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大哥,休息一下吧,那老头应该没有追上来。”

      景区峡谷森林茂密的一个地方,三个身影狼狈至极的停下不停的喘着气,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刀疤脸猛的吐了一口血,瞬间无力的靠着大树坐了下去。这三人正是天龙帮三人。

      “咳咳咳……熊老二,你竟然拿老子挡刀。”

      刀疤男咳嗽了几声又吐出来不少血,显然伤得不轻,他目光怨毒的盯着拿他挡金刀攻击的熊老二。

      “这……这不能怪我啊李刀疤,要怪就怪那老头突然偷袭,我那不是手忙脚乱了嘛。”

      看着自己的结拜三弟李刀疤正盯着自己,熊老二目光变得闪躲起来。正当两人气氛尴尬不已的时候,结拜大哥赵虎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得了得了,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出去给老三治伤,老三你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儿让老二背你,出去再给你一百万,就当他对你的补偿了。”

      “哼,既然大哥发话了,看在兄弟的份上便宜熊老二了。”

      “大哥,我……”

      “得了得了,就这么定了,熊老二你这回做的事的确很不是东西。”

      熊老二看着赵虎发话了,平时赵虎也是心狠手辣之辈,熊老二也不敢忤逆,只好扭过头去不再言语。可就在熊老二扭头过去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一个身影从远处慢慢靠近。

      “大哥大哥,有人过来了,是不是那老头追上来了。”

      熊老二面露惊慌之色,赶紧往来人相反的方向慢慢走去,这样也能在第一时间逃跑,听到熊老二的话,李刀疤和赵虎二人也是面露警惕之色。三人赶紧躲到了树后面观望了起来,李刀疤因为身受重伤加上紧张开始喘起了粗气。

      在三人紧张的注视下那个人越走越近,最后在离三人躲起来的地方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赵虎等人这才看到来人的模样,这是一个长相清秀身穿校服的年轻人,正是刚才凉亭里的年轻人叶修。

      “大哥,这不是刚才那个小子吗?他怎么来这里,难道是来追我们的?那老头是不是在后面。”

      “不知道,先不要轻取妄动。”

      面对熊老二的问题,赵虎也是皱起了眉头。就在三人疑惑不已的时候,叶修看着不远处的地方语气极为平淡的开口了。

      “我说过你们三人十句话之内让我得到我想要的信息,然后自废双臂就可以保住性命,可你们没有珍惜我给的机会。”

      叶修说完话见对面没有应声,也没有继续说而是缓缓抬起手,只是对着一棵树伸手一指。

      “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的是木屑横飞和一声惨叫声,那颗树正是李刀疤躲的地方,只见大树已经被叶修隔空一指贯穿了一个碗口粗的大洞,贯穿出口还被沾了大量的血迹。

      此时躲在树后最靠近李刀疤的熊老二被吓得瘫倒在地上,就连逃跑都忘了。而李刀疤此时躺在地上没了气息,他的胸口出现一个碗口粗的血洞,心脏的地方已经空落落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魔……魔鬼,魔鬼啊。”

      熊老二身体颤抖的靠在大树后看着李刀疤的尸体,脸色苍白至极。

      “内气外放,你是宗师。”

      赵虎看着叶修也是满脸的惊骇,可他毕竟也是一个狠角色,到底还是没有像熊老二一样浑身瘫软。

      “你是宗师,你是宗师,那你在凉亭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出手,你……你当时到底为什么放我们走。”

      赵虎艰难的走出了大树后,因为他知道在宗师面前,哪怕是丹境都无法在如此近的距离在宗师手中逃脱。何况他们只是内境大成,丹境都达不到,要知道整个天龙帮最高的修武者才化境大成。

      “也许是想看看凡界所谓的丹境武者的实力吧。”

      叶修淡淡的说了一句,以手做掌隔空打向了熊老二,砰的一声响起,熊老二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跟着身后的大树部分一起化为了碎渣,大树上面由于没有支撑而倒了下去制造出了不小的动静,甚至肉沫有些溅都到了赵虎的脸上,看到此情此景赵虎只感觉自己裤裆一热,腿脚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的跪了下去。

      “大宗师,我……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宗师我该死,求大宗师饶我一命,我愿意为大宗师做牛做马。”

      赵虎跪在地上不停的哆嗦,低着头甚至大气都不敢喘。

      “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今天必须死。”

      叶修语气依然平静至极,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感情波动,可是说出的话又是如此的让人胆寒。

      “你……你别欺人太甚,我是天龙帮二堂主,这次出任务也是天龙帮派的,要是我死在这里楚家也别想好过,我天龙帮也不是好惹的,我们背后的势力也有宗师。”

      赵虎抬头看向叶修目露怨毒之色,他知道自己今天是很可能走不出这片森林了,可是他还是想拼一下叶修在听到天龙帮身后有宗师会忌惮一点。

      “我知道了,这句话如果你在凉亭的时候就捉住机会说出来,也许废掉双臂也不至于丢掉性命,可惜你现在说出来为时已晚了,宗师?呵呵,我又何惧之。”

      叶修眼帘微微低下,目光漫不经心却又像看死人一样看着赵虎。

      “你……”

      赵虎刚想说话,可是我字刚说出口就戛然而止了。他的脑袋被一道筷子粗的玄力洞穿了,正是叶修对李刀疤用过的灵虚一指,只是这次叶修没有输入过多的玄力罢了,否则赵虎的脑袋都能被轰爆。赵虎的身体瘫软的往前趴去,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来不及闭下。叶修在距离十几米的地方隔空杀了天龙帮三人后直接转身离开了。他今天是来放松的,现在才早上十点,所以还是要去好好游玩一番的,晚上就要回学校了。不过还是得想办法在外面找一所独立住所的好,这样也有利于修炼,想着只需几息的时间叶修的身影就从远处消失了。

      过了不久几个身穿特殊制服的人就来到了叶修斩杀天龙帮三人的地方,其中几人看到场景后都不由得吐了一地,唯独那个为首的女人皱着眉头在思索着什么,这几个人的制服最特别的地方是胸口绣有一个金色的“民”字,这制服代表的正是华夏政府的特殊组织“民间修武特别管控局”,俗称“民控局”,类似于特警,负责监督民间的修武者,权限很大,甚至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让警察配合他们行动。

      这次负责调查柳城湖异常狂风事件的是“民控局”驻江南分局的指导员蔡雯雯,也就是现在正在皱眉思索的女人。蔡雯雯身材高挑面容冷艳,一副让人不可亵渎的冰山美人模样,去年刚警校毕业就调来上江当“民控局”指导员,身体素质和业务能力非常的强,不到一年就让局里的人都服服帖帖的,还让局里不少的人引为梦中情人,都梦想着这个冰山美人有一天为自己融化。

      “赵得祥,跟局里申请的援手怎么还没到吗?一晚上的,你们做事效率怎么那么低。”

      蔡雯雯转头看向正在呕吐的几个“民控局”成员语气严肃的问道。

      “报……报告指导员,呕……局里让林动老教官来,呕……由于他休假回家,到今早上班才联系到他,他应该快到了。刚才已经让罗封去接老教官了。”

      “嗯,老教官可能头疼犯了失眠,吃安眠药了,老毛病了,他经验丰富,看这些应该能看出什么有用线索。化境巅峰的实力也可以帮我们消除很多的危险。”

      那位赵得祥同志在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同时还要汇报情况,宝宝心里苦啊。头一回和美女指导员出任务就遇到这种极品场景,满地的碎肉和人体组织,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对饭食中的肉都不敢正眼瞧了。

      “蔡指导员,老教官到了。”

      一位民控局成员从远处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两个老头和一个年轻少女。蔡雯雯见状赶紧远远的迎了上去,利用身体挡住了年轻少女好奇的视线。

      “林老,云老,你们来了,呵呵,小淑妹妹怎么也来了。”

      “呵呵呵,我是被这个老头子碰到拉上的,硬是拉来帮忙。这不,我这粘人的丫头片子也跟着来了。”

      “蔡姐姐上午好,咦?他们在那里低头干嘛呢?”

      云玉淑甜甜的跟蔡雯雯打个招呼后好奇的想伸头去看那边的情景,殊不知民控局那些人不是低头干嘛,而是在低头呕吐,到现在都没有控制住。

      “林老,云老……”

      蔡雯雯往云玉淑的面前靠了靠把云玉淑的视线遮挡住,随后给对云玉淑的方向示意了一下眼神后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两个老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们已经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小淑啊,你先回去吧,我听说你表姐从米国回来了,带了好多好吃的。”

      “真的?太好了,那我先回去了。林爷爷再见,蔡姐姐再见。”

      “呵呵呵,云丫头再见。”

      “小淑妹妹再见,罗封,把云大小姐送回家去。”

      “是。”

      云玉淑在被罗封带走时还时不时的回头望,不过由于蔡雯雯的故意遮挡和树林比较茂密,最终没有让云玉淑这个好奇的丫头得逞。

      “林老,云老,这边请,这个案子是我们在附近调查柳城湖事件时听到森林里有巨大的动静,当我们赶来时只看到一片的狼藉……”

      见云玉淑走远后蔡雯雯的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简单说了一下事情原委,林动和云天放也只是听着没有多问,一路上跟着蔡雯雯往树林更深处走去。虽然知道事情不简单,当两个老人来到现场时,两人的瞳孔不由的缩了起来。

      “这……这是,这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哪一位宗师干的?云老头你怎么看。”

      林动转头看向云天放想征询意见。

      “周围没有热武器的痕迹,排除热武器击杀三人的可能,而冷武器很容易留下特有痕迹,可是我观察了,都没有,而且如果是冷武器的话有些地方也解释不通,首先那棵树被洞穿了碗口大,看来胸口被洞穿的尸体就是死于那一击的,如此大的贯穿力如果是冷兵器不可能不在其攻击路径下留下痕迹,但没有,脑袋被洞穿的就不用说了,从伤口看是自前而后洞穿,冷兵器根本不可能快速到人来不及受力,而且如此大的贯穿力身后也不可能没有痕迹,如果是冷兵器的话,这具尸体应该是往后仰倒的,这两具尸体死得太像被气罡洞穿,内气外放只有宗师能做到,令我疑惑的是这破碎的尸块和那颗拦腰断掉的树,没有多次攻击的痕迹,应该是一击必杀,而且……是树木和人同时被轰碎的。”

      听到这里林动和蔡雯雯等民控局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发凉了起来。

      “一击轰碎一个人连带轰断一颗大树,难道是哪个了不得的宗师来到上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