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抖音成人

      言出法随!法象万千!抱法处势!道心通明!诸法归元!

      在金一仙看来,法术的五大境界中,前两个应该会随着境界提高一一实现。

      但抱法处势、道心通明和诸法归元实在太过玄妙,西凇的境界不够,解释不清,而他自己又境止结丹,成婴无望。

      “师弟,我记得你的洞府在雷鸣山上,应该有法子可以炼化雷灵气,加快施法速度,但这对你达到言出法随境界有害无益!”

      西凇语气严肃,谆谆教诲:

      “无论是提升修为,还是增强战力,修士从来没有捷径可言,你今日走了捷径,来日前方就是死路!”

      他自家人知自家事,由于早年得了这枚玉简,心心念念想要达到某个境界,以致于荒废修行,最后结丹无望。

      可这位师弟还很年轻,有大把的时间,若能结天道之丹,言出法随是没问题的,法象万千的第二阶段也有很大希望,但不能主次颠倒,走上自己的老路。

      所幸他还有几十年的寿命以及上百年的探索经验,可以尽数传授与他。

      对于领悟风雷相生之道,金一仙可不能宣之于外,即使西凇和他关系很好:

      “师叔,你说的我都记下了,依你来看,言出法随和法象万千,我应该从哪个先入手比较合适?”

      西凇笑道:

      “就知道你忍不住,甫一听闻这五大境界就想去尝试攀登,不过在我看来,你事先必须明确自身定位。

      先说言出法随,对施法速度的要求极高,寻常五行灵种基本只能靠境界提升以及结丹时炼化天雷才能有所加快。

      但这对雷灵种就完全不是问题,只要在筑基后对雷霆道意的感悟越深,施法速度就越快,甚至不用到结丹就能达到言出法随。

      故而你需要把言出法随放到结丹以后,为兄的建议是在日常修炼中加强神魂锻炼和领悟大道意境,争取在结丹前达到法象万千的前两个境界。”

      金一仙暗暗点头,西凇的建议很中肯。

      如果他没有领悟风雷相生,绝对会沿着这思路往下修炼,因为筑基修士除了元气修为,神魂和道意是关乎未来结丹的重要指标。

      但有了风雷相生之道,他就可以齐头并进,因为据他所知,天一剑派的虚丹甚至筑基圆满弟子中,是有人达到剑气雷音的。

      尤其是风灵种的剑修,他们提升飞剑速度的法子非常简单,用风元气加持即可,而且剑气雷音的音波伤害范围很广。

      “或许我的风雷剑可以往剑气雷音和言出法随两个方面去提升。”

      金一仙暗暗忖道。

      “你看!”

      西凇口说手比,俨然一副老师模样,他蕴法生术,抬手间便施展出一道化雨术。

      只见空中迅速聚起一团百丈方圆的阴云,下方暴雨如注,随后西凇拳头一握,喝道:

      “合!”

      阴云逐渐缩小,暴雨变为瀑布轰隆而下,不过一息,化雨术已经变化为一道大瀑布术!

      三息后,西凇吐了口气,挥手间雨收云散,叹道:

      “我以化雨术为根基,苦练数十年,可做到这一步后,自此寸步难行!

      门中长辈曾言,化雨术太过低端,承载不了某些筑基期的强大水法,唯有领悟水之一道,方能破局。

      而为兄却不信邪,执意以化雨术为根基,不料钻了牛角尖,修为停滞不前不说,法象万千也只练了个半瓶醋!”

      金一仙终于明白过来,为何当初他在春生谷第一次遇到西凇时感觉有些奇怪。

      那时西凇无论操控妖兽还是御使法器,速度都很快,说明他的神魂强大,但从不施展法术,原来只会化雨术...

      他呆了片刻道:

      “师叔,以你如今的神魂控制能力,恐怕早已超出筑基中期了吧?”

      西凇点了点头,长叹一声:

      “确实如此,法象万千对神魂控制的要求极高,我如今的神魂强度逼近筑基圆满,但那又如何?元气修为和大道领悟跟不上,依旧结丹无望。”

      “敢问师叔,五行法术中哪些可以作为法象万千第一阶段的根基法术?”

      闻听此言,西凇展露笑容,这小子终于问到点上了:

      “要成为法象万千第一阶段的根基法术,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一是法术印诀足够简便,所谓大道至简,越是简单的法术越难被克制;

      二是消耗元气少,最好是五行道术,以天地大道驱动最为合适;

      三是最重要的,也最值得警惕,那就是适合自己,这各有利弊,因为自己看对眼的不一定适合当作根基法术。”

      他顿了顿,续道:

      “我虽然大致知道,却不能告诉你,因为这会给你造成思维定式,还是自己去选吧。”

      在金一仙心目中,已经有一门道术足以成为他的雷系根基法术,那就是雷枪术!

      至于五行法术,他觉得除了金剑术,即使是金系道术也无法替代其作用,为什么?纯粹就是喜欢!

      ...

      天一弟子最终没有找来,因为有掌门夏景真君裁决:

      宁津不守剑道本心,放任心魔肆虐,判令逐出天一剑派,所有天一弟子不可挟私报复,违者与宁津同罪!

      金一仙迎来了少有的安宁。

      半年后,他伤势恢复,再度深居简出,唯有每日早间的造化树一行,才能让人偶尔关注。

      还有每个月连穹大界的“割肉”行动,他和老剑修越沂勉强凑了一伙,是后者特地带他,为他带来了数百斤界外凶兽血肉。

      作为报酬,界外凶兽身上的珍贵材料,金一仙通通放弃!

      最开始,越沂还曾质疑他的身体承受能力,但得知这小子修炼了造化道体后也是无语,不能说造化道体不合适,毕竟有丰厚的血肉回报。

      修士就没有不缺灵石的,谁都不好劝!

      宁洛来找过他几回,都是邀请他比斗或者参加结丹上人的讲法,比斗被他拒绝,听法却是回回不落。

      天一剑派的讲法可实用太多了,剑修以飞剑攻伐见长,对于某些奇诡的手段应对不足,所以需要长辈一一指点。

      结丹们都不会藏私,因为这涉及自家弟子未来的生存问题,少说一种解决手段,就是血淋淋的人命!

      最让金一仙振奋的是《小挪移》的修炼,只要持续炼化空间石,挪移距离就能稳步提升。

      从开始的一尺,二尺,到十丈、二十丈,如今一个遁闪已经达到七八十丈。

      他估计再过一年左右,《小挪移》就能练成,而且未来还有提升空间。

      比如大境界的提升,比如炼化数量更多、品质更高的空间石,比如领悟空间之道。

      但金一仙也明白,真等他能够领悟空间之道,《小挪移》就早过时了,那时应该修炼最纯正的空间挪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