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箱演出

      “姑娘一路辛苦。”君熠寒嗓音清越,纵着白马缓步行至马车前。

      芦笙神色微楞地看着面前芝兰玉树的俊郎少年,一瞬间双眼竟有些许恍惚,她自嘲般弯起了嘴角,轻笑着道:“现在有何辛苦的?若要说辛苦,那也该要等到最后平安从佘纳归来再说。”

      君熠寒听出芦笙话里话外还带着其他意思,他虽了然于心却并不点破,毕竟有些话如果说的太过明白反倒让双方都丢了面子。

      针对阿鲁邪所制定的计划虽然是以美人作为诱饵,但也实在是事出无奈没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了,阿鲁邪喜好酒色,边境妖艳奔放的美人大抵已经不能引起他的注意,唯有用这心性淡漠,姿容清丽的江南女子方可一试,虽然芦笙并不是真心为了沙洲百姓,可她如今能站出来以解燃眉之急,也算是救了全城军民。

      说到底,还是要委屈了人家姑娘。

      “天色不早了,姑娘还是先入城要紧。”君熠寒侧身让出条道,神情谦逊,举止有礼,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

      芦笙轻叹一声,慢慢闭合住了双眼,悄悄隐去了水眸中上下翻涌的情绪。

      师父,我们到沙洲城了。

      ————

      芦笙在王毅的将军府中短住了三五天,这日清晨不过辰时三刻,便有侍女催促她起床梳妆。她身着寝衣端坐于屋内西角的铜镜前,双眼略有些迷茫地看向镜中那面若桃李的温婉少女。

      “谢郎君身在何处?”她开口问道。

      为她描眉的小丫鬟抬眸看了她一眼,笑容和善地回答道:“谢郎君在湘园外面静候小姐梳妆。”

      芦笙沉默了一阵,“可否麻烦你通传一声,让他现在过来见我,我有些话想同他讲。”

      小丫鬟好像有些为难,与身后另外几人眼神交流了一阵后,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眉膏,快步走了出去。

      不过片刻后,房门外便传来了稳健的脚步声。

      “找我何事?”君熠寒在房门外站定。

      芦笙透过铜镜,凝视着门上倒映少年清瘦颀长的身影,淡然道:“我腕上的念珠你是认得的吧,可想听听我的身世?”

      君熠寒沉默了一瞬,“难得芦姑娘今日竟然如此坦率,你若是不介意倒是可以说上一说,在下愿闻其详。”他虽对芦笙的旧事并不感兴趣,但如今既然是人家愿意开口与她说道,他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

      “我生长在江南,初次见到我师父时正是我被生父母丢弃在淮安后的第三年。”芦笙望着从熏笼里飘散出来的朦胧白烟,逐渐回忆起了在师父逝去后被她藏于心底里的那些记忆。

      师父是从宫里出来的乐师,拉奏胡琴的技艺非常高超,不论是何种从未见过琴类他都能在试弹一二后轻松掌握。

      师父在她眼里是救赎她的神明,少女因邂逅到神明而发光,从此神明便成为了她此生的信仰。

      她敬仰师父,爱戴师父,甚至还曾自私的想将师父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师父教她读书,教她学习胡琴,师父将所有的耐心和期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她原以为师父能够长命百岁,却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时疫永远地将师父从她身边夺走。

      那时她连连几天不吃不喝地抱着师父的尸骨,身体日渐虚弱,神经也即将崩溃,她夜里被恶梦惊醒,梦中师父被困于肉身不得前往极乐,她哭着连夜去寺里求高僧替师父超度,可惜高僧云游在外,留守的小沙弥对她道可将人骨做成念珠,以求亡者超度,生者平安。

      如此便有了她腕间的那串念珠。

      君熠寒无声的站立在门外,心里只觉得这女人多半是有些疯魔了。

      芦笙满脸都是泪,清细的嗓音中带着哭腔道:“谢郎君,此行凶多吉少,若我不能平安归来,劳烦帮我寻回珠串,焚烧于师父坟前。”

      “……”君熠寒皱了皱眉,良久后轻叹道:“如你所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