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免费网页下载

      海天搅乱,冥昭瞢暗,乌云像翻滚的被褥,一块较黑一块较白,压在头顶挥之不去。我想它是被大风带来的,连海燕也不敢轻易骚扰,而身在漫无边际的我,听着海水哗哗地,哗哗地划过船板,虽然不知道彼岸多远,但要知道怎么做。烁希怀着压抑的心情掌舵,她的头发被风拉得好长,好像要脱离了身体。波浪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撞击得越来越猛,繁繁跳入船的甲板。乌云在摩擦生电,一束闪电劈下,水面泛起强烈的闪光,犹如蛟龙一样消失在海上。烁希十分恐惧的握紧了舵盘。

      “姐姐,你力气不够大,我来帮你,”戴尔夫胸有成竹道。

      “嗯。”

      戴尔夫的手放在上面结了冰,显得更稳了。

      “厉害呀。”

      “过奖了,我稍微会控制,姐姐你快点进船舱吧,风暴一时半会儿不会走的,”天人河主曾夸他天赋异禀。

      “你着凉了怎么办,我会保护你的,”烁希像个大姐姐。

      “不用你,我熟悉水性,这点浪奈何不了我的,”戴尔夫脱掉上衣,昂首挺胸的注视着前方,看来他们就要淌在水盆里了,咕咚一下船底,像海怪在侵扰。

      “真拿你没办法,连其他世界的弟弟都是一个样。”

      水拍在戴尔夫身上,像拍根柱子,他丝毫不动摇,脚底的吸盘比壁虎的还要强,他的裤子里装不下水了,急着冒出腰带。

      “天人河主说过,指引航向的是无边的思念,也可以是无边的欲望,当你感到地域罪深,请祷告上天的星光,并念出摘星术的咒语。”

      “跟着我念:我立于莽荒,”戴尔夫道。

      “我立于穷荒...”

      “我为此刻打开星空的奥秘,向世人展示!”

      “我为此刻打开星空的奥秘,向世人展现,”星空围绕,一张生命形式和未来科技的图纸出现,所有的演变和恒星的诞生像投影一样,烁希被好奇的冲动打破了真理,理论崩坏,全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了记忆。

      “摘星术·降临!”

      “...摘星术·降临!”一颗源星穿越了时空来到昏暗的苍穹,挡住了乌云上方的光芒。

      “这是什么?!”戴尔夫惊呼。

      “我也不知道,”烁希抬头发现,源星无视重力停在了船的上空,为船指明了航向。

      “这个术只能召唤星尘,你...你弄出个什么东西来?”

      “我不知道啊!”

      海水趁着大家不注意,掀起几十米高的巨浪,淹没了芝麻般大小的船。

      “感谢姊妹们的款待,兰希她命很硬,不会有事的,”克罗兰坐在帐篷内。

      “莎丽姐来了!莎丽姐来了!”孩子欢呼的跑起来。

      “哈,说到就到了,”克罗兰跟贞女们迎接。

      莎丽骑着一匹拖着板车的马儿,木板上放着僵硬的兰希族长,得儿得儿,哐镗哐镗,走过来见到她愁容满面,比当了族长还不开心。

      “欢迎...回家...,”族长紧闭着双唇,没有了一点呼吸。贞女们相拥,心中悲矣。

      “妈,妈!族长妈妈怎么了?”孩子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不说话,个个像草人似的。

      “孩子,族长她...呜呜...”

      “族长说她喜欢有雪的山峰,青青的草,白白的牛羊,喜欢看见孩子的笑,”莎丽抽泣说。

      “真不敢相信,友人啊,竭尽一生守护部落,无比荣耀,不卑不亢,你喝下圣纳达的水,清澈干净,你的冰魂雪魄定能激励族人千百年,”克罗兰鼓舞道。

      “保佑你飞升,”贞女们为族长求福。

      “族长妈妈没死!”孩子生气的跑了。

      “唉...后天是吉日,安葬在槃咯娜涅山下吧。”

      “你这脱缰的小马,跑什?手上拿什?”孩子抔着一朵淡紫蓝花,站在兰希耳边。

      “族长妈妈,你看,你说开花了就叫我拿给你看,”孩子想起兰希的话。

      那时的兰希说:“小调皮,奶不可灌入土里,这样种子不会强壮的。”

      孩子好奇道:“族长,你种的是苹果树吗?”

      兰希:“哈哈,苹果树不会生在草原。”

      孩子:“那你种的是什么呀。”

      兰希:“一种名叫希望的花朵。”

      孩子:“它很神奇吗?”

      兰希:“嗯,它可以救人的。”

      孩子:“好想看它长啥样。”

      兰希:“派个任务给你,听好了,每两天到圣纳达取水浇灌一次,是每两天,天热的话三次,记得别让灰兔吃了根茎,要观察方圆千米是否有洞,天冷的话多堆点土。开花儿拿给我看。”

      孩子:“是的,族长。”

      本该不能开花的地方,淡紫兰花朵的确开了,兰希却看不见了,她的手柄重新散发淡紫的蓝光,与花朵颜色交相辉映。兰希身上的伤痕渐渐消失,脸上的血气回来了,若不是莎丽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世间有人死了两次还复活了过来,难道是奇迹。

      “你这么耐睡呢?”兰梦(思念体)在帐篷口亲切的看望。

      “克罗兰送来的助眠药,我刚服下,她告诉我呀,不必太牵挂你,注意饮食休息,”兰希头斜着。

      “不必牵挂孩儿,我已长大,要经历种种磨难,尝尝人世百苦,母情比山高,比海深,孩儿用尽一生也报答不了,春天,我是河水的鱼,逆流来看看你,夏天,我是高飞的鸟,展翅广阔的天空,秋天,我是绵羊的毛,冬暖你寒躯。”

      “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要再救我了,”兰希坚忍不住不看兰梦一眼。

      等待...“再见了,我的亲爱的妈妈!”兰梦走了。

      兰希方才心急如焚的扑倒在床槛,迟了一步,兰梦确也走了,她不知该感动,还是该悲伤。蹲在地上连身为母亲能做的也无法做到,我失败吗?!她大声宣泄出来。人生是一场戏剧,没有人会陪你演戏,当你展望台下黑幕,发现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觉得像一个小丑,笑得那么出众,觉得像一个面具,笑得那么恒久和睦,你的亲和力能带来什么,你的冷漠旁观能带走什么,其实什么都不属于你,属于你的只有赖以生存的家园和现实中的情绪,用全新的行动安详内心,和平。

      族人们围在兰希周边,照顾她,互相逗趣,贞女拿起音壶吹响,绵绵而悠扬。

      “大家的心意我收到了”兰希感到幸福。

      盛掣号被巨大的漩涡卷进汹涌的海里,窗口不断喷入水弧,孩子们慌乱中打开了密室,合力关上了门。由于空气有限,任何人都不敢大声说话,水压咕噜噜灌动的声音好像包围了自己。一边没抓紧的烁希不知被冲到了何处,头从水面探出来,风暴携着无数冷雨。

      “喂!...你们在哪儿!”烁希上下浮动,看见外面漆黑一片。

      “有人听到我说话了吗?”脸上全是雨水,波浪不停拍打,脚蹬根本没有用,她潜意识需要更多氧气,不停的喝水、喝水。

      “船怎么不见了...不好,他们有危险!”另一边的戴尔夫紧张道。

      烁希沉下海底,窒息,一个个呼吸泡向上逃走,柔软头发飘动着,一团庞大的暗影游过,形似的尾鳍比人大数百倍。海怪奇克洛张开深渊般的嘴准备吞掉盛掣号,密室传来了敲击声,戴尔夫像海豚一样游过去,眼看近在咫尺。一股强大的引力波打开,巨兽掉头往烁希方向缓慢游去,孩子们得救了。海面冲起千米高的水柱,烁希能看见海底奇形怪状的山脉,她小腿的水纹绕着身体变成了银色的鳞片,接着,化作一团无比炙热的火焰,弹开水体,撕裂海平面。她依附在珊瑚礁上,看着大海像是被陨石炸过的坑,海水有意的分开,脚下滚烫得散发着蒸汽。奇克洛奋力跃出水底,挡住了烁希视野。半月形的下颚,神秘疤痕证明了曾经奇克洛的战斗,存活至今的消息,它溅起水花后,落进了其他海区。

      孩子们和戴尔夫钻出水面。

      “船在下面!”

      烁希张开左手的五指,船从水底冒了出来。

      “烁希姐,小心!”

      奇克洛摔尾,犹如一面胡夫金字塔打来,烁希自知走不掉了,为了接下这万吨一击,她的右手集结了所有力量。

      (我绝不能退缩)

      “姐姐加油!”孩子们把手做成喇叭吼道。

      “恩,谢谢你们!”她握紧拳头,向一个方向打去。

      轰!砰!当当,一股烈风吹开,海水扩散的波浪盖天,像瀑布一样落下,隆隆...(双方力量对峙中)大家害怕得不敢看,却又极其激动。

      “额...额...”烁希咬紧牙关,手臂不听使唤的晃动。

      奇克洛用眼珠盯这个瘦弱的姑娘,感到不可思议,它加大了点力度。

      “啊!”烁希疼痛得尖叫。奇克洛的身体像块厚铁。

      (我绝不能放弃,三叉戟的伤痛依然在我心里,吃过最刻苦铭心的果子,我不再害怕这些带走我的,放下手,等于放弃了,放下船等于放弃了一切,我绝不允许)

      “孩子,你是最棒的!”幻化的光影出现,(妈妈)暖暖说道。

      烁希的拳头突然比金刚石还硬,抵消了毁灭一击,奇克洛失重落入了水底。

      “哇哈!姐姐你简直太帅了!”孩子们兴奋得忘记了在海里。

      “你们...”烁希昏了去,受指引的源星化作了盛掣号的动力,心中充满敬佩的戴尔夫接住烁希,此刻,她正是英雄。所有人沿着绳索爬上了甲板,船忽地飞了起来,所有人不适宜。盛掣号张开白色的帆,向天空播撒的曙光飞去,一道道打下的光,预示着灾难的结束,风终于平和了,温顺的浪花一片又一片,孩子们依偎在烁希身边,眼里的希望不断跳动。

      奇克洛头也不回的潜下水,准备下一次进攻,它未使用全力,这个姑娘还没受到它的尊敬。

      高科技的房子下堆有礁石,穿着皮上衣,摆动尾巴的美人鱼们十分惬意。

      “快看啊,天边有艘船。”

      “哇,上面会不会是男人。”

      “父王会生气的,你们还是收敛点吧,”公主海莉说。

      突然,天空异变。奇克洛用力转动,海水连接的空气为之一凑,龙卷风包住了船,烁希等人被反复丢甩,晕头转向的倒下。

      “他们被困住了!我们得去救他们!”公主海莉道。

      “你不怕海怪吃了你吗?”美人鱼们迅速行动起来。

      船只落入水中,奇克洛熟练的张开嘴准备吞噬烁希等人。美人鱼围起来放出水波,干扰了海怪的视线,它扑了个空。

      烁希趴起来,用手净化大家的眩晕;美人鱼们推动船只前行。

      “渊暗水涡!”奇克洛脱下躯壳,以此为媒介,召唤出永久封印的结界。

      在这超级漩涡中,任何海洋生物、船只都无法逃脱。

      “乾、坤、坎、震!”变成半神的烁希跳下水,一脚踢开了海面,踩在乳白色的呼吸口上。

      “愚蠢的人类!”它一吸,烁希便进入了奇克洛身体;

      (哈气声)光环让烁希看清了肉色的壁表挤压过来,因为不想伤害巨兽,她打开了屏障。

      “烁希姐呢?”戴尔夫四处寻找。

      “姐姐...姐姐...你在哪儿啊!”孩子们呼唤道。

      “真是愚蠢,你们无知的呼唤让我食欲大增,你们的恐惧将化作我肠道的纤绳,”奇克洛又张开嘴,海面突起。

      “完了,我们完了!”

      “镇静!跟我使力推啊!”公主海莉不敢否认,她们本该游走的,她第一次救人。

      戴尔夫扑通进水,一起推动着船,海莉对他产生了好意。

      “跟着我,一,二,三!”船只往前移动了一截。

      “我破戒使用水下贵族的权力,听见我声音,化作无数长河助我一臂之力!”海莉吹起号角。

      一波波鱼、虾、海马、章鱼、甚至水母等浮游生物,点起一盏盏五彩缤纷的灯,汇起一条条海中大道。

      船迅速脱离奇克洛攻击范围,长扬而去。奇克洛吞进了数以万计的鱼虾。

      “等等,我们还有个伙伴,她叫烁希!”戴尔夫望着美人鱼们变得越来越小。

      奇克洛的肠液流出来,烁希不慎滑入了肚子,里面满是各种腐烂生物的尸体,有毒的气体令人窒息。

      “我怎么会到这里,”烁希发现胃酸湖下有个发光的东西。

      上方的洞又吐出了鱼虾,像座山堆在湖上。烁希举起右手,火焰燃起,轰!奇克洛发出呻吟,胃里烧了起来,烁希咽了口口水,潜入胃酸底下,捡起了一颗神秘的石头。

      “海莉公主,你快看,那头巨怪好像有问题。”

      奇克洛翻腾,呕吐出了胃酸,烁希得以幸存。

      “怎么有个人?”

      烁希游向海面,探出头呼吸新鲜空气。

      “你是那艘船上的,”海莉对话。

      “恩,他们人呢?”烁希好奇他们消失不见了。

      “我帮他们逃走了。”

      “没事,”烁希很累的样子,用手画了个圈,整艘船被传送回来了。

      “这...”海莉公主说不出话。

      “你是美人鱼吗,真的!,我是第一次看见童话里的美人鱼哇,”海莉看来她像个疯子。

      “我们生活在亚特兰蒂斯,偶尔会上岸玩耍。”

      “亚特兰提斯?”

      “什么...”

      “是那个传说中的亚特兰提斯吗?”

      “亚特兰蒂斯!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不是沉下水的迷失古城吗?”

      “不许你这么说!”

      “额...”

      “你手上的石头不就是亚特兰蒂斯的海洋之心吗?”

      “那是我在海怪身体里拿的,”烁希尴尬道。

      “原来,是这样。很久以前,我们国家丰饶强盛,与其他种族关系很好。父王的慷慨受到回赠——海洋之心。后来,外星种族来到了子世界,妄图征服原始人类,有的种族诚服,有的种族反抗。我们死伤了无数,为了逃脱灭绝,父王把整块陆地都搬了过来。”

      “我很抱歉,你们真的很伟大了。”

      “守护人类文明的不止亚特兰蒂斯人。”

      “这是你们的石头,应有你们保管。”

      烁希登上了船,向美人鱼们挥手告别。

      “你还活着!我差点以为你死了,”戴尔夫感动道。

      “姐姐,”孩子们一个皆一个抱住她的腰。

      “我们走吧,时间不多了。”

      船上的所有人看见了彼岸,烁希的手上戴着孩子们编制的绳环,靠在船栏边凝望,微风吹过她的头发,孩子们像一只只猴子,高兴得蹦蹦跳跳,戴尔夫拿来了一块面包,十分诱惑的给烁希。

      “谢谢。”

      “不必客气,我们快到岸了,你回到大陆准备干什么?”戴尔夫问道。

      “我呀,你们天人河主说要打败纳古亚,这是我的使命,”烁希肯定了自己。

      “是你的话,一定能打败它,打败它后你就来波罗湾,我们会在哪儿等你。”

      烁希想了想,如果她回到子世界,估计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看吧,可以的话我会来找你们。”

      戴尔夫以为烁希担心自己被打败:“你一定行的。”

      船靠岸了,戴尔夫抛锚。

      “姐姐此行要与你们分开了,你们能坚强吗?”烁希抚摸孩子们的头。

      “我们很坚强!”男孩子秀秀自己的小二头肌。

      “那,千万不要哭,哭的话会被海怪抓走的...”烁希眼睛湿润了。

      “嗯...姐姐,我有好吃的面包,你不要走好不好?”

      “呐,姐姐有事做,等姐姐完成了回来看你们呵,”烁希想逃。

      “姐姐,你要答应我们哦,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嗯!”烁希拉完提腿就走了,躲进树林里失声痛哭。

      草丛蹦出个人,一看,原来是预言家阿尔泰。

      烁希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急着开口:“姑娘,姑娘啊!大事不好了。”

      “你,你说吧,什么事?”烁希用手擦干眼泪。

      “纳古亚苏醒了!它摧毁了巨龙之国,天下苍生难逃一劫啊!”

      “告诉我,它在那里?”烁希语气很强。

      “它正在前往伊洛王国,听说,女贞族的兰希也被它杀了...”

      “你说什么!?兰希族长咋了?”

      “唉,多说不易,多说不易啊,你是最后的希望了!现在,只有你能拯救中亚大陆!”

      “人以为己任,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烁希怀着必死的决心。

      “很好!”

      “我替兰希报仇,其他的荣耀我不再奢求,”烁希只手打开一扇传送门,吓得阿尔泰停滞了,他心里暗暗想:这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其实,阿尔泰隐瞒了预言,高层将消息透过智慧全界传递给他,他却胡乱篡改了事实。烁希并不是救世主,实锤的预言是说五百年后救世主才会出现。

      烁希未被救世主的称谓所影响,她觉得当不当无所谓,也许,其他人会为了名号所争斗,甚至半夜睡不着觉,一旦获得了便抬高了自己的身位,坐看别人舞拳秀腿,但是,她一心得到的东西,却没人能给得了,她要的告别和拥抱早已是电视剧里常用的桥段,而她往往在意平淡而普通的举动,这正是她特殊经历所造就的心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