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露出p毛

      “实话告诉你吧,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把犯罪的证据拍了下来,还有他们的供词,也已经拍了一份。”

      萧天知道他今天回来毁尸灭迹,提前做好了准备。

      手上的录像带就是最好的证据,不论是他们犯罪的过程,还是这些人所说出来的证词,清清楚楚。

      “把东西还给我。”

      赵云清没想到对方还留了这么一手。

      “你也真是够心狠的,连自己手底下的人都杀。”

      厉成蓝对他忠心耿耿,哪怕是他威逼利诱,也不曾亲自将他供述出来。

      可他进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解决厉成蓝。

      “把东西给我,这件事情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

      赵云清眼神发狠,今天必须把东西拿到手,一但事情传了出去,父亲不仅会将他逐出家门,可能会没收手底下所有的财产。

      “有本事你就过来拿,东西就在我手里。”

      萧天毫不避讳的说道。

      他既然敢留下证据,就已经考虑过后果。

      这些假钞一旦流入市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成为受害者。

      辛辛苦苦的赚几个钱,还不够这些人处心积虑的行骗。

      说什么也不能给还给他。

      “好,这都是你逼我的。”

      赵云清喊道:“阿大阿二,杀无赦。”

      这两个是他的贴身保镖,是从国外请回来的打手。

      不仅身手了得,更是挤进了杀手榜的前十,但凡是交给他们的任务,就没有完成不了的。

      这次的情况也是如此!

      两个黑衣人出现在他身边,手里面拿着短刀,锋利的匕首在他们的手中,比他们的手还听话。

      两个人一拥而上,目标很明确,取萧天的项上人头。

      在打斗的过程中,大火越烧越旺,甚至将整个门都已经烧的塌了下来。

      “御主,这座房子已经快要塌了,我们先行离开。”

      奔牛看到旁边掉落的物体,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他自己去一条贱命无所谓,哪怕死在这里也无怨无悔。

      可是萧天不一样,他身上担着大任,绝对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否则神域的兄弟,非得将他抽筋剥皮不可。

      这个地方本就不牢固,经过他们这么一打斗,整个屋梁已经呈现出坍塌的趋势,如果再不找机会离开,可能就要葬送在这个地方。

      “一起走。”

      萧天纵身一跃,直接跳了出去。

      他的身手不差,想摆脱后面的那个小罗罗,易如反掌的事情。

      赵云清在手底下的人掩护下,也从火光冲天的房间里面冲了出来。

      他神情冷峻,脑海中回想起很多事情。

      赵家从来不缺孩子,他不能够让父亲失望,也不想成为一颗弃子。

      “阿大阿二,你们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三年多。”

      “我会照顾好你们的家人,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赵云清冷冷的说道。

      身后的两个人,身体均是一震,随后相视一眼,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上去。

      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跟敌人同归于尽。

      “小心!”

      萧天见奔牛吃亏,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

      对方瞅准了机会,在他手腕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使劲他的皮肤瞬间变了模样,呈现出黑紫色的状态。

      “他们支架里面有毒,真是一个卑鄙小人。”

      奔牛看见了他的手变了颜色,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这顿可是血污草提纯,比血污草更加厉害,一旦沾染到你的身上,你就等死吧。”

      赵云清见阴谋诡计得逞,脸上的笑容怎么止都止不住。

      血污草顾名思义,一旦被这草的汁液沾到身上,没有伤口还好,有伤口的话,这草就会让你的血从鲜红色变成暗红色。

      在血液里面驰骋,让原本鲜艳的颜色变得污秽不堪。

      会导致身体器官多处衰竭,直到最后血液完全凝固住,身体里的肺无法呼吸,硬生生憋死。

      这种死亡的办法,可谓是相当痛苦。

      很快,赵云清脸上的笑容凝固着。

      只见对方的手臂,慢慢恢复到了平常的颜色,流出来的鲜血也是鲜红色的。

      这跟意想之中的情况不一样,他疑惑的转过头去,看见了旁边的两个人,无声的在询问着他们。

      阿大阿二也很疑惑,这种草药他们习惯性的涂在指甲盖里面,从古至今就没有失败过。

      可现在却失败了。

      别说是他们这些外人,就连当事人自己也很意外。

      萧天看着自己的手臂,慢慢恢复正常的颜色,这才想起来,以前三姐给他吃的东西。

      给他吃了一个百毒丹,百毒不侵。

      几个人很快就打在一起,经过上一次的教训,奔牛根本不敢让他们靠近主子。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将他们全部都撂倒在地。

      “老实在这里呆着吧!”

      奔牛解决完最后一个人。

      赵云清转头就跑。

      他带过来的人,就像是废物一样。

      一点都不中用,对方只有一个人,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打倒他。

      也让他开始反思,这些个蠢货留在他手底下,究竟有什么用。

      赵云清最终还是没能跑掉,直接被五花大绑,丢在了旁边的角落里面。

      “我可是赵家的人,你们绑我的话,有没有考虑清楚后果?”

      “你觉得呢?”

      萧天见他死到临头,还不断的挣扎,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身边有两个人就了不起,赵家在华夏,那是唯一的主宰,如果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就等着家破人亡吧!”

      因为他不停的叫嚣,让萧天觉得很是心烦,索性直接用胶带,将他的嘴给封起来。

      他不能够说话,只能愤愤不平的望着他们。

      “别用这眼神看着我,如果你在赵家的分量足够重,你老爹应该不会放任着你不管。”

      萧天调查过关于赵家的情况,这个赵云清在赵家,似乎没有什么地位。

      上一次跟赵家的关系不合,差一点直接被逐出家谱。

      这才借助自己的身份,在外面另立门户。

      如果赵家不管,那他就处置赵云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