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爱爱姿势和技巧

      时间转眼到了八月二十五号。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暑假对于萧南的意义除了补习班和游戏,最重要的就是可以暂时逃避那个和他格格不入的世界。

      一起补习的难兄难弟们,说话又好听,游戏也打的好,最关键是成绩也都不咋地,萧南最喜欢和他们一起玩了。

      往年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冲撸啊撸的网吧联赛,今年原本是说要转战手游王者的,毕竟手游带妹更容易。

      我,露娜,贼溜,月下无限连!

      可惜,又结束一把王者排位,点出来好友界面,原本熟悉的头像都是灰的。

      “切,索然无味……”

      把手机丢向一边,仰头躺下。

      “旅游的旅游,复读的复读,连声再见都来不及说,现在我也该走了……”

      歪头瞥一眼电脑桌牌的许多奖杯和奖牌,海格正趴着键盘上睡觉。

      看着那规律起伏的肉球,不觉会心一笑。

      “幸好还能把你带上。”

      老爹开车太忙,早出晚归,实在没工夫照顾这么个小东西,索性昆仑毕竟和普通大学不一样,在录取通知书的后面详细说明了入学注意事项和需要准备的东西,其中一条就有说明学生可以携带宠物入学。

      “唉,昆仑啊……你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又发起了呆。

      这一段时间来,萧南的心思始终无法平静,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在脑子里不停地纠缠,白天的时候有点事做还好,一到晚上这些念头便如同百鬼夜行般在脑子里进进出出,撕扯着他的精神。

      坦白讲,一个正常的少年,尤其是现在饱经网络文学洗礼后的骚年,在收到那样一封神奇的录取通知书后,必然是心潮澎湃,忍不住产生无数夸张的幻想。

      不说什么主角命格,打遍天下,后宫三千,至少也会憧憬如同哈利波特一般走进一个神奇的世界,生活从此翻开波澜壮阔的新篇章。

      但萧南不同,不同于其他朝气蓬勃,踌躇满志的同龄人,过去十多年的经历,早就把他那些不切实际的英雄幻想拍的粉碎,让他早早地认清了现实,除了游戏里,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非常平庸的一般人,甚至相对于一般人来说,他更怂,更怕死。

      最初的几天,萧南也曾怀疑过自己是否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超人特点。

      在经过一番近乎自我折磨式的锻炼和刺激之后,不说什么喷火吐水打雷放电,就连基础的身体素质也都毫无特别之处,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亚健康的高三毕业生而已。

      所谓的什么魔力暴动之类的都是骗人的吧。

      “所以,他们到底为什么录取我呢?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总不会是发错了吧。”伸出手,对着光,张了张,翻转着,握了握拳,又无力地落下。

      “算了,反正天才什么的永远和我无关。”

      有时候,萧南很害怕,怕的睡不着觉,一夜一夜翻来覆去,他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不知道凭他的瘦胳膊瘦腿能不能面对,甚至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也不能回头,哪怕前面刀山血海,也只能一头往前撞,赌上他的全部,哪怕是一头深渊巨兽,也要把它撞出一嘴血花子。

      萧南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固执是哪里来的,他觉得自己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不再是一个热血中二的少年了,但最近他逐渐觉得自己那颗好像沧桑了很久的心又开始火热了起来,他又开始像小时候那样精力充沛,睡觉的时候也经常做梦。

      偶尔他也会有踌躇满志的感觉,某种意义上和他当年即将去上市一小的时候的心情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但他清楚的知道,他此刻的激动并不是因为自己未来也许存在的可能,他只是憋了股劲,也许换一条跑道可以不让爸妈那么失望一点,至少不像现在这么差,他并不渴望自己的成材,只希望将来也可以成为家庭的支柱。

      还有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想再见她一次。

      ......

      “南南,收拾好了就走吧,爸送你。”

      “诶,来了!”一轱辘爬起来,抄起海格,上路。

      从家到机场的这条路并不是第一次走,但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离开的感觉。一路上歪头看着窗外,一幕幕走马观花,其实萧南很想说几句话,但是今天他的碎嘴子怎么也张不开,萧大成也似乎在专注地开车,一路无话。

      其实男人的感情大多都是沉默,越是沉重,越是无言。

      “行,到那边自己顾着点自己,有什么事给爸打电话,保护好自己,多交几个朋友。”

      “嗯,爸,你也多保重身体,我没问题的。”

      “那就这样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这块不好停车,我先走了。”

      “爸……那我,那我就去上学了,放假回来看你。”

      “嗯,加油。”

      “南南”,萧大成欲言又止,“重要的不是能力,是善良,能力越大,善良越可贵。还有,后悔有时候是比恐惧更可怕的心情,可以害怕,但最好不要后悔。”

      有句话萧大成没有说,害怕是一时的,但后悔有可能折磨你一生。

      “嗯,爸,我记住了。”

      机场是这样一个地方,见惯了聚散离合,这里的每一处,都在上演着人间真情。

      萧大成是一个从山里走出来的汉子,命里带着土性,不善言辞。

      他从偏远的故乡走到津北,在这里落地生根,在这里拥有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亲人,有了他自己的家,这里是他人生故事中最重要的情节。

      但是命运总是无常,两年前他送走了自己深爱的妻子,现在他在机场送别自己的儿子,也仿佛送走了自己的一段人生。

      萧大成是个汉子,如果你了解他的过往,你会明白什么叫做铁骨铮铮,尽管他现在只是一个开网约车的师傅,那也是这津北城里腰板最硬的“滴哥”。

      此刻在津北机场的门口,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他第一次觉得,男人有时候真的算不上什么大丈夫,他的腰板依旧挺得笔直,但看起来却仿佛越来越伛偻,甚至他的鼻子也开始有种酸酸的感觉。

      “儿子,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路了,做个好人,不要当英雄。”

      萧南在机场里,目送萧大成离开,这大约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认真看老爸的背影,很高大,是他过去十几年里最大的靠山,是他的天。

      而此刻他看着萧大成的背影,在人群中穿行,和这机场里千千万万的背影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他忽然意识到爸爸原来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就会有喜怒哀乐,生老病死。

      而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为他扛起来了生活全部的重担。

      他忽然间挺起了自己的腰板,站得笔直,同那个少言寡语的男人一模一样。

      这一瞬间他们的身影仿佛穿越空间重叠在一起,原来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这腰挺起的一瞬间,萧南似乎感觉到自己突然变得强大,充满了力量,似乎足以应对一切挑战。

      他知道这只是一瞬间的错觉,但他更知道他应该学会长大。

      “爸,以后我是你的靠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