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H无遮挡无圣光图

      门外,站着的女孩子赫然是昨晚酒吧里见过的那位女骑士。

      程煜简直有一种山崩于前而想弄死山的感觉。

      要不要这么巧?

      这种场面真是让人又意外又惊喜……不不不,没什么可喜的,完全是惊吓。

      虽然说这个女骑士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完全当得上人间绝色这四个字。家世当然也没的说,毕竟,这是程广年想要联姻的家庭。

      哪怕程煜对程广年口中的老杜并不知其是何许人也,但即便是用桌上的茶壶去想,也能想到,这姑娘家的情况只怕不会比自己家差多少。

      可芸芸众生,为什么偏偏是这一位?

      要知道,这可是程煜的父母为他钦点的女朋友,按照程广年的设想,那是一定要让程煜和这个妞儿结婚的,对于程家的亲戚和员工来说,这就是太子妃啊。

      可昨晚,程煜差点儿把自己的太子妃推给了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尼玛,这不是绿帽文啊!作者菌干不出这种事啊!

      程煜在目瞪口呆之余,心中简直无限懊恼,早知道这样,昨晚就不管她了。现在,程煜对这个姑娘有救命之恩,昨晚那句以身相许的玩笑,岂不是要成真了?

      哦哦,好像也不对,推给高一鸣尚且不可,开篇死女主更是大忌,而且还是那样的死法……

      有这样的一个美女以身相许,对于其他人,显然是好事一件,可程煜不愿意啊!

      如果没有该死的脑癌,没有操蛋的神抠系统,程煜倒也可以勉为其难的从了眼前这个姑娘。

      但没有如果!

      不管是出于不耽误别人姑娘的想法,还是出于程煜根本不愿意听从自己父母的安排的由头,程煜都没有理由接受这个姑娘的以身相许。

      吴东城八百多万人口,你为什么偏偏要在昨晚进入那间酒吧?

      女骑士对于程煜的大惊失色也有些不解,但她还是尽可能保持微笑,开口说道:“我刚才在门外看到你的车,心说不会这么巧吧?居然又遇到你了。于是就让服务员带我过来,没想到还真是你。”

      程煜再度一愣,讷讷的说:“呃?你不知道我在这儿?”

      女骑士皱着眉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儿?我今天跟人约了在这里见面,看到你的车才估计是你的。毕竟,你那辆车,全吴东应该不会有第二辆,虽然我昨晚没有看清楚你的车牌。”

      程煜顿时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

      原来如此!

      原来她并不是杜小雨,只是因为看到我的车在外边,所以想进来……

      可是,咱俩也没什么可聊的吧,你看到我的车,要跑进来干嘛?

      这时候,女骑士解释道:“昨晚那件事真的是要好好谢谢你,当时我也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来回家之后,回想了一遍,才明白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危急。如果不是你,那两个人不止喝多了,还磕了很多药,神志不清之下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当时我对你所说的救命之恩还有些不以为然,但后来想想,似乎也的确够得上。本来想今天到派出所那边去问问你的联系方式,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了你。看来我俩还挺有缘分的!”

      程煜摸了摸鼻子,心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整个人放松下来,坐回到椅子上,倒了杯茶,说:“要谢我倒也简单,以后没事儿多请我吃吃饭,但千万不要搞什么以身相许这种事。我俩的缘分,顶多也就是吃吃饭的缘分,你可别想更进一步啊!”

      这回轮到女骑士错愕了,这家伙,怎么句句不离以身相许?我只是要谢谢你啊,我只是觉得昨晚我的态度有点儿不好啊,谁要以身相许了?

      突然想到程煜的车,女骑士似乎觉得自己捕捉到了点儿什么。

      “你不会把我当成那种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了吧?虽说你的座驾的确很能说明你家里的情况,但我家也不差好吧?我还真不用讨好你这种公子哥儿。”

      “哦,那就好,那就好,我这人最怕的就是以身相许这一套。”

      “我好不容易对你有点儿感激之情,怎么现在完全没有了?”

      “没有了就没有了吧,不过请我吃饭这事儿可以有。”

      女骑士为之气结,几乎就要转身离开。

      但想了想,她还是伸出手,说:“不管如何,我要好好的谢谢你。正式认识一下吧……”说话间,她伸出了手。

      程煜耸了耸肩,颇感无趣的伸出手,刚想握,却听到女骑士又说:“我叫杜小雨,你呢?”

      啊?

      杜小雨?

      我去!

      程煜伸出去的手,下意识的又缩了回来。

      尼玛,说好不要以身相许的呢?你特么这是赶尽杀绝啊!你为什么会是杜小雨呢?你为什么非得是我的相亲对象呢?你为什么非要叫小雨,你就不能叫大雨或者大雪小雪之类的?哪怕叫铁柱也行啊!

      杜小雨看到程煜伸出了手,刚想握上去,没想到程煜又把手缩了回去,她的手就落了空,这很尴尬。

      涌上心头的,是一句“有病吧”,可毕竟对方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杜小雨也真说不出口。

      “你到这儿来,是要干嘛的?”程煜心说,杜小雨这名字其实也还算是很普通的,或许不是同一个人,只是恰好同名也说不定。是以还是确认一下。

      杜小雨愣了愣,程煜这问题来的有些猝不及防。

      原本并不想说,但看了看程煜,杜小雨突然计上心来。

      妩媚的一笑,杜小雨也不管程煜似乎一直很抵触她,就那么坐在了程煜身旁的椅子上。

      “你昨天救了我一次,今天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程煜心说你平时跟人说话都是这样的么?我问你呢,怎么变成你问我了?

      只是杜小雨根本没等他开口,就又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家里人逼我跟一个纨绔相亲,但是对方长的又丑,人品也不好,原本在国外读书,听说是因为在学校里声名狼藉,好几个女孩子为她堕了胎,才不得不离开那所野鸡大学回国的。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本姑娘美貌与才华并重,就让他家人给我家里人施压。我父母屈于他家里的权势,不得不同意,于是,就逼着我来跟他相亲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昨晚那种情况,原本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但是你为了正义还是帮了我。既然你已经救过我一次,那就冒充一下我的男朋友,我想,你们家的权势一定不在他家之下,有你冒充我的男朋友,他们家肯定不敢再说些什么了。你就再帮我一次吧?我保证不会搞以身相许那一套,好不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