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影音

      临近高考,祝茧整日都泡在题海里。连去上个厕所都是跑着去的。祝茧时刻都把考试资料带在身边,一有时间,就拿出来复习。

      今天是周五,祝茧他们班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上完体育课就可以回家了。除了祝茧,他们班的其他人都去了操场。

      祝茧正在教室做一套数学试卷,为了保证高考时,数学不会出现失误。他的目标是数学考到满分。

      祝茧做完最后一道大题,起身去上厕所时,已经打了下课铃。走廊上挤了好多人。说说笑笑,彼此道别。

      厕所在走廊的尽头,祝茧挤过人群,进了厕所。等他方便好,要出来时。厕所的门却打不开了。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门外还很吵,走廊里明显还有很多人,学校的老师是不会这么早就把厕所的门锁了的。

      祝茧大声喊了几声,希望能有人听到,帮他开门。

      还真有人回应了他,隔着一扇门,祝茧听到一个人说,厕所的门在外面不知道被谁给锁上了。他去找老师,来开门,让祝茧先不要急,他很快就回来。

      祝茧左等右等,直到走廊已是鸦雀无声,都没等到人来。他只好继续敲打门板,制造声响,怕再等下去,学校的人就都走了。

      脚步声传来时,正是祝茧无助要放弃的时候。

      祝茧听到门外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心想一定是刚才那个人找来的老师。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闪进来一个人。随后门就被再次关上了。

      这个人虽然穿着校服,可却没有半点学生的样子。反而透着一股邪气。

      祝茧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

      “刚才是你帮我去找的老师吧,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祝茧问道。

      那人邪魅一笑,唇齿轻启,“申霸。”

      “我改天再谢你,申霸同学,我要先回家了。”祝茧被困在厕所的时间不短,起码有一个多小时了。他还要赶回家给祝双做饭。

      “你不记得我。”

      祝茧摇头回应,他盯着门,现在只想出去。

      “可我记得你,祝茧,你和高星义是什么关系?”

      祝茧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出于感激,回答道:“同学。”

      “同学?”申霸的声音阴森森的。说话时像是把牙咬碎了,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祝茧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面熟,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祝茧这脑子,要是让他记个数学公式,背个圆周率,他过目不忘,张口就来。

      但要是让他记些与学习无关的人或事,他还真记不清。

      祝茧又道了一遍谢。就伸手去抓门把手。

      申霸的手钳住祝茧的手腕,祝茧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断掉了。

      十分不解的看向申霸。

      祝茧紧皱着眉头,怒目而视,“你要干嘛?”

      “不干嘛,就是教训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少管闲事。”

      申霸扯下自己的皮带,抽向祝茧。祝茧躲闪不及,实着的挨了一鞭子。顿时祝茧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脸颊火辣辣的疼。

      守在门外的几个人,听着里面的动静,表情就跟是打在自己身上一样生动。

      “要不是知道这他妈里面是俩男的,我还以为是什么野鸳鸯搞事呢!”

      一个贴着门听的人,坏笑着说。

      紧接着就有一个人,踹了他一脚,“胡说什么,申哥的玩笑都敢开,不要命了。”

      “不是,你听,这里面的动静,搁谁听了,能不往那方面想。”

      申霸出来的时候,下唇在滴血,嘴角挂着邪魅的笑。衣领上的扣子不知所踪,领子咧开着,露出他的胸脯。

      谁也不敢说什么,蔫头耷脑的跟在申霸后面,下楼梯。

      只有一个人,出于好奇,往厕所里瞟了一眼,就一眼,触目惊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高星义本来已经回到家了,记起他把要送给他妈妈的礼物,落在学校里,又折回学校。这时候,学校的门卫刚要关门,高星义和门卫说了一声,就飞奔去教室。

      等他拿好礼物从教室出来的时候,正碰到一瘸一拐,扶着墙,往教室走的祝茧。

      两个人四目相撞时,高星义直接石化了。祝茧羞愧难当,躲开高星义的视线,埋头往教室走。

      “祝茧,你,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搞成这个样子的?”高星义吃惊的问。

      祝茧握紧拳头,什么也不想说。

      高星义摘下自己的帽子,脱下外套,给祝茧穿戴上,先祝茧一步离开了。他和祝茧一前一后,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出校门时,高星义挡住门卫,掩护祝茧离开。

      祝茧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去坐公交车,高星义看着他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高星义才又叫了一辆车,回家。

      高星义想弄明白是谁把祝茧打成那副样子的。要是让他找到那个人,他一定十倍百倍的打回去。

      高星义左思右想,都觉得祝茧这样的人,不像会招惹到这种麻烦的人。要是说祝茧得罪过什么人,那恐怕就是高星义他自己了。

      学校里的人都知道高星义和祝茧关系不好。

      晚上高威霆回家时,高星义已经叫上侯晨光去了酒吧。

      和侯晨光喝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像过电一样,突然就想到了申霸。一定是申霸找人打的祝茧。

      高星义当即拎起一个酒瓶子,就要去找申霸算账。

      侯晨光还全然不知情况,以为高星义是出去上厕所了。

      高星义叫了一辆车,单枪匹马就去了申霸的酒吧。快到的时候还报警,举报申霸的酒吧有人聚众斗殴。

      高星义一踏进申霸的酒吧,就被人盯上了。酒吧的负责人给申霸打了电话。

      申霸听到这个消息笑到肚子抽筋。他不去找高星义,没想到这小子,还敢到他的地盘上闹事。

      高星义直冲着吧台去了,他三两下就把调酒师和两个服务生打趴在地,接着就是把酒架上的酒全砸了。

      酒吧里的人接到申霸的命令,没有一个上去拦他。只是在驱散来玩的客人,清场。

      十分钟后,申霸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闯进了高星义的视线。

      高星义一看到申霸,就青筋暴起,一拳就抡上去。申霸轻巧的躲过。反手给了高星义一拳。

      高星义吐出一颗碎牙,揪住申霸的领口,质问申霸,祝茧的伤是不是他搞的。

      申霸不屑的挑眉,邪魅的笑着。苍白骨感的手,大力钳住高星义的手,把高星义的手从自己的前襟上移开。

      高星义大骂了一声,就像疯了一样扑上去,和申霸过招。

      等警察赶来时,高星义鼻青脸肿的被申霸的人丢出酒吧。警察当即逮捕了高星义和申霸等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