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成人无码电影

      基尔特达镇——

      基帛兹带着李四终于在傍晚的时候走到了基尔特达镇。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整个世界都暗淡了下来。

      可是在镇子里,却到处都亮着灯火。

      即便是到了夜晚,基尔特达镇这种大型镇子也不会陷入沉寂。

      相反,快乐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哎,好像是新开的酒馆,我要去喝一杯……”

      走在街上,基帛兹突然看到了一家崭新的酒馆。

      然后她烙下一句话,直接就一边掏钱一边向着酒馆走去,把一脸懵逼的李四留在了大街上。

      此刻,李四都迷蒙了,大姐姐这么任性的吗?!

      不管我了?!

      “喂,先把我送去武魂殿啊!”

      他连忙追过去拽住基帛兹的衣角,颇为不爽的说道。

      不去武魂殿,他可没有地方可以住。

      而且,也没地方吃饭,毕竟他身上只有几个铜币而已,顶多能买到几块廉价的黑面包来充饥。

      “哎呀,着什么急,天色已晚,武魂殿那边现在就只剩值班大哥了,现在去了也没法办理申请。”

      “你放心吧,少年,姐姐不会抛下你不管的,明天咱们再去,走,现在先进去跟姐姐喝一杯,我请。”

      基帛兹说着,直接一手拽着李四的小胳膊,推开了酒馆的门。

      “等等,我还未成年,不能喝……”

      李四连忙开口拒绝,现在他的身体太小了,怎么能喝酒。

      嘎吱!

      下一秒,伴随着酒馆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一大股酒气扑面而来,味道实在是浓烈,差点让李四这一具幼年且敏感的身体晕过去。

      而且,除了酒精的味道之外,还有新装修后未除味的油漆味,以及一些好久不洗澡的臭汗味。

      多种刺激性味道混杂在一起,就犹如某种稀的物质勾芡了一样。

      一瞬间,李四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

      “这恶劣的环境……”

      捏着自己的鼻子,李四都不想使用呼吸道了。

      他看了一眼基帛兹,发现对方正一脸陶醉的样子。

      顿时,李四整个人都懵了。

      她的鼻子是选择性分辨味道的吗?

      这咋还陶醉起来了?

      那些其他的怪味没闻到?还是已经习惯了?

      随后李四一边打量着酒馆里的人和物,一边在心中喃喃自语道:

      “这种劣质酒精喝多了会中毒的吧,而且对身体素质和身体机能也有很严重的影响,会加速内脏的……”

      想到这里,李四微微一顿,转头看了看明显已经奔三的基帛兹,然后顿时恍然,在心中暗暗的道:

      “难怪这么大岁数了才堪堪突破大魂师,如果从小就喝这种劣质酒精的话,修行慢也不是没有理由……”

      一个人能走多远的路,除了先天的决定性因素之外,还有很多后天方面的决定性因素在影响自身。

      修行时够不够努力,休息时够不够放松,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学习,有没有心情压抑等……

      能够影响后天因素的条件实在是太多了。

      而酗酒,就是一个最坏的影响,会严重拖累自身的修行进度。

      “老板,先来十杯黑啤酒!”

      基帛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就像是回到了家里一样,无比娴熟的向酒馆老板招了招手要啤酒来喝。

      李四默默的在基帛兹的斜对面坐下,免得酒气扑到他。

      他的身体太小了,实在无法承受这种劣质酒精的浓烈酒气。

      “来喽,客人,小店今天开业,酒水一律八折,来,您的黑啤!”

      胖胖的酒馆老板将两打啤酒提了过来,同时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八折!太好了,老板,再来二十瓶!”

      基帛兹眼睛一亮,顿时高兴的拍了拍桌子。

      然后她将一枚闪耀的银币和二十铜币放在那里。

      一瓶黑啤酒是五枚铜币,三十瓶就是一百五十枚铜币。

      在市场上,一枚银币价值一百枚铜币。

      而酒水八折优惠,换算下来就只需要一百二十枚铜币就行了。

      在这里,一打啤酒就是五瓶,并且是用廉价的黑玻璃做的酒瓶。

      再加上黑啤酒的颜色也是黑漆漆的,于是看上去就像是十瓶墨汁摆在那里一样。

      “这玩意能喝?”

      安静的坐在凳子上的李四默默的在心中喃喃道。

      在他的认知中,所谓酒水,不是那种很清澈、很透亮的液体吗?

      倒出来时会有醇香,若是冰一冰再饮下,会让人感觉到透心凉!

      可这特么的是啥啊?!

      哗啦啦!

      看着基帛兹将黑啤倒进杯子里,李四的心中浮现出了几个词汇,在他的脑子里回荡着,道:

      “厚重、浑浊,如浊精一般,行将起来如水银泻地……”

      这个世界的劣质黑啤酒,一点也不像前世的酒水那般的清澈,反而就像是没过滤干净的原浆液体。

      “来一杯?”

      基帛兹见李四盯着她的酒杯,顿时将一杯酒推到李四的面前。

      “我不喝,给我一个面包就够了。”

      李四摇了摇头,表示不喝。

      “好。”

      基帛兹点了点头,然后给李四要了一个松软的白面包。

      这一个白面包,比她要的一打黑啤酒都要贵。

      “放心吃吧,明天姐姐把你送到武魂殿,就能得到一大笔奖励,所以这是我回报你的,不用客……”

      基帛兹说着,却发现李四已经开始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这小孩,还真不客气啊……”

      眼角微微一抽,基帛兹感觉好像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于是,她也开始喝了起来,一杯又一杯的将劣质的酒水灌下肚子里,很快就让她陷入了迷醉状态。

      而人一旦醉起来,很多往事就会浮现在脑子里。

      同时,基帛兹感觉自己左眼眼眶上的三道疤又隐隐作痛起来。

      身体上的伤明明已经恢复的只剩下疤痕了。

      可是,每次喝多的时候,却总是让她隐隐作痛,仿佛在不断提醒她不要忘记以前的那些事。

      “嗝~~~”

      毫无形象的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基帛兹开始享受沉醉的状态。

      她回忆起了一些痛苦的事,也有一些快乐的事。

      而当痛苦和快乐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人欲罢不能。

      就在这种迷醉的状态下,基帛兹渐渐的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

      “基帛兹姐姐,基帛兹姐姐,醒一醒,我们该走了!”

      不知什么时候了,基帛兹被李四的声音吵醒。

      她醉醺醺的看了一眼李四,喃喃道:“你是谁啊?”

      李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