当然其实不用怕的,天地大学直接开启,你也不用怂这些事情,毕竟,天地之间所有的人都会成为此次大劫的应劫之人,你只不过是截取了所有人气运之中的一部分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苏云摇了摇头,将自己脑海中这些奇怪的想法甩了出去。毕竟玉簪这突如其来的拐弯,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想到,但是玉簪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面执着这么久。

      玉簪在进行了这个转折之后又继续说道,“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个梦境,当然,你也可以像刚才那样不断的探索里面其中的奥秘,你可以看到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从而表达出自己修炼的真实意愿。这样对你修炼也有好处,不过很有可能的是,你永远都达到不了自己梦境的尽头,因为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我怕你连你自己都无法说服的了。”

      玉簪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直接沉默了下去,似乎是打算不再言语些什么,毕竟接下来的路还得需要苏云一个人慢悠悠的走下去。

      苏云默默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对于离开梦境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毕竟,玉簪到现在都没有提醒自己肉体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肉体绝对是安全的,而且天地给自己的加持到现在还在继续蔓延着!

      虽然苏云现在感觉这种加持的力量已经被无限的缩小了,但是也不能否定这玩意儿确实存在着。倒不如到现在安安静静的继续在里面探索一番,说不定还可以明悟自己的内心!要知道在到达了金丹境界的强者,都不一定会做到这样强大的事情。

      普通人看到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何其的难,而对于修炼者而言不仅有着强大的力量和漫长的生命使得自己生存的意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所以说,修炼者愿强大越难以观测到自己的内心,但是通常情况下,很少有没有观测到自己内心的修炼者可以达到一种极高的境界。

      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苏云的面前,苏云怎么可能将这么好的机会独自放弃了呢?更何况现在有没有什么迫切的事情。

      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肉体,哪怕剩下的任务都不完成了,那又如何?

      修炼者最根本的往往是自己的实力,而不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外在荣耀之类的。

      苏云感觉自己出来这一趟所得到的所有收益加在一起,可以比得上自己曾经在天道宗里面获得的所有好处。

      甚至就单单将灵魂的提升这一项拿出来,摆在自己的面前都可以完爆所有得到的完成任务而得到的那些收益。

      至于这次回到玄玉宗之后,宗门会给他提供的奖励,苏云现在已经不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这玩意儿到现在开始已经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黑暗如同一层幕布一样不断的包裹着苏云周围的一切将其郁郁葱葱的包裹着,使得苏云现在整个人呈现一种似是而非的境界状态。

      “第一步。”

      “第二步!”

      ……

      为了防止自己在黑暗中太过于迷失,苏云开始不断的念叨着自己在产生了这种情绪之后所走的每一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云现在的计步行为,和修炼记里面提供的境界分层一样,都是具有某种参考意义的。

      毕竟,修炼岁月何其宽广,要是没有办法给自己提供一个确切的数据。在接下来之中又怎能快速突破呢?没有了对自己实际状况的一个正确认识,很难再继续突破下去。

      毕竟有时候人之所以得到快速的晋升更多的是因为来自于自己旁边人的压制。

      而且盲目的竞争精神使他快速的突破着,苏云似乎也是这种人往往需要别人的帮助才可以快速的突破。

      当然,这种帮助并不是常见那种感觉的突破,而是来自于别人对自己实力的压迫,从而产生某种突破的意义。

      苏云再一次习惯性地摇了摇头,将自己脑海中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从自己脑海中甩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我这次历练开始,我感觉我脑海中这些奇怪的想法越来越多了。

      这似乎是因为我将自己的上尸神虫杀死之后,这种特殊的现象才会出现的。”

      苏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同时又看了看自己上丹田里面这个已经变大了好几分的上尸神虫的尸体,绝交忍不住抽出了几下,随机又没说啥,继续前进着。

      在这漆黑的地洞里面,苏云即使不再掩饰自己的行动,他依旧不可以听到自己清楚的脚步声。而苏云却依旧可以摸得到自己旁边的地穴墙壁。

      苏云一就开始摸着自己手旁边的墙壁,然后慢悠悠的向前走着。至于这条道路到底有没有尽头,苏云也没有办法回答自己。

      “我想,无论在哪里,无论是什么路,他总会有一条尽头。毕竟要是没有尽头的话,它就没有办法称之为路。”

      苏云有多次念叨着这句话!

      这倒不是因为苏云对于自己前进的这条道路有什么特殊的想法,而且苏云在很久之前就听说过这样的想法。

      “只要你在睡前不断的念,有了你想要见到人的名字。那么你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在自己的梦中见到他。”

      苏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不断的念叨这条路到底会不会出现什么尽头,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梦里面说这些话,会不会有什么出乎意料的结果!

      只是他觉得现在最起码总要做点什么吧,就这样安静的走着,总感觉心里有些发毛。

      可是,就在所有念叨完第四遍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自己触摸到的墙壁上面的泥土发生了变化。

      苏云再次用手使劲的按了按墙壁上来的泥土,一种来自于湿润的泥土上面的细腻感觉,开始使这个沉浸在梦中不能自拔的男生有了些心动。

      “我的梦有变化了,也就是说我可以影响到我自己的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