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唯侦查发布器

      “男的想占你便宜根本就不需要像昨天那般大费周折,我只要把你扛起来就算占你便宜了。”

      西因士看了眼前隧道电梯转头对妲斯琪悠悠说到。

      妲斯琪看西因士看向自己她下意识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不知道非常时期有非常办法,西因士现在需要让机械城方注意到他们,他甚至还希望机械城密切关注他们。

      看着西因士超自己走来,妲斯琪盯着他,对方的来者不善几乎都写在了脸上。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帮我拿一下手机。”

      就在妲斯琪全身戒备看着西因士离自己越来越近时,对方出其不意的递了一部手机给她拿着。

      看着妲斯琪释然的松了一口气,西因士心里却不释然。

      妲斯琪对于他来说依然是个陌生人,他们接触西因士总是忍不住感到膈应。

      但是藏在暗处的彩蛋围猎者都胆敢公开直播恐吓狩猎彩蛋守护者。

      西因士觉得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在这段敏感时期发生。

      任何事情都没有保护彩蛋这么重要。

      西因士现在做着哗众取宠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吸引彩蛋回归现场承办方的目光。

      接过西因士递过来手机,妲斯琪的状态缓缓松下来。

      突然间她感觉青年的手突然搭在自己肩膀上,她转肩膀被青年一提,一阵天旋地转的视觉切换后,妲斯琪像个麻袋一般被别人甩在肩上。

      西因士他说到做到,他占她便宜从突然把人扛起来做起。

      妲斯琪懵了

      现在是什么状况?

      随着西因士迈脚走动,妲斯琪被对方的骨头硌得不行,她看见青年的踩过的地面出现一串深血色泥沼脚印。

      他每往前走一步,他踩着的沼泽就有泥浆的波纹浮现。

      这团小巧可爱的沼泽,不就是妲斯琪昨晚在房间见过的熟悉面孔吗?

      西因士看了眼自然人电梯,他一步一步的走近隧道电梯。

      妲斯琪抓着手机盯着西因士脚下的泥沼,她仔细回忆起刚才西因士说过的所有话。

      折合着这厮他就是想要徒步登顶。

      *“你疯了吧!这里这么多人!”

      妲斯琪的挣扎不是一般姑娘小打小闹,她用靴子用力的踢他希望他尽早松开手。

      西因士忍住自己被踢得快咳出声的欲望,这死妮子用力的踢他胸骨,要不是为了彩蛋他才不会贸然去接触陌生人。

      “潘疯了,我要保护好彩蛋。”

      为了让自己少遭点罪,西因士把对方掂了掂好让自己更好的扛住她。

      西因士知道妲斯琪不想引人注目,其实他也不想。

      可是她带着那么一枚贵重物品,彩蛋根本不允许他们低调。

      *“我们这样会引人注目的!”

      “正好!”

      妲斯琪尝试说服对方,而她说服的话语似乎激化了对方想要徒步攀登隧道电梯的行为。

      *“你不要我越说你越走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妈的放我下来!”

      妲斯琪一开始尝试劝说,到了后来西因士像是听不见她的话般入无人之境直挺挺的往隧道电梯枢纽走。

      看到自己四周的好事之徒已经拿着智能产品聚拢过来围观录像时妲斯琪已经怒不可遏火气攻脑。

      就在妲斯琪准备抬起脚把西因士的胸骨砸穿,西因士突然一跃跳上隧道电梯外层。

      妲斯琪还是慢了一步,她没想到西因士如此轻易的就克服了大自然重力场。

      西因士脚下那团血色沼泽就像是吸盘般让他自如的行走在垂直地面的建筑墙体上。

      它们让西因士在重力大环境下在垂直的隧道电梯主干上奔跑如履平地。

      随着西因士开始跑动,妲斯琪下意识抓紧了对方让她拿着的手机,而她眼前的景物开始飞速缩小。

      妲斯琪就像坐上极速升空的跳楼机般,她感到全身失重两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她眼下城市垂直缩放,她的耳膜因为骤升的海拔而隐隐胀痛。

      她攥着西因士的手机眼看着两边松树树冠驱动层在她眼中快速一闪而过。

      妲斯琪勉强压制住自己吓得翻白眼的窘况。

      *“噢,见鬼了……”

      一路上西因士听见自己扛起的这位姑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见鬼了”。

      他不知道这位姑娘此刻正在发毒誓,她要把他打成肉泥。

      经历了这一遭,妲斯琪再也不喜欢跳楼机和过山车这样的娱乐项目。

      有句老话叫做“祸不单行”。

      妲斯琪不仅体验了回真空观光梯,她刚才还乌鸦嘴诅咒了自己现下的境遇。

      就在西因士看不到的背后,妲斯琪眼睁睁看着屏幕上出现警告标志的电子警察升空尾随他们。

      为了为违规者开出他们应得的罚单,电子警察开始扫描他们的脸谱。

      看着自己的面谱被正确识别反观这个干了坏事的男人相安无事。

      妲斯琪心里霎时间火红火绿。

      明明是西因士的锅,罚单却开在自己头上。

      眼看电子警察也逐渐被西因士大步流星的甩开。

      妲斯琪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仇她报定了。

      西因士在松树躯干一路畅通无阻风驰电擎。

      除了“战车”这个词,妲斯琪也想不出更好的词来描绘青年此时的举动。

      登顶后被放下来的妲斯琪只是觉得自己头重脚轻重心不稳。

      西因士看着妲斯琪像个没找到中心轴的陀螺一下瞎转悠,他开始打量这四周。

      现在他们脚下的是松树空岛顶端,他们脚下这平台也叫香水喷泉区。

      按照彩蛋回归仪式流程,回归仪式开始前受到邀请的杰出能力者和自然人名流就会在此入场。

      彩蛋守护者自然也在邀请行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