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主播空降靠谱吗

      温暖看着手里的冰棍,久久不能回神儿,这···韩谦到底在哪里买来的这么小的雪糕,彩色的包装巴掌大小,里面装着几个五颜六色的小雪糕,一个只有奶嘴那么大,韩谦手里捏着四个,五颜六色,温暖的手里只有一个白色的奶油的。

      “韩···”

      温暖刚说出一个字,韩谦张嘴把四个小雪糕全部塞进最了嘴里,鼓着嘴转头看着温暖,歪着脑袋似乎在问她有什么事儿,温暖可怜兮兮的舔了一下,小声道。

      “太小了。”

      “呜呜呜呜。”

      嘴里东西太多,韩谦也说不出什么能让人听懂的话来,快速咀嚼吞咽,随后就低下头,双手揉着太阳穴。

      又冰到了。

      温暖小口小口的舔着雪糕,喉咙感受着冰凉让她十分满足,可没过几分钟手里的小雪糕就剩下一根棍儿了,温暖转过身跪坐在韩谦身边,双手抓着韩谦的胳膊,一双大眼睛对着韩谦不停的眨眼。

      韩谦抬起另一只手推在温暖光滑的脑门上,轻声道。

      “别得寸进尺,让你吃一个就不错了,还有是你说你只吃一口的,冰棍也吃了,火锅也吃了,去去去去,睡觉去。”

      温暖跪坐在沙发,举起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小声道。

      “在吃一根,绝对不吃了,谦哥哥~”

      “叫爹都不给你买,每次来大姨妈都吃,吃完了肚子就疼,你咋这没脸呢。”

      “老公~”

      “要点脸,叫前夫!用过的办法用第二遍就没用了,你要是没事想要磨人的话,就给我换个药?”

      韩谦是一点都不给温暖在吃雪糕的机会了,这把温暖气得不行,趴在沙发上双拳对着一个抱枕撒气,就这没出息的样儿哪像一个公司的副总裁?

      任由温暖在沙发上作死,韩谦起身上楼去找药包,一点都不担心温暖会下楼自己去买,首先是她比较宅,比较懒,其次就是怕黑,开车还好,一个人走在小区里,她可没这个能耐。

      韩谦前脚刚找到药包,温暖后脚走跟了进来,一脸怒气的瞪着韩谦,怒道!

      “给我买雪糕,我给你上药。”

      “我下楼找嘉威给我上药去。”

      “啊!!!韩谦你能不能谦让我点。”

      “不能,别叫唤了,大半夜的左邻右舍还以为我打你了呢,乖!过来上药。”

      韩谦脱下来衬衫,露出不算宽广,却是有肌肉的身材,小腹没有八块腹肌,伸手摸摸也能摸出四块来,温暖看着韩谦的身材撇嘴,小声嘀咕。

      “弱鸡。”

      韩谦转头怒道。

      “菜鸭。”

      “你在骂我,我给你撒点盐信不信?”

      面对威胁,韩谦果断认怂,这娘们既然敢说,她就敢做。

      今天的温暖没有前两次温柔了,不情不愿的用棉签擦去韩谦后背残留的药,最后不知道她在哪弄来的纱布,让韩谦坐起来,双手从韩谦的腋下伸过把伤口包扎。

      韩谦感觉怪怪的,小声道。

      “雪糕对你的诱惑就这么大么?吃多了肚子疼。”

      “我让你别打架你不也没听话么?现在就教训起我来了。”

      绷带在韩谦的腋下打结,一系列的动作似乎让温暖很累,侧身躺在了榻榻米床上望着屋顶发呆,韩谦顺手扯过被子盖在温暖的腿上,这娘们是真的没穿拿给她的裤子啊,温暖耍脾气的踹掉了被子,韩谦撇了撇嘴再次拽过来,这一次温暖没有反抗。

      韩谦盘腿坐在温暖的身边,轻声笑道。

      “等你好了在吃,你说让李二和涂坤接触会不会对二舅那边有影响?”

      温暖转过头瞪了一眼韩谦,随后摇了摇头。

      “只是普通朋友没什么影响,换做别人我还真不担心,李二的话还是有点小麻烦,他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身边人遇到了事儿,绝对会拍拍胸脯大喊一声‘士为知己者死’,我担心他以后和嘉威,小涂坤的关系太近影响了二舅的前途,可反过来也有好处,如果涂骁想要支持二舅继续做在现在的位置,让八区的制安变得安定一些,也是好处,总之就看这几个孩子怎么相处了,我要吃雪糕,韩谦你给我买去。”

      “不去,我今天太累了。“

      说话间韩谦就躺下了,单手撑头的看着温暖,许久后叹了口气。

      “怎么就不见你长个呢,咋还这么大点啊!”

      砰!

      修长白皙的玉腿揣在了韩谦的肚子上,起身离开了韩谦的房间,随后韩谦就听到了温暖用力关门的声音。

      房间中,温暖背靠在房门,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脯,许久后无力道。

      “你俩怎么就不争气呢。”

      咔嚓!

      一声清脆的雷鸣,窗外下起了大雨,温暖没多大的反应,床上带上耳机打开电脑看着两头熊和一个男人的动画,另一个房间内,韩谦打开了窗户,跪在榻榻米上抽着烟。

      他很喜欢雨天,喜欢下雨的声音,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彻底安静下来什么都不去想。

      在新区的一座豪华别墅中,林纵横摘下眼镜合上了电脑,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多,董事会和公司的高管都能考验他的能力,这一切林纵横都不怕,他有信心处理这些事情,可那个韩谦搅合的他无法静下心来工作。

      走到窗边,林纵横看着窗外的雨,心情更加烦躁了,他不喜欢雨天,他喜欢晴空万里。

      拉上窗帘,林纵横拿出手机拨通了高履行电话,荣耀总经理和副总关系不和睦的消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不算什么秘密,燕青青处处维护韩谦,肯定不会是高履行的人。

      “喂!”

      高履行接通了电话,林纵横紧皱眉头,脸色上带着几分不满,在这一声‘喂’之后,电话里传来了一些女人特殊的声音,林纵横强忍心里的不满,咬牙道。

      “我林纵横,高副总···”

      话没说完,高履行直接把手机递给了身下的女人,女人接过电话娇声道。

      “帅哥,三个人要加钱哦。”

      林纵横直接把电话挂了,恼火的在客厅不断踱步,嘴里怒骂道。

      “什么玩意,堂堂荣耀副总还叫鸡?”

      另一处公寓,孙雅趴在床上笑的没有了力气,高履行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撇嘴道。

      “傻·逼大海龟。”

      孙雅起身拉过浴巾遮掩了身体,走下床给高履行倒了杯水,笑道。

      “你干嘛用这种借口回绝了林纵横,他不还没说事情么。”

      高履行摇了摇头示意不要水,撇嘴道。

      “他畅享的人能说出什么对我有利的事情?林家是把所有人当做傻子,现在畅享最大的股东就是林家和温家,林纵横和温暖的年纪又差不多,原本应该是他们两个走在一起的,结果半路突然杀出一个韩谦,你说说,林纵横找我能有什么事儿?”

      孙雅恍然大悟,可随后又有些不懂了,疑惑道。

      “他的敌人是韩谦,咱们的敌人也是韩谦,这···有冲突?”

      “你活该做一辈子的公关,但凡你脑子在聪明点我都不介意让你给我生个孩子,现在韩谦不论怎么做都是对荣耀有利益,他在帮助燕青青也不过是帮她保住了现在的位置,对我能有什么影响呢?我想赶走的是燕青青,不是韩谦,提起这个韩谦啊!我真有些惋惜,为何这样的人才我没有抓住机会,反而是让燕青青被抓到了呢。”

      孙雅皱眉在道。

      “可一旦李东升和韩谦起了冲突,韩谦还是有可能会被开除的,你说到时候燕青青会不会死保这个韩谦,如果会,他就是得罪了李大海呀,那样在董事会上··我明白了,搭理林纵横的确没什么用。”

      “不错,还算开窍,在奖励一次,走,滚床单去,你那姐妹不怎么地,还特么找我要钱,说吧!从那个KTV找来的。”

      “不告诉你哦,跑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