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道

      和电话里约好的一样,谢哲先送爷爷回车上,让谢淩早些下来,他们在车上等着她,届时再一起回去。

      走出余家别墅,小亭里的记者群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顿时原本热热闹闹的酒会,因为走了一半以上的人而显得冷清不少。一眼望到头,稀疏能见三三两两个青年男女聚在一起品酒谈笑。

      其中,那几个之前对她招手示好的人依旧还没离去,都在泳池边上位置说话,不知道是已经游过泳了,还是正准备下水。

      不过只要仔细一看,还是能立刻猜出个大概。原本因为谢淩离去而暂时忘记她存在的几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换上比基尼,胸前半湿,自以为很性感地在假装无意搔首弄姿,企图吸引更多关注。

      好不容易和几个替父应酬的公子勾搭上,并打得火热,可又因为谢淩再一次出现给比了下去,而陷入满脸哀怨。

      那些个衣着得体,勉强能算清秀的男人又再向她热情招手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走出余家别墅后,她突然觉得这些个歪瓜裂枣的公子哥其实也挺好的。至少,身份毋容置疑,都是真正的嫡子,而且还是可以继承家业的那种。

      谢淩这次没有再选择无视,应邀,大大方方走了过去。刹时受到阿谀谄媚,问她要喝点儿什么?

      干脆把自己手中的酒送给谢淩,或者招呼来不远处端着酒游走的侍应生,看得那几个女人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我只要一杯清水就好。”

      交代完侍应生,面对他们的质疑,谢淩解释着说道:“抱歉,已经喝得有点多了,再喝就醉了。”

      女人们认为她是在扭捏作态,故作矜持。不免歪着嘴角不屑一哼,眼白都翻了一圈。可不?看她那满面桃花的春风样,不红不白,哪里有点喝过酒的样子?

      稍微轻浮一点儿的男人则听出了另外一个信息,抓住这个机会悄悄往她面前凑,故意近得几乎贴上鼻子,吓得谢淩本能往后退。

      “没有啊,一点酒味儿都闻不到。不过谢淩,人忽然变漂亮了怎么连呼出来的气息都那么香,你是怎么做到的?‘吐气如兰’啊有木有!”

      说得大家又是一阵哄笑,女人们则陪笑。

      在外人眼中,大概是她们认为,今晚场上几个相对下来比较附有权威和美誉的公子哥都被谢淩占有了。扎堆地围着她转。

      一会儿故作亲昵地挽着她的纤细胳膊,把头搭在她肩膀上;一会儿拉着她瞻仰那完美身材,行为奉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的贪婪,无论对谁说话,哪个方向,从没有离开她身上。恨不得捧在手心里仔细观赏。

      由于谈笑响动略大,也吸引了远处大部分男人的目光,包括别的女人身边的男人。

      如果把异性的目光比喻成羽箭,那谢淩活脱脱像一个耀眼的靶子。吸引着很多不知道的人,不知道的事。

      背部好像突然和什么东西产生了摩擦。不,不止是摩擦,撞上的时候,她清楚感觉到那东西并不只是轻轻擦碰一下就过,而是暗自往自己方向使了力气。要说面对面碰撞,可能只会使她往后退一退,但因为背对着的缘故,又来得太突然,对谢淩来说宛如一支能举千斤的巨手,足够将她弹飞了出去。

      跌落水中之前,她努力回转身子去看看到底是谁,敢找她的麻烦!果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女人们,和正反应过来而惊惶失措想拉她一把的男人们身后,还有一张正在冷笑的女人脸,和眼底泛着不知名的恨意!

      糟了!她不会游泳!

      扑扑腾腾间,水浸湿了她的头发,打散了由一朵小白花发夹精心固定好的发髻,灌进耳朵和鼻孔,从口里吸进肺里,呛得她直咳嗽,疼得厉害。

      有东西在蛰伏靠近的感觉令她心里极度恐惧,根本不能保持冷静,思维瞬间崩塌。要说本能,只有拼命呼救,却连话都喊不清。眼睛也疼,根本睁不开,看不见到底有没有人来救自己!

      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托出水面时,她仍然还在大喊大叫,慌乱无章地又抓又挠。

      恍惚间,腿步本能的摆动似乎狠狠顶到什么东西。软乎乎的,暖暖的。直到耳边传来一声惨痛闷哼,才令她稍微镇定些,也才发现自己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抓到个东西,就像救命稻草一样她已经整个攀附了上去。

      拽都拽不开。

      “冷静点阿淩,我来了。别怕。”

      余文郄的声音!

      谢淩抹了把脸上的水,忍着剧痛睁开眼睛,果然看到那张棱角分明,英俊而斯文的脸。

      他现在并没带着那架无框眼镜,看起来还是很儒雅。不过脸色不太好,有着微微涨红。

      一是因为谢淩玉臂中死命禁锢的位置乃是他的脖颈,他呼吸受到阻碍而至不顺畅,青筋依稀看得见;二是因为他真的很疼,即使水下浮力能够减缓一部分力道,但击中那么脆弱的地方,他还是很吃不消。

      谢淩连表歉意,在余文郄身上找了个更安全的倚靠点,才将自己的膝盖慢慢从他腿间退回来。并且按照他的指示,二人生疏配合着才勉强游到岸边。

      向谢淩伸出援手的不止先前在一起聊天的几个男人,还有本来该在车里等候的谢哲。

      并且动作很快,还没等他们碰到谢淩,就前倾着身子抢先一步把她捞了上来,和抓起丢在地上的西服外套披在谢淩身上。说道:“你没事吧表妹?”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她差点儿死在这里!

      谢淩顾及不得谢哲给自己披上的外衣,一把掀开来想要起身去寻找那个莫名其妙推自己下水的贱人。

      她想要她尝尝苦果,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然而不仅没推开,谢哲像明白她的气愤一样,反而利用再次披上外衣的动作而禁锢得更紧。

      “你!”

      谢淩横眉怒目,才想要破口大骂,谢哲抢先躲过话锋,用一种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冷静点!……你认错人了,先跟我回去,爷爷还在车上等着我们呢!”

      这么说他也看到刚才推她的人是谁了?

      是了,他既然没在车里等候,想必落水的整个过程他也亲眼目睹了。那为什么还要替那个死贱人开脱?为什么不帮自己?到底谁才是谢家人?谁和他有血缘关系?

      谢淩更加怒不可竭,顺手一把抓过谢哲白衬衫衣襟,压低声音恶狠狠说道:“让开!我要去找龚琪珊讨个公道!”

      谁知,谢哲大概是太了解她了,不仅没让,反而伸出双臂将她整个人抱进怀中。说是“拥抱”,不如说“禁锢”。

      同样有力的双臂力气丝毫不亚于余文郄在水下托起谢淩时那种。只不过一个在救,一个在阻止。

      一个在喊着“别怕,抓紧我,我带你上去”,一个低囊着“表妹,不是的,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如果那双凸出来的,恶心骇人的死鱼眼被生生抠出来并丢到下水道去,或许才有可能。

      可任凭谢淩怎么极力去推搡,无法挣脱。

      适时,突然“咔嚓——”一声,亮如白昼的灯光一闪一息,这幅景象已然被忘物折返回来的记者给拍摄了下来。

      谢淩愣住了,脑子像卡壳一般,一股脑儿想的是她如今好不容易重塑人生,借助外公名誉高调亮相所积攒下来的口碑,难道会因为自己一时没控制住情绪而功亏一篑吗?

      谢哲连忙转动身子去替谢淩遮挡镜头,余文郄跨上围着条干浴巾,也顾不得自己现在**形象,连忙上前去与该记者进行交涉。希望取回这张照片。

      围观的人看了,忍不住啧嘴议论。

      一人说道:“哎,这位漂亮小姐不正是谢老家的孙女儿吗?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掉水里去?几个朋友给闹的?”

      另一人说道:“怎么知道呢?我们也没注意看,就这么出事了。哎别说,经你这么一提,倒还真有几分谢老年轻时候的神韵。确实挺好看。”

      又一人说道:“不尽然。依照谢老年轻时候那脾气,被朋友这么横摆了一道之后,恐怕得提着两把西瓜刀从八方街砍到红莱桥。我看这姑娘家庭教养挺好,端庄大方,性格也稳重得体,在这个圈子里啊,这种人已经不多了。啧!可惜了……对了,你家那小王八蛋订亲了没?没的话……”

      “滚!你这为老不尊的东西,你家的才是小王八蛋!”

      “啊……失礼失礼。”之后认真打量着谢淩,叹道:“高攀不起啊高攀不起!”

      太好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先前和谢哲的言行举止,还是有口皆碑的。这就够了。

      恢复理智的谢淩在谢哲搀扶下艰难起身,笑表歉意之后,任由他紧紧搂着自己一起往酒会场外走去。

      临了了,还听到这么一句赞誉:“想不到谢家晚辈之间也相处得这么好,关系这么融洽。表亲也能够亲如十指,不愧为大富大贵之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