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需要权限

      李飞绝睁开双眼,拍了拍发昏的脑袋。

      上一刻,他刚救了一个站在马路中央找妈妈的小女孩,然后被疾驰的小轿车送到了天上,现在,他还没死?

      他盯着自己的手掌,幼小而瘦弱,李飞绝面色微变,连扫视四周,逼仄房间,生铁栏杆,这是牢房?

      瞬间冷静下来,如果没有意外,时速八十迈的小轿车冲撞,即便他自小练功,也非死不可。

      那么现在他不仅没死,身体还变成小孩,除了穿越,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往外一望,是一条狭长的通道,相似的牢房一眼看不到尽头。

      四下安安静静的,他踟蹰片刻。“喂,对面有人吗?”

      话音刚落,正对面牢房出现一个干干净净,清秀可爱的小女孩,绿色的眼睛瞪圆了盯着他。

      而对面的一排牢房,但凡听到他的声音,都出现孩子的身影。

      李飞绝大惊。‘人贩子团伙?’

      细细观察,这些孩子脸上,俱都有些不解,似乎在奇怪,他怎么能说话?

      默然片刻,对面牢房里的孩子,恢复了‘正常’,一个个表情木然,如同行尸走肉。

      一阵寒意直冲天灵,这些孩子究竟是怎了?明明不过七八岁,即不哭也不闹,貌似连话都不会说。

      尤其是方才他们看自己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异类,他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吗?怎么会惹得这种反应?

      李飞绝退回小床,身体大概变成了十岁左右的孩子,不论如何,这里肯定不是久留之地,他必须想办法离开。

      脑海中回忆他自幼练习的刀法,那是他爷爷传下来的家传绝学。

      李飞绝爷爷叫李狗剩,名字刻着那个时代的印记,参加过抗日战争,立过一等功。

      善用一把大刀,砍杀日本鬼子百余,爷爷故去后,那把大刀供奉在家里神龛。

      刀法据说是明朝戚公杀倭总结而来,机缘巧合落在李家先祖手里,一代代传承下来。

      李飞绝也不知道这刀法算不算厉害,反正他自小就是孩子王,拿着一根木棍打遍十里八乡无敌手。

      甫一闭上眼,家传刀法在脑海中流转,一招一式,有了许多的变化,竟然让他有种认不出来的感觉。

      正疑惑间,脐下三寸冒出一股热流,他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尿了,结果却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能量。

      “真气?内力?这个世界,看来不简单。”

      李飞绝眼中又惊又喜,修仙、武侠类型的小说他都看,很快明悟了丹田里的热流是什么东西。

      心念一动,使出家传刀法中一招普通的力劈华山,他以手为刀,劈在空处。

      李飞绝瞳孔微缩,在他用出刀招之时,丹田内的炁随之流转到手掌,将一尺之外的墙壁,劈出个窄窄凹痕。

      凑近一瞧,刀痕三寸长一寸深,因为这是墙壁,如果换成脆弱的人体,怕是当场皮开肉绽,骨断筋折。

      ‘空手就这么厉害,给我一把真刀还得了?’李飞绝心中一喜。

      ……

      时间一转,就是三天过去,李飞绝甚至怀疑,人贩子团伙刻意给他时间变强。

      相较于三天前,他半蒙半猜出许多知识,比如说体内的炁,属于‘遗产’一类,他已经顺利接收。

      目前内炁充足,他甚至感觉能空手劈开生铁栏杆,但未免打草惊蛇,没有妄动。

      可惜原身的记忆他没有继承,这也是他不敢妄动的原因之一。

      另外他没有再说话,但在牢笼中熟悉刀法的时候,对面的小女孩,会直勾勾盯着他。

      李飞绝有个时候会和她对视,发现小女孩绿色的眼睛里几乎没有情绪波动,让他确认了一件事。

      这人贩子团伙,训练这些孩子,让他们变成没有感情波动的机器。

      这一幕,令李飞绝倍感熟悉,他前世在地球上,也才十九岁,看过不少动漫和漫画。

      摇摇头,再等一天,如果还是没有异常,他就得破开铁栏杆出去打探消息。

      这三天来,滴水未进,粒米未沾,若非体内的炁支撑,早就熬不下去。

      忽然间,脚步声起,两个穿着灰布衣裳的男人,从通道尽头的楼梯下来,打开牢房的门,牵出一个个孩子。

      这些被牵出来的孩子,一个个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慌张惧怕,全然一台台没有感情的机器,站在牢门前。

      ‘来了。’李飞绝心中默念,也切换成和孩子们一样的状态。

      一员教习打开他的牢笼。“壹号这些年调教的不错,这批选圣者里,他成为蛊身圣童,多半是板上钉钉。”

      另一员教习闻言,也走了过来。“啧啧,这炁息强度,他才十岁啊,我真怀疑我这三十多年白练了。”

      “毕竟是‘壹’号,当初何堂主找到这孩子,说他有道先天之炁从天灵盖喷射出来,其资质之高,古今罕有,有望成为有史以来最强的蛊身圣童,若不是如此,教主也不会破例让超了岁数的壹号选圣。”

      两人交流,李飞绝心中暗思,这两人应该是喽啰之流,目前的他,只需要一记刀招,便能令两人授首。

      不过两人的谈话,却让他大吃一惊,蛊身圣童!一人之下!这里是邪派药仙会!

      对于原著里的陈朵篇,他印象极其深刻,反复观摩过多次。

      药仙会是苗疆邪教,善于炼蛊之术,而他们认为最好的蛊就是人类,尤其是人类中的婴儿。

      婴儿无知无畏、无耻无勇,一张白纸,从小训练培养,你让他们是什么,他们就会是什么。

      药仙会以秘法挑选一定资质合适的婴儿。

      通过种蛊,使人类能够生产蛊毒;通过训练,抹去人类的一切人性;通过养蛊,选出其中最强者。

      最终的目的,就是练出一个彻头彻尾、能源源不断生产蛊毒的工具。

      这个工具,就是蛊身圣童。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地牢,这些孩子,处处透着诡异,等等,那个绿瞳女孩,不会就是陈朵吧!’

      李飞绝不着痕迹瞄了对面的陈朵一眼,她自然是面无表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