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帝

      整理证言后,两人用公共电话亭打电话给警局联络上了目暮警官,从而得到了照片上男人的地址。

      柯南开局的那个年代手机还是个高端玩意,电话才是主流,想要传个照片过去让鉴识课给你找人那更是想都别想。

      所以这年头办案实在是不方便,想找个人的资料都需要目暮警官带着钥匙链回警局才行。

      拿着从目暮警官那得来的地址,两人便准备开车去找对方。

      当然,是由唐泽开车,只能说还好有驾驶证,不然坐佐藤美和子的车,恐怕早饭就该浪费了。

      “叮咚~”

      门铃声响起后,不一会房门便直接打开,一个穿着年轻的男人看向两人问道:“你们是?有什么事吗?”

      确认对方是钥匙链中照片的男人,唐泽两人出示证件后,表明了来意。

      “被杀了?”年轻男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是的。”

      “我知道了,我们到别的地方谈吧,旁边有一家咖啡店。”年轻男人得知唐泽两人的来意后,穿上鞋越过两人向外走出。

      大门缓缓的关闭,而唐泽却是瞄到对方家中的玄关中,有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整齐摆放在地上。

      佐藤美和子已经跟了上去,唐泽再度回头看着大门缓缓关闭。

      这位死者的钥匙链上的男人名叫上川田代,33岁,是一间大型IT企业的精英社员,长相也算不错,属于成功人士了。

      来到咖啡店后,坐下点了三杯咖啡,对方便率先承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这是明智的举动,既然警方找到自己,这点肯定是赖不掉的。

      “那么,你是承认自己和麻宫桐子有交往的事实喽?”佐藤美和子问道。

      “对,大概是在一年前吧,她被派遣到我们的公司,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要好,不过她去了别的公司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算是自然分手吧,”上川田代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么为什么她还会有你房间的备份钥匙?”

      唐泽将钥匙放在桌面推到上川面前,目光锋锐的看向对方,“虽然你说你们已经分手了,但实际上两人的关系还一直保持着,所以互相交换的钥匙才一直没有回收,我说的没错吧!”

      上川田代一脸不耐烦的将钥匙扔向唐泽,“所以说分手以后我也没有管钥匙,就这么直接放她那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而且,就算我还和她保持关系的话,那又怎么样呢?”上川田代语气不善的质问道:“难不成你们以为是我杀的她吗?”

      “嘛嘛,别激动。”佐藤美和子打着圆场道:“顺带一提,上川先生,你昨天傍晚在哪里?”

      “不在场证明吗?”上川田代冷笑一声道:“我昨天和公司的同事在东京湾钓鱼,一直调到晚上。”

      “喔?钓鱼钓到晚上?”唐泽笑呵呵道:“那昨天晚上还真是辛苦你了啊,压根找不到到钓鱼的地方吧?”

      “你没有必要花力气来套我的话。”上川田代将手臂压在桌面上,身体前倾看向唐泽,“的确,天气预报是说整个东京全境都会下雨,不过预报不准,只是在部分地区下了雨。”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上川田代看向两人起身道:“可以走了吧,还有人正等着我呢。”

      “最后一个问题。”唐泽叫住了对方,“在玄关处放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冒昧请问,是您的新恋人吗?”

      上川田代撇了唐泽一眼,长出了口气面色不善道:“正是,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唐泽摇了摇头。

      “失礼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上川田代便径直离开了咖啡厅。

      “对方很可疑呢。”佐藤美和子看着离开的上川田代道:“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还交了新的女友。

      不过唐泽君你的观察还一如既往的敏锐呢,居然发现了对方有了新女友,那么杀机就很有可能是因为厌烦麻宫小姐的纠缠不休,害怕对方破坏与新女友的感情,所以下了杀手。”

      “只是恰好瞟到了玄关的鞋子罢了。”唐泽喝了一口咖啡道:“不过现在确实对方的动机最大,而且他也有麻宫小姐家的钥匙,具备进屋作案的条件。”

      “他有麻宫小姐家的钥匙?”佐藤美和子诧异道:“谈话的时候没听到他说到啊?”

      “但是他默认了。”唐泽呵呵笑道:“我说了“互相交换的钥匙”可对方虽然生气,但却没有反驳而是下意识默认了。

      没有纠正我的错误,就说明他们两人确实是互换钥匙了。”

      “真有你的,唐泽君。”佐藤美和子惊讶的看向唐泽道:“没想到你还会这一手,干的漂亮。”

      “一些小机智罢了,谈不上聪明不聪明的。”唐泽摆了摆手道。

      不过内心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前世的经验派上了用场。

      在去找上川田代的时候,他便一直在思考要怎么问话了,毕竟死者家里有他家的钥匙,那么照常理,上川田代也应该有死者家里的钥匙才对。

      特别是在交往的过程中,双方肯定会互换钥匙。

      于是唐泽干脆设下了一个小小的语言陷阱,进行了试探,果不其然的,对方似乎觉得警方查到了这个信息,在默认的这个前提下进行否认的。

      “那么咱们也出发吧。”三两口将咖啡喝完后,佐藤美和子说道:“去确认上川田代的公司,确认他不在场证明!。”

      ……

      “这么说,碰到公寓管理员后的麻宫小姐在这之后不久,恐怕就在家中被犯人杀死了。”

      警视厅。

      目暮警官听完两人的汇报后,道:“而尸体穿着靴子,可能是因为在死者开门进屋的时候,犯人突然下手,所以没来得及脱鞋便遇害了”

      “也可能是慌乱中忘了给尸体脱下,但也有故意不脱下靴子的可能。”

      佐藤美和子猜测道:“这样的话,就会让我们误以为死者是在外面遇害了,从而蒙混案发现场。”

      “这么说,上川田代的嫌疑很大,对方不但有钥匙,而且因为感情问题还有充足的动机。”

      虽是如此,但此刻目暮警官却是皱着眉头道:“但是,对方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