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邻居中文版

      看到张sir没个正形,德叔懒得和他废话,转过头问李国邦道:“对了阿邦,你是怎么晕过去的,医生检查了你的脑袋,发现没有被撞击的痕迹啊?怎么就突然晕了过去呢?”

      “是不是上次的伤还没好彻底啊,不行,我得让医生再帮你好好检查一下。我记上次在你家里你说的那个情况,我看正好一并检查一下,我好放心。”

      听到德叔询问,李国邦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告诉他们,他自己是用了异能导致精神虚弱,然后晕死过去的吗?

      所以,他想都没想的便附合德叔道:“对对,肯定上次留的后遗症,我当时就想去抓那个开车撞人的司机,便追了上去,追了几步,我就觉得头发晕,有点站不稳,我不知道是不是扑身过去救人时引发了后遗症。”

      “我感觉我要晕过去,我使劲拍了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坚持追了过去,再然后追过去后我就看到车子已经撞在了树上,我过去把司机铐在了车上然后就晕了过去。”

      “对了,德叔,那个司机没事吧?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昏迷了?”

      听到李国邦的询问,张sir回答道:“这小子也算命大,除了车撞坏了以外,人一点事都没有,不过现在还在昏迷中,医生检查说没什么事,好像是精神虚弱陷入沉睡了,就等他醒来了。我们也通知了他的家人。”

      “对了,我听阿明说,你猜测金店劫案的内鬼不止一个,你说那个李老板的儿子也可能是内鬼?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也是内鬼?”

      听到张sir的话,李国邦想了下后向张sir回答道:“他的举止很怪异。当时我们去金店时,他正在被他老爸训话,当我们说我们是警察时,他的身体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显的很害怕,然后脚步后退,有一种给人想要逃跑的感觉。”

      “接着,我又说我们怀疑这起劫案有内鬼帮助时,他的身体抖动更明显了,而且不停地在擦汗。最后我为了确定他参与了这起劫案,故意对李老板说了一句话“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时他居然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你说一个正常人,听到我们是警察,他害怕什么?我说有内鬼的时候他又不停地擦汗,现在这个天气又不是很热。而且,当我说完那句“家贼难防”时,他又羞愧的地下了头,这种种迹象,让我断定,这个李老板的大儿子,肯定知道些什么,而且可能直接参与了此案。”

      “然后,我就让明哥请求支援,直接去李阿根的住所准备逮捕他,因为我想,如果这个人如果参与了这起劫案,而且知道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目标后,他为了不暴露自己,肯定会选择杀人灭口。”

      “谁知道,这么碰巧,李阿根居然给他妹妹转了院。我和明哥为了确认李阿根的资金来源是否属于抢劫所得后,没办法就跑到了这家医院。然后护士又告诉我们李阿根马上就要来看他妹妹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打电话让其他人过来时,护士就说李阿根已经到了医院门口。”

      “我和明哥只能直接进行抓捕,谁知道就在我们快要靠近目标实施抓捕时,一辆汽车加速冲了过来,一点减速的迹象都没有,这时正好我想到李老板儿子的事情,我想这个车应该就是来灭口的,所以,为了保住人证,我只能选择救人,之后看到司机是李老板的儿子时,我就知道我没猜错。”

      听到李国邦的分析,德叔和张sir都思考了一会后,张sir说道:“那个李阿根我们已经审问过了,他交代他没有直接参与这起劫案,他只是向别人告诉了一个李老板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且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报复那个李老板,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不但不借他钱帮他,还辞退了他。”

      “恰恰在这时,正好有人联系他,问他知不知道那个金店的秘密保险柜的位置,如果他告诉那个人,他就可以有钱救他妹妹的命。”

      “而且,李阿根交代,他确实知道李老板那个真的秘密保险柜,因为他有几次看到李老板把一些贵重首饰放进保险柜,但是李老板每次都不一次性放完,他会转到他的办公室,很久才会出来,然后多余的首饰就不见了。”

      “有一次他就很奇怪,便偷偷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偷看了李老板的一举一动,发现了另一个秘密保险柜,看到这个情形,没被辞退前他也没告诉其他人。”

      “直到那些劫匪告诉他,只要告诉他那个保险柜的位置和开启方式。他就能拿到一笔足够治好他妹妹的钱,他就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那个联系他的劫匪。”

      “所以现在,我们还没能确定劫犯是谁?那个李阿根也向我们描述了那个联系他的劫犯的样子,我们拼了图,不是李老板的儿子,我们已经贴出通缉令悬赏了。”

      听到张sir的话,李国邦想了一下道:“那个李老板的大儿子的资产情况调查的怎么样了?既然李阿根没有直接参与,那剩下就是这个李老板的儿子嫌疑最大了。而且,我们在去金店找李老板问口供时,李老板曾骂他儿子,说他整整五天在澳门赌场,我怀疑有可能是李老板的儿子监守自盗。”

      听到他的话,张sir回道:“目前还在调查中,不过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好了我去抓紧让人查一下这小子的资产及情况,以及他五天在澳门赌场都干了些什么,你们叔侄俩慢慢聊吧。”

      说完后张sir向德叔打了个招呼后,就出门而去。

      而德叔则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好像发现什么新奇的事情一样。发了一会呆后对李国邦说道:“阿邦,刚才在来的路上听张sir说了你在二组的表现,我还不相信,这会看你分析的头头是道,这会我是真的信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都不相信你是我看着长大的阿邦。”

      听了德叔的话,李国邦吓了一跳,心中冷汗直冒的想到“糟了,表现过头,被发现了?”

      正在他自己思考要不要告诉德叔实情时,德叔自言自语的话把李国邦想要坦白的话给压了下去。

      李国邦默默的擦了一下冷汗,就听到德叔说道:“以前的你,有点木讷,不太爱说话,性格呢,有点懦弱。”

      “在警校时我也了解到你跟同学们之间的关系,你除了和那个叫阿成的关系最好,其他的你都不太爱理睬,所以等你毕业后,我觉得你不适合从事危险的工作,所以我动用关系把你调入了警械管理科。”

      “但是现在的你,让我有点不敢相信,你不但不懦弱,还很勇敢,看了你几次处理案件的过程,可以说你是有勇有谋都不为过。我一度认为你的将来也就会混成和管理处的那几个老油条一样,但是现在我真的很欣慰,你真的长大了,也懂事了。”

      说完后德叔有点伤感的抹了抹自己眼中的热泪,然后抓起李国邦的手道:“所以,阿邦,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我和你父亲这一代没碰上什么好时代,好不容易熬出头,都已经老的老死的死。”

      “所以,你可以说是我和你老豆的希望,我们曾经在警校发的誓言,我希望在你身上能够实现,这是你父亲的希望,也是德叔对你的要求。”

      听到德叔的话,李国邦安慰德叔道:“德叔,你还年轻,我想你的梦想在你退休时,你一定可以实现。”

      德叔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李国邦,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哎...人老了,就爱胡思乱想,看到你的表现,突然间触景生情,想到我们那时候刚进警校时,也跟你一样,抱着对警察是正义的代表,是荣誉的心思,我们努力奋斗。”

      “谁知道毕业后,无情冷酷的社会景象给了我们当头一击。现在想想我们在警校毕业时宣读的誓词,真的太可笑了。所以,阿邦,你要好好走下去,千万不要想那些歪门邪道。”(耶?我的推荐票怎么不见了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