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视频ios破解版

      本来剩菜就没有多少,苏寒打完之后就更没有多少了。

      吴天看了一眼,撇撇嘴,“这哪是人吃的东西!”

      说罢还故意看了一眼苏寒,可苏寒像是根本没听见一般,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的饭菜。

      虽然比起他自己的做的来说差远了,可比起自己老婆做的那种黑暗料理可强多了。

      如果还能回到前世,一定不会嫌弃老婆做的饭菜了。

      而对于吴天的叫嚣,苏寒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对于一个将死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可以值得计较的呢。

      吴天看苏寒没反应,嘴里嘟囔了一句,“怂包!”

      转身对着他带来那些人说道,“这饭菜太难吃了,今天我吴天第一天当值,中午咱们简单出去吃点!”

      新捕快们马上拍案叫好,而老人却都是不言不语。

      这岳州城不是那么好混的,这吴天难道是当兵当的时间太长,脑子有点拎不清啊。

      这个时候没人会站队,反而有几个人凑到苏寒那里。

      吴天脸色沉重,直接带着自己来的捕快去了门口的酒楼。

      刚出大门,一个小子凑过来,“老大,要不要!”

      说罢手里做了一个斩切的动作。

      吴天摇摇头,“不行,据说这苏寒功夫不错,而且与上头的那几个人关系都不错,不管他,看样子也是个怂货!”

      二十多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去了酒楼,就是点了一些菜品,下午还有事,新来的也不敢喝酒。

      有几个皂班的兄弟围在苏寒的周围,本想说点什么,可一看苏寒的表情,蔫蔫的走了。

      可惜小武这几天因为孩子的事情一直没来,要是小武哥在就好了,哪轮到这些新人叫嚣。

      吃饭完,苏寒照例溜达了一刻钟,虽然他知道饭后马上行走对身体不好,但还是因为前一世,他养成了习惯。

      中间办了点私事,下午还是照旧。

      其实衙门的生活还算不错,按时上班,按时下班,作为刽子手并没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偶尔还会有犯人的家属会打点一下。

      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家人死的痛快一点,可苏寒下手利索,无论你打点不打点都是一如既往的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所以很少有人打点,但苏寒对于物质要求很低,能吃饱,穿暖就可以了。

      虽然自己认为还没有到洁癖的程度,可他的每一件衣服都是自己洗的,所以每一件衣服虽然看起来真的有些旧了,但基本上都是异常干净。

      酉时,会仙楼。

      吴天看起来还是很有钱,将整个会仙楼包下来,要知道这可是岳州不错的酒楼,包下来的费用也不菲啊。

      张铁来了,魏主簿也来了,师爷和小武还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没来。

      苏寒送上了一封银子。

      皂班和一些青壮(帮忙打杂之类的,有点类似于辅警吧),坐在一楼,苏寒本想着坐一会得了,没料到还是被请到了二楼。

      吴天异常客气,和中午的嚣张跋扈完全不一样,像是变了一个人。

      楼上其实就一桌,可苏寒看到这酒菜远比楼下丰富的多。

      这吴天是个有心人啊,下面的兄弟每日辛苦,上的全是大鱼大肉,肥肉肘子红烧肉,烧鸡鲤鱼大排骨,让兄弟们解解馋,过过瘾,吃的是满嘴流油,酒是边塞的烧刀子,够劲,够辣!

      楼上的菜是精雕细琢,荤素搭配的特别好,而酒则是江浙的花雕,入口绵软。

      不仅如此,二楼还有几个歌女在弹奏着一些小调,风流而不下流的那种。

      这吴天不是一般人啊,心思缜密。

      给每个人都倒上酒,刚到苏寒那里的时候,张铁说话了。

      “小苏不喝酒,不用给他倒了!”

      苏寒起身,微微的点头。

      吴天稍微一愣,看来中午自己还是有些莽撞了,这苏寒和张总捕头的关系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啊。

      这个下马威用的地方不对。

      张铁似笑非笑,表情很值得玩味啊。

      苏寒也清楚,这偌大个岳州县衙,争权夺利的事情自然少不了。

      县太爷不问世事,每日就是练字喝酒,李师爷和魏主簿私下里暗中斗了多少次根本数不清。

      好在张总捕头虽然在衙门办公,但归根结底隶属六扇门,而且武功高强,不屑于参与这种腌臜事情。

      而苏寒和张铁关系真的算是不错,张铁视苏寒为子侄一般,苏寒又是个冷淡性子,不惹人不招人,不讨喜也不讨人厌恶,所以也就置身事外。

      看来这吴天来不是张铁的意思,是魏主簿的意思。

      而下午发生的所有事情张铁完全知道,这张铁能在岳州屹立多年,自然也不是软柿子。

      苏寒不免心中感觉荒诞,怪不得人家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呢,而且估计魏主簿为了争快班也就是捕快的权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啊。

      别看县太爷不问世事,但找他办事最简单了,银子说活。

      可惜,这魏主簿找错了人,本以为是几只汪汪叫的猎犬,哪承想来了几匹饿狼。

      这也就算了,但狼王已经病入膏肓,那魏主簿花了不菲的银子不是打水漂了吗。

      苏寒不喝酒,甚至直接要了点主食。

      别人都在饮酒作乐,甚至还有的谈论这酒席散了以后去哪间青楼坐一坐。

      只有苏寒格格不入,慢条斯理的吃着大米饭,叨着菜,不言不语。

      吴天笑着问道:“苏兄弟,晚上青楼一起耍一耍!”

      又是张铁接过话茬,“好啊,你要是能把苏寒这小子带去,我输给你点什么!”

      吴天哈哈大笑,“张头此言当真?”

      苏寒对着吴天说道:“实在抱歉,我每天一到戌时就想睡觉!”

      估摸了一下时间,站起身对着众人说道:“万分抱歉,在下先走一步,吴捕快,不是在下不给你面子,而是身体有恙!”

      苏寒说的客气,吴天自然不会多事,一个刽子手而已,要是没有张铁在,最多也就是楼下的待遇,何况说的话也得体,不卑不亢的。

      “那好,苏兄弟,我送送你!”

      “不用客气!”

      苏寒刚走,突然转过身,“张头,忘了告诉你,婶婶之前让我转告你,今夜风大,早点回家!”

      带着歉意苏寒就离开了,根本没人注意到张铁的脸色变了变,不过转瞬即逝,继续喝酒聊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