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2018秋霞网理伦片

      接连收到两份传音,莫士彬有些苦恼。

      究竟是先去帮自己徒弟,还是先为了其他长老忙碌,莫长老自己也是有分寸的。

      长老是别人的,徒弟是自己的,莫士彬掐好一刻钟的时间,向炼器房走去。

      “你啊,又出什么事了?”

      莫士彬看着玉板上断断续续的线条,知道她又卡住了。

      “我还是不会!”

      李湘妍开口,她师父扶额。

      这个徒弟该怎么教!

      ……

      “师父,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到底是怎么画的?”

      李湘妍指着玉板上的断续,眼神中透出太多无奈。

      她是真的不会啊!

      那一处又一处缺漏,都是自己绕开的“不会的地方”!

      她看着师父,师父也看着她。那目光她认得,师父好像又不耐烦了。

      “照着阵谱上画啊,不就是要画得像,画得像不是很简单的吗!”

      果然,师父开口就是那么一句——还找了片空白玉板做了示范。

      李湘妍发誓自己有认真看了,仔细看那灵纹在玉板上延伸——片刻之后,法阵成型。

      “照着我刚刚那样做!”

      师父丢下这句话就走了,留下李湘妍一人凌乱。

      照着师父说的做,这点谁不知道啊。

      可是,自己要是会做,还会请师父你来帮忙吗!

      ……

      李湘妍不知道,自己师父也很忙。

      刚刚为教她花了半刻钟,此刻确实是要赴某长老的约了。

      没错,直到现在他才弄清楚传音的由来。凌空起行,他去的是外务堂旗下的地莲峰。

      话说,外务堂要什么“六象杀生阵”!

      莫士彬嘀咕着,遁光凝聚成炫目一道光——他已经耽搁了一刻钟,再不能继续耽搁下去。

      行空如飞絮,眨眼到山腰。一处高山一长老,此时久等了。

      “莫堂主,刘某请你来,是为了给邕州的霞光楼造一个阵法——近来那边有些不安定。”

      这“刘某”是外务堂的一位普通长老,管理邕州到钦河一代事务的他,在宗门里的地位远低于莫士彬。

      “要不要先去邕州看一看?”

      他倒是殷勤。

      ……

      实地考察是必要的,更何况从宗门驻地到邕洲,两个时辰就够跑个来回。

      莫士彬急于找事情做,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

      光影绚烂,转眼千里。邕州城近在眼前,守着城门的是当地刘家的人——也都算是半个栖霞宗的人。

      “两位长老莅临小城,我刘家不胜荣幸。”

      早有人通报刘家家主,让他带了一众人来。

      “这位是莫士彬莫堂主,阵堂的;这位是刘云开刘家主,也是邕州的城主——我的本家。”

      刘长老自觉当了那介绍的人,后退半个身位留给前边两个人。

      手中却掐着一张传讯符,向宗门驻地远远放飞。

      ……

      霞光楼。

      这是栖霞宗的产业,也是整个邕州城里最高的建筑。

      楼高七层,平分九座,占地三十亩。最下面两层是店铺,最顶上一层是栖霞宗自留的,中间四层充当客栈——空中廊桥相接,地上井字道路,修士凡人往来,络绎不绝。

      哪怕莫士彬见多识广,此刻也不禁赞叹起来。

      这哪是一座高楼,这分明是一座立起的城!

      “看到了吧——这座霞光楼在大陆八十多座霞光楼中排得进前十,两百年前,当时昊天宗的宗主都来吃过饭!”

      刘云开身为邕州城城主,对这些往事如数家珍。

      倒是莫士彬从里面嗅到一丝不寻常气息,环顾四周果然有所发现。

      “那边的不是昊天宗的昊天阁吗,是这两百年新建的?”

      刘家主顿时无语了。

      ……

      “准确来说,是近一百年建的产业。”

      刘云开没有回答,刘长老自然顶上。

      “这也是无奈啊。”

      “为何?”

      根据此行的目的,莫士彬已经猜出了一半——可是瞎猜的总不能当成真相,他真心不含糊。

      “原本,邕州城还是刘家一家独大——当然的,栖霞宗也牢牢把控着这里。”

      “只是从一百五十多年前开始,昊天宗支持的任家在城北崛起。一开始没什么,但到了最近这一百年……”

      刘长老没有继续说下去,剩下的心中知道就行了。

      “所以请我来绘制阵法?”

      莫士彬沉默了,宗门的衰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刘长老请他来画阵法的目的,他也略有猜测。

      “刘家在邕州霞光楼也有三成份子,这一次家主托我请你来,不为别的,就是图个心安。”

      刘长老避重就轻,莫士彬点头。

      ……

      一刻钟后,霞光楼。

      九栋高楼都有七层,在空中廊桥架构。在东北方的顶楼,方才那三人在屋中商议。

      “六象杀生阵是困阵,一旦激活,阵法中没有携带阵法玉牌的人,没几个有存活的机会。”

      莫士彬脸色不是那么好,看着廊桥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也就是说,阵法一旦开启,这些顾客都会被殃及。”

      对面,刘云开点头。

      “这件事我已经跟我堂弟说过了,是他建议我请你来设阵的。”

      刘长老见自己被称作“表弟”,又注意到莫堂主追究目光,无奈开了口。

      “有备无患吧。”

      莫士彬脸上动了动,终究是他们的决定,自己不好干涉。

      “你们这地方我看了,要设下阵法并不难,难就难在来往的行人太多,附近还有个昊天阁。”

      他点到为止,也不想劝什么。

      ……

      夜幕降临,邕州城上方灵气涌动。

      普通人只是觉得有一阵大风吹过,只有修士能注意到狂风中伴随的灵气涌动。

      昊天阁,顶楼坐镇的昊天宗长老睁开眼,脸上带着丝丝欣喜。

      “是个局限于霞光阁的杀阵,栖霞宗看来是要放弃邕州城了。”

      城北大冥山,任家祖堂。

      端坐的家主屏退左右,呼吸一口新鲜的灵气。

      “刘家,终究是做好交出城池的准备了吗?”

      霞光阁里,紧张了一个多时辰的刘云开松口气。

      有了这阵法,自己,和自己身后的刘家,好歹是还有最后的退路。

      边上,刘长老扶起因灵力过度消耗而瘫倒的莫堂主,也松了一口气。

      “莫堂主,你先去休息下吧。”

      扶他到客房躺下,恭恭敬敬退出来。

      没有谁注意到,有一根头发被裹挟在传讯符中。

      光芒一闪,消失在天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