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无线看视频下载

      傅祈寒看着女人清瘦的身影消失在静谧的黑夜,眸子微不可查地眯了下。

      蛰伏。

      之前在集市上,他们刚分开没多久,手机就收到一条陌生短信。

      男人用自己干净到一尘不染的手点开和‘蛰伏’的聊天记录。

      蛰伏:墨梨儿在城郊废弃工厂。

      傅祈寒:你是谁?

      蛰伏:你没必要知道,总之不是你的敌人。

      傅祈寒:我凭什么信你?

      蛰伏:爱信不信,去晚了就等着给你未婚妻收尸吧。

      呵!

      语气还挺拽。

      这人竟然知道他的私人联系方式,还有墨梨儿的下落。

      傅祈寒忽然对这人起了点兴趣。

      后面让人一查,就得知了她的身份。

      蛰伏是圣弗里自治州的第一黑客,也是世界黑客界的卫冕王者。

      七年前,这人横空出世,没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她是男是女。

      不过她竟然能够先狱门一步定位到墨梨儿的位置,果然名不虚传。

      ……

      男人静坐在湖边的长椅上。

      旁边的路灯照在他身上,让男人的脸部轮廓看起来更加深邃,密长的睫羽遮住了他眼底的情绪。

      凌虞站在男人身后不远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不疾不徐地走过去。

      女人清冷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路西法大人,请你长话短说。”

      叙川抬起头,一眼注意到女人身上披着的大衣。

      他没看错的话,这件大衣是傅祈寒的。

      他语气凉凉的,“冷?”

      “不……嗯。”

      叙川站起身,慢条斯理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不容推脱地披在女人身上。

      “既然冷,就多穿点。”

      凌虞:“……”

      这人真是……幼稚!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普照在大地上,光明的降临唤醒了沉睡中的人儿。

      墨梨儿缓缓苏醒过来,隔着一层浅粉色的纱幔,她依稀看见床边站着的一道高大的身影。

      “祈寒哥哥?”

      她半梦半醒地叫了一声。

      男人转过身来,调侃她:“这才过几天,就不认识自己哥哥了,我亲爱的妹妹,你难道只记得你的祈寒哥哥?”

      “哥哥?!”

      听清男人的声音,墨梨儿一脸惊喜地从床上坐起来,她掀开被子光着脚丫下床,猛地扑进男人怀里,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

      “呜呜……哥哥,我昨天差点就出事了,我好害怕,呜呜……”墨梨儿抱着男人哭得泣不成声,所有的委屈和害怕通通涌上心头。

      “没事,都过去了。”墨云深轻轻拍着女孩的肩膀安慰,清俊的脸上多出几分疼惜,“以后有哥哥,不会再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

      “嗯……”墨梨儿将头埋在男人胸膛,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在他怀里轻轻蹭着。

      “乖,不哭了,小心眼睛哭肿了,就不漂亮了。”墨云深轻揉着她的脑袋,眼神宠溺。

      听到他的话,墨梨儿猛地抬起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男人的俊脸,小嘴委屈巴巴地撅起,“哥哥,你嫌弃我?”

      “怎么会?”墨云深无奈地笑了笑,眉眼间尽是温柔,他抬手轻轻拭去女孩眼角的泪珠,“无论梨儿什么样,在哥哥眼里都是最可爱的。”

      “哼!这还差不多。”女孩一脸傲娇,用白皙的小手轻轻戳了戳男人的下巴,模样奶凶,“谁嫌弃我你都不能嫌弃我,知道吗?”

      “当然,永远不会。”男人笑着承诺。

      ……

      凌虞拿着洗好的衣服来找傅祈寒,她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敲门。

      “咚咚!”

      敲门声传进两个男人的耳中。

      墨云深先男人一步起身,“你坐着吧,我去。”

      傅祈寒:“……”

      男人优雅地靠在沙发上,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邪气从薄唇蔓延至全身。

      墨云深修长的手搭在把手上,轻轻一旋门便被打开。

      “大人……”看清男人的脸,凌虞到嘴边的话及时收住。

      不过让她觉得奇怪的是,面前这个陌生男人正望着她出神,她也没有错过最初的时候,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愕。

      “你好。”凌虞主动和他打招呼,然后把装衣服的袋子递到男人面前,“这位先生,能把这个带给Satan大人吗?”

      “进来。”

      房间里传出男人不容置喙的命令。

      “进来吧。”墨云深把房门敞开,给女人让了个道。

      “谢谢。”凌虞礼貌地对男人点点头。

      她迈步走进偌大的房间,用余光打量四周,房间的陈设虽不多,但存在每一样物件都极尽奢华,黑白色调的装修透出几分肃穆之气,给凌虞的第一种感受就是压抑。

      长时间住在这种地方确定不会得抑郁症?

      “大人,你的衣服我洗干净了。”凌虞规规矩矩地把黑色的纸袋轻放在茶几上。

      傅祈寒的视线轻轻扫过桌面,旋即抬眸,看着女人素净却足矣颠倒众生的脸蛋,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这么迫不及待?”

      “什么?”女人一脸莫名。

      傅祈寒闲散的靠在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红酒,气态神闲地抿了一口,性感的薄唇离开杯壁时嘴角染上一抹血色,看起来极具诱惑力。

      “想见我就直说,别拿还衣服当借口。”

      凌虞:“……”

      旁边的墨云深狐疑地看了眼沙发坐着的男人。

      这话……

      确定是他所认识的傅祈寒能说出口的?

      墨云深走到凌虞身边,扬起精致的下巴指了指她,示意男人:“不介绍下?”

      “凌虞,叙川的手下。”

      “凌、虞。”墨云深低声念了遍她的名字,那模样似乎在回忆什么。

      “有问题吗?”凌虞的视线投过来。

      “没有。”男人嘴角勾起浅薄的弧度,带着几分认真的神色,“凌小姐的名字还挺好听。”

      女人面无表情道,“谢谢。”

      男人主动对她伸出手。

      “自我介绍一下,墨云深,云深不知处的‘云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