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蛇对巨蟒国语高清

      “这是...这不是老陆嘛!”画面中陆瑾正在山上到处晃悠,哪里阴暗他就往哪里走。

      这一切都在岳原舟放出去的纳米虫监视之下,于此同时岳原舟开始调动核子引擎的能量,通过超算神威,以放在四座山头上的四门浮游炮为边界,连接元星号上的舰载计算机提供算力加持,构建力场。

      瞬时间龙虎山以及周围的水汽都被吸引,就连天空上原本飘着的云朵也不放过,迅速向龙虎山上空聚拢,一时之间原本朵朵白云的天空立刻乌云密布,恐怖的电弧开始在云层里形成。

      低矮的乌云带着伴随着一阵阵雷鸣稳稳的停在几座山头上空,于是比之前与老天师切磋的时候大上数十倍的云层出现,让山上的人忽然觉得有些压抑。

      “这...是你做的?之前不是师傅在渡天劫?”荣山见此也想明白了,只是这也太可怕了,人真的能达到这种境界吗。

      想必与荣山,田老头就淡定多了,毕竟他早就知道,只是第一次见这种全息影像技术有些惊讶罢了,于是他对问道:“我们就看着?”

      岳原舟理所当然的说道:“目前是,陆老爷子带着一批小年轻玩去了,等他们叫支援吧,当然那种要破坏天师府建筑的小喽啰肯定要遭雷劈的,毕竟那可都是文化遗产不是么。”

      “对了,要是不小心劈死几个全性的,问题不大吧,跟公司的人打过招呼了吧。”

      “这个,你尽管放手施为便是。”

      也是,人家都攻上山了,还讲什么江湖道义。

      于此同时岳原舟也通过覆盖整个龙虎山地界的磁场实时把各种动作尽收眼底,这种多方位同时操纵,他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但这么大范围的精确打击他却是第一次。

      以前在切出的那片空间中虽然范围更大,但也只是多线接收与控制,并没有精确打击什么东西,不过在神威的辅助下现在也没什么问题。

      …………

      “怎么回事,这是要下雨?刚才天气明明很好,怎么忽然就要下雨的样子。”头顶一个绿色老爷帽的老头疑惑道。

      看起来总是一脸笑意的胖光头回道:“之前不是说老天师度天劫么,这该不会是又来一次吧!只是总觉得不对劲。”

      由于信息不对等,他们只能猜测,虽然他们通过比试知道岳原舟不简单,但是任谁也无法把这种天像跟岳原舟联系起来,而且又被之前老天师渡天劫的消息干扰,所以都先入为主的往这个方向上想。

      毕竟“一绝顶”的老天师才是他们对强大的最直观认知。

      “事已至此,有什么好说的,要是真渡劫岂不是更好,没有他在,对方只有陆瑾一人,四张狂加上我跟憨蛋儿,此事便是十拿九稳。”带帽子老头弓背,手里攥着一串珠子阴恻恻说道。

      “但愿如此吧!”胖和尚说道。

      于此同时,一直晃悠的陆瑾看了看天上的乌云,便停下脚步喊道:“几位,跟了我这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嘿嘿嘿,陆老前辈,咱这也不是没办法么,之前那小子滑不溜秋的跑了,只好找上您了。”

      话音刚落,树林暗处便闪出七个人,为首的便是攥着一串珠子的老头,他后面跟着一个表情憨厚身材高大还背着一个背包的人,这个憨厚的家伙一直在他身后保持着两步的距离。

      左边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长得斯斯文文的样子,右边是一个胖和尚。

      随之跟着出来的是一个戴着尖顶竹帽,肩膀上还搭着一根连着几片布匹的木棍,还有对年轻男女。

      陆瑾见便哈哈笑了一声说道:“噢?这不是苑陶么,多少年了,这一见就是这种大场面,全性四张狂雷烟炮高宁,祸根苗沈冲,怎么只来了两个吗,还跟着几个小娃娃凑数,这些年全性是没人了吗!”

      为首的老头继续说道:“通天箓,想必陆老前辈有副本吧,即便没有,您不就是一本活的通天箓嘛,找您肯定没错。”

      “原来你一直想要通天箓,就凭你们几个就像留住我,你也太小看我陆瑾了。”陆瑾说着,他身后立刻也出现七个人,陆玲珑、枳锦花、云、希、王二狗、萧霄和张灵玉。

      虽然这么说但是陆瑾却在想着该怎么打,对方有高宁在却是不好办了,要是在这群战,搞不好都会陷入到他的十二劳情阵之中,这不就达不到锻炼小辈的目的了嘛。

      于是他难得的信口胡诌道:“通天箓副本自然有,既然想要就跟着来吧,我也对全性四张狂的手段颇有好奇。”

      说着陆瑾跃出人群。

      “对陆老前辈我怎敢大意呀,既然前辈这么自信,那就可别怪我们了以多欺少了。”苑陶嘿嘿笑一声,招呼着高宁和沈冲一起向陆瑾追去。

      在苑陶眼里,通天箓始终是第一位,请四张狂一起则是为了更稳妥,等拿下陆瑾,这些小辈也蹦跶不出什么花样,而高宁和沈冲也无所谓,况且这次上山的全性这次可不止这几个。

      陆瑾见高宁和沈冲一起追上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早有预案,如果这两个不跟上来而是在那边打算欺负小辈,那到时候他也只好返回去呼叫支援了,这种有后盾的感觉他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跟在后面的苑陶则掏出跟大哥大一样的通讯器:“陆瑾往那个正在往西边跑,对对对,就是那里,拦住他。”

      踩着树枝时不时留意后面几个的陆瑾忽然感觉到前面有人,便跃到地面上站定,随后便瞧见挡在他前面的人,一头粉色长发长得十分可口的女人。

      陆瑾哼了一声,笑着说道:“哈哈哈,刮骨刀夏禾,就差一个四张狂就齐了,还真看得起我陆瑾。”

      一直跟着的苑陶、憨蛋、高宁和沈冲也停了下来,这时候边上树梢上也出现一个中年妇女的身影。

      “穿肠毒窦梅!四张狂聚齐,真是难得,还有苑陶跟着不知名的憨厚小伙子,你们一起上吧,我陆瑾今天就狂一次。”陆瑾洪亮又威严的声音在丛林中回荡,就连低矮的云层上一声声闷雷都掩盖不住。

      同时他内心却在暗想,这窦梅藏得可真深,该不会刚才见面时候就在躲着然后一路跟过来的吧。

      “这里交给你们就够了,我去看着那些小家伙,可别都折在这山上了...”这时候夏禾忽然说了一句,便直接向着几人来的方向跃出,然后几个起落消失在众人眼里。

      “额...全性夏禾原来这么在乎小辈的吗?”苑陶有些疑惑的看着沈冲,毕竟同为四张狂应该有所了解。

      “谁知道呢,不过眼下还是先拿下这位老前辈吧。”沈冲其实也不清楚,于是便把话题引回到眼下情形。

      “喝哈!憨蛋儿!”苑陶闻言也不废话,直接祭出九龙子,因为对手是陆瑾,他一出手就射出五颗珠子,当先的是霸下、嘲风和饕餮,三颗起头并进还有两颗珠子拐了个弯从侧面包抄,剩下的蒲牢、螭吻等四颗在缓缓飘浮在他手心留作后手。

      九龙子,顾名思义便知道与龙生九子有关,苑陶这几十年都在炼这九颗珠子,每颗珠子被他赋予不同的能力,攻、防、急速、厚重、吞噬等等,其中防御方面最为称道的便是号称隔绝一切恶意伤害的螭吻珠。

      于此同时被他叫上名字的憨蛋也从背包里摸出一把“玩具水枪”对着陆瑾有可能闪避的方位biubiubiu的射起来。

      “哼,花里胡哨。”陆瑾大喊一声,这一刻他也明白了,原来这个憨憨也是个炼器师,炼器师是个罕见的职业,一次能遇到两个就跟中大奖一样,没想到今晚他陆瑾竟然中奖了。

      “还留着几颗珠子也太瞧不起我了!”说着陆瑾人也没有动,直接原地站得笔直,双手左右开弓迅速挥舞起来,一道道灵符立刻在他周身密密麻麻的显现,之后他左手剑指向前一指:“四重雷符!”

      同时右手握拳,一张显示“力力力力力”的符咒和一张写着几个“御”的符咒迅速融进他手臂:“真武神咒?御符运上清五力士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