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是5神话

      自寺庙而下无名小河下游某处平原地带,风景秀丽,一个村子背靠青山而建。

      王奂跟着农夫后面,走过青石砖修的石桥,来到乡间小泥路。

      王奂抬起头一眼望去,稻田纵横交错的分布的村子各处,阡陌交通,时间已不早,田间的小路上走着几位背着锄头准备劳作的农夫,时不时的村子里还会传来几声狗吠,村子一片祥和的样子。

      “老黄头!”

      一个迎面走来的农夫打着招呼。

      王奂前面的那人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直接带着王奂走过,很快就走进了村子。

      “法师,这边请!”岔路口那人回头说道。

      “好,有劳黄施主!”王奂尽量保持着风度。

      王奂这个时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这个村子,从巷间走过,大部分的屋子都是土夯的小茅草屋,家里前面用木材围一个院子。

      最终两人在一家土坯房面前停了下来。

      “法师,里面请。”

      王奂打量了一下屋子,眼前这个屋子,不算好,但是在这个村子里也不算坏,用竹条围着一个院子。

      拉回目光,王奂向那人微微额首示意,然后便走进了院门。

      一进门王奂就是一个激灵,冥冥之中好像感受到了一阵阴冷之风从屋内吹来。

      但是仔细一感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王奂双手合十的站在原地,心中突然生出几欲先走的念头。

      “法师,怎么了?”

      王奂偏头看向那人,然后咳嗽了两声,扭了扭肩膀说道:“没事!”

      “不能丢脸。”这是王奂此时心中的念头。

      说完便走进了茅草屋。

      死者的灵堂设在屋子的大堂,棺材就摆在中央。

      王奂镇定的走到棺材旁,往里瞥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又给王奂吓了一个激灵。

      “嗷……呼……”

      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死不瞑目,一身寿衣,满目狰狞,面容清白色显得格外的瘆人。

      “法师,你这是?”旁边的那人急忙问答。

      “没事,黄施主,你不必惊慌。”王奂站定后缓了缓然后说道:“小僧刚才正在施展本寺的一门秘技,佛门狮子吼,行为不免乖张了一些,不过都是正常行为。”说完职业性的礼貌的笑了笑,不过马上想到这个场合好像不合适,又马上严肃起来。

      那人点了点头,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黄施主,可否告诉小僧令郎是怎么死的。”王奂赶忙转移话题,憋着心中的恐惧又看了一眼尸体。

      “哎!说来也奇怪,我儿子大牛水性一向很好,经常在河里洗澡,可是昨天偏偏就在村子前的那条河里淹死了。”

      “村子里的人都说大牛是遇见水鬼,被找了替身,大家还说如果不请得道高僧来做一场法事,全村人都要死,一开始我是不信的,可是后来我儿子的眼睛实在是闭不上,加上大家的说词,我这也是没办法,才想请法师来驱驱邪。”那人神情低落的说道。

      可见儿子的死对他也是一个大打击。

      “得道高僧,没想到原身在这里还挺受欢迎的嘛!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王奂在心中如此想到。

      “小僧对驱邪倒是有些心得,黄施主放心,包在我身上小僧一定给你把屋子驱的干干净净。”王奂大包大揽的说道。

      “这?那我儿子。”那人急忙道。

      “放心,令郎的灵魂,小僧也一定给他送上天堂。”

      “这……天堂?是?”那人疑惑道。

      “哦,对了,我们这儿不归天堂管,嗯,天堂也就是天庭,小僧跟他们好好说说,一定给令郎找个好去处,下辈子一定大富大贵。”

      听到王奂的这一番话,那人顿时涕泗横流下跪直呼。

      “多谢法师,多谢法师,我这儿子生出来母亲就去世了,是我拉扯大的,打小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现在还在我手里死了,如果他下辈子……,我对他娘也能有个交代了。”那人边磕头边哭诉。

      一个父亲,失去儿子后的难受心情顿时爆发了出来。这两天一直强撑着的情绪,因为王奂的言语。

      下辈子投个好胎,就不用跟着他受苦了。

      “嗷~嗷~嗷~啊~”

      “黄施主,快起来,别这样,小僧受不起啊。”王奂赶忙扶起那人劝道。

      看着这人这么的难受,王奂心里不免有些愧疚。

      “是不是演的有些过了,踏马的,我真不是个东西。”

      “黄施主,你出去吧,我要施法了。”王奂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劝。

      说完就扶着那人出了屋子,到隔壁的小屋里坐了下来。

      而王奂则又回来进了屋子,可是这刚进屋子,王奂心中的那一丝不安又起了来。

      王奂快速拨动着手里的念珠,转头打量,以此来自我安慰。

      他前世不是收敛师,所以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一具尸体,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而且还死的这么狰狞。

      王奂慢慢靠近棺材,看着那一副瘆人的面容。

      紧接着伸手准备把他的眼睛闭上,边伸手嘴里边念道:“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要相信科学没错,相信科学,相信唯物主义。”

      然后又马上说道:“没错,他淹死一定是因为没有进行澡前运动,突然下水,导致肌肉痉挛。”

      “暗流,对,再加上水底暗流。”

      “这就对了,连上了,连上了。”

      王奂渐渐平复了心情,然后手一拨,果然那人的眼睛就闭了上。

      “哪有说的那么玄乎!”王奂不仅在心里嘀咕。

      这个时候,尸体的面容除了狰狞点也没什么,毕竟是死人。

      王奂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然后回到棺材前,从别在身上地包袱里取出一块布铺在地上,盘坐在上面准备念经。

      这是他昨晚就制定好的流程,工作就要有工作地样子,该什么服务就什么服务,不能偷奸耍滑,尽管没人在旁边,前世但凡一个大企业,对工作地要求都是严格地。

      王奂还准备做大做强呢!

      虽然是行骗,但是也要有良心的骗,让被骗的人心甘情愿的掏出钱,可不能动手抢!

      这点原则王奂还是有的。

      “阿弥陀佛!”王奂双手合十低头额首宣道。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棺材里那本被他闭上的双眼又突兀的睁开了。

      整个尸体就像活了一样。

      王奂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还在闭着眼认真的念着佛经,工作态度是没得说,但是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降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