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吸她的下部动态图

      马平川趁机讲道:“其实,你跟你的房东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之所以对他念念不忘完全是因为你当初在最无助的时刻得到了他举手之劳的关照,结果你被他彻底感动了,征服了,甚至不顾他是否单身,爱得不顾一切了。我能理解你这样的心理,但并不赞成你为了虚幻的爱情而盲目到失去自我。虽然他在你心里很高大,但这并不是你在感情为他驻足的理由,因为还有更优秀,对你更合适的男人等待你去接受。我们经常说不要被眼前一个秋天迷失了眼睛,因为在前方还有无数的秋天等待你去收获。晓梅,无论你目前陷得有多深,都必须拔出来,否则,你的一生都会活在无休止的阴霾中。”

      郝晓梅心头一震:“我···我该怎样拔出来?”

      马平川把右手一伸:“请把你的手给我,让我来帮你吧!”

      “平川···我?”

      “晓梅,我知道你心中的伤口要远比指尖上的深,目前最好的疗伤方式就是请我帮你抚平一切。”

      郝晓梅不由苦笑:“你能帮我包扎身体表面的伤口,但能帮我愈合内心的伤痛吗?”

      “只要你不要把我拒之千里之外,就一定能!”

      郝晓梅黯然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感动:“谢谢你!”

      马平川的那只手还在抬着:“晓梅,快跟我去吃饭吧。”

      郝晓梅摇摇头:“我不想吃,一点胃口也没有。”

      “晓梅,也许你没有胃口,但我忙碌了半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你就不能可怜我一下吗?”

      “哦,那你赶紧吃去吧。”

      “如果你不上桌,我能心安理得吃这顿饭吗?”

      郝晓梅面对他锲而不舍的攻势,只好屈服了,一只手身不由己地抬起来,与对方的大手融汇在了一起。

      当马平川把她来进客厅的时候,辉辉已经不在餐桌上了,就连他的碗筷也不见了。

      马平川不由欣慰一笑,知道这个孩子故意闪了,于是对郝晓梅的举止便放开了一点。

      在接下来几天,马平川借口郝晓梅手上有伤,坚决不让她进厨房,好好给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

      郝晓梅就这样在他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那颗摇摆的心又重新靠向了他。

      她有时不由想到,也许平川分析得有道理,自己当初与刘大哥相遇时正是自己最无助的时刻,很容易被感动了,并且把自己那份最纯真的感情献给对方。就像现在自己被平川照顾着,内心那种情愫正潜移默化地靠近他。

      再说刘成凯跟战友们去H国进行反恐演练,又是一番魔鬼历程。他以顽强的意志品质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荣誉,博得了H国军人的敬意。他出国一个月后,终于载誉归来。而此时正月都快过完了。

      他在国外的演习过程中,有时要经受生命的考验,但也没有忘记郝晓梅,甚至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刻,因为想到了她而让自己浑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动力。可惜,在那里给她写信实在不方便。如今回国了,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给心爱的她写信!

      队长杨冠希对他在海外的表现非常满意,一看他一回来便扎在宿舍里奋笔疾书,不由好奇道:“成凯同志,你在给谁写信?”

      刘成凯以军人的礼貌回复他:“报告杨队,我在写家书。”

      “家书?你家还有亲人吗?”

      “杨队,我跟您提过的,我老家还有一个妹子呢。”

      杨冠希恍然大悟:“哦,就是那位捡来的妹子,你就是为了她才想回家探亲的。”

      刘成凯连连点头:“就是呀,要不是为了这次任务,我就能回家探望她了。”

      杨冠希不由哈哈大笑:“想不到你这位军中的硬汉也儿女情长的时候呀。”

      刘成凯脸色一红:“她一直盼望我回去呢···我之前已经失约了,所有才···”

      杨冠希把手一摆:“好吧,我不打扰你写信了,但你也不要疏忽另一件事。”

      “什么事?”

      “唉,我不是在回来的飞机上不是讲过吗?咱们回来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开一个总结大会。今天是太晚了,但明天必须要开了。”

      “哦,请杨队放心,我保证准时出席大会。”

      “我说成凯同志呀,你可不是一个出席会议那么简单,而且还要发言呀。我亲自过来找你的目的就是通知你要准好准备的。毕竟,总队首长和军区首长都会来参加的。”

      刘成凯一愣:“我又不是领导,为什么要发言呀?”

      “你虽然不是领导,但你是咱们飞豹中队的英模代表呀。鉴于你的这次表现,总队首长已经批准你荣立二等功一次了。难道你不该上台发言吗?”

      刘成凯并没有被荣誉而喜形于色,相反却紧皱眉头:“我···我该说些什么呀?”

      “你就好好想一想吧,如果实在没有头绪,就请教一下身边的战友。他们几乎都有因为立功而发言的经历。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千万不要在首长跟前出丑。”

      刘成凯一摸脑袋:“可这时间也太紧了吧?”

      “时间是紧,所以你先暂时收起你的‘儿女情长’吧,先办正事要紧。”

      刘成凯又为难道:“可我已经很久没有联系晓梅了,尤其在经历一段特殊的时刻。”

      杨冠希有些不以为然:“我看出你对那位妹子的感情了,但你别忘了自己是一位革命军人,不能因为私情而影响自己的前途吧?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刘成凯有些无奈,只好暂时收笔,同时试探询问:“杨队,您什么时候能给我假?”

      “你请假还是为了那个妹子?”

      刘成凯脸色一囧:“杨队,您可是答应我的,等结束海外演习之后,就给我几天假的。”

      “唉,现在还不是时候,由于刚过完年,咱们飞豹中队还有许多科目亟待展开呢。关于你请假的事情,还是往后拖一拖吧。”

      刘成凯黯然无语,由于自己刚加入这支特战队不久,还不能死皮赖脸地向领导请假。

      等他应酬完总结大会,这才抽出时间给郝晓梅写信。

      虽然他还摸不清郝晓梅对自己的心意,但由于好久没联系了,所以在笔下的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片真情——

      想念的晓梅: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之前都向往的年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而在节日期间,我一直在国外参加演习,繁重的演习任务彻底冲淡了节日的气氛。我感觉自己丢失了这个年。因为我错过了一次跟你相聚的机会,这是我生命中的一次巨大的遗憾。不过天道酬勤,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不仅出色地完成了这次演习任务,并且荣立二等功。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荣获一枚军功章,当我手捧起它的时候,不禁流下激动的泪水。因为在它的身上承载着我太多的汗水甚至是热血,也包含你的忍耐和期盼。等到我回家的时候,一定把它亲手佩戴在你的身上,作为一份特别的礼物。对了,我因为年前因为临时任务而没有请假,估计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可能有请假的机会,届时要回家好好跟你聚一聚,举杯开怀痛饮,共述人生感慨!

      刘成凯写到这里,脑海立即想象着与郝晓梅相逢的情景,不禁浑身热血沸腾。经过一番的遐想,接下来又询问一下郝晓梅的近况。当一页信纸就快被激昂的文字填充满了,这才恋恋不舍地留下了落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