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污污的APP葩乐APP免费

      对啊!

      李载彬突然想到前世看过的有关国际足联内部高层斗争的分析报道,作者认为是约翰松、郑梦准等人组成的“倒阿派”把出身亚非拉的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拉下马后,让瑞士人布拉特成为新主席。

      而在今年早些时候,约翰松、郑梦准、鲁菲南等人还想把布拉特也拉下马,但是最后还是来自南欧的各国的支持让他保住了官位,在支持布拉特的人之中为首的就是板鸭足协主席维拉和意呆利足协主席克拉罗。

      于是很“巧合”的,韩国就先后碰上了这两个国家,还都在神秘黑衣人的一路护送之下进军半决赛。

      李载彬当时认为这是阴谋论,他觉得是因为先有韩国对意、西的比赛下黑手,后有人炮制出这篇文章指出意西两国对布拉特的支持,所以关于文章内容早就忘掉了,而且当时他是以华国人的立场看文章的,很多东西都没注意到。

      现在河正宇的话又提醒了他一遍,让他想起来了郑梦准的另一个身份。

      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的第六子、现代重工的会长,身为国家的“主人”之一,郑梦准所在的现代集团和其他现存的财阀是有很深的联系的。

      而今天晚上李载彬去的“首尔63号”,流传的背景是63大厦的拥有者韩华集团,也是十大财阀之一。

      韩华和现代在韩国国内比较广为人知的事迹就是家族成员从不逃脱兵役,相比三星李在镕因为青年时期参加马术竞赛“频繁落马”,在留学时就产生了严重的腰部伤病,在高丽医院“久治不愈”后落下“慢性病”,只能转到安世医院——这家医院后来给李在镕开了诊断书,于是本来是第一等役男的李在镕就被划为第五等免服兵役。

      韩华和现代家族就比其他财阀好多了,而且其下的家族成员一般都是去海军、空军等高要求部队服役,因此这两家在这一点上被普通民众认可。

      但他们两家真就那么自觉吗?

      看看两家的主营业务吧,韩华起家是制造火药,是韩军方最大的火药合作生产商;郑周永在1950年创建现代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时候,公司下面只有两项业务,一个是汽车修配,一个是土建,主要业务就是给驻韩米军修建营舍和给米军、韩军修理汽车,跟军队交往密切。

      因此,两家公司在前期可以说是军队衍生出来的附属公司,基本是仰人鼻息地活着,就算到后面做大做强了也受军队影响颇深,所以两家子弟不逃兵役,很可能并不是他们自觉,而是现实需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难兄难弟的关系也自然而然地算不上差。

      所以说,如果“首尔63号”真是韩华集团的某个人物的产业,那这个人从郑梦准那里得到消息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线索似乎连贯起来了。

      如果庄家真的想割一波赌徒们的韭菜,那么三四名决赛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

      李载彬思考完后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河正宇,河正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脚油门,又一次加快了离开“首尔63号”的速度。

      李载彬道:“今天那些兴高采烈的人,不知道几天之后有几个会从汉江大桥跳下去。”

      河正宇道:“行了,别说了。这个话题我们终止行吗?”

      “好吧好吧,听哥的。”

      “你家里不是不给你资金嘛,所以钱赚到了也不要乱花。今天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哲秀哥下午打电话给我,说你的电话打不通,让我通知你一下明天早上他会过来找我们。”

      “找我们?什么事啊?”李载彬道。

      “不知道,他没跟我说。不过他说这跟你有关系,是你提出来的,让你来告诉我。”河正宇问道,“你和哲秀哥在搞什么花样,还不跟我说?”

      李载彬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是什么事情了。

      网络水军!

      自己在拍摄《家族诞生》的时候想起来的东西,当时他跟文哲秀提了一嘴组建自己的水军这件事,但是因为还在拍摄,没时间去找合适的人选,所以自己说等拍摄结束了再去找。

      前几天在丽水的时候,自己见到老同学都俊贤的时候还想过要不要把他拉过来呢。

      现在这几天没什么事情,正好是好时候。

      于是李载彬把自己的想法跟河正宇说了一遍,最后还强调:“这件事最好还是只有你、我、哲秀哥三个人知道,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了。我们俩是负责出钱的以及他们的服务对象,哲秀哥则是我们俩没空的时候负责对接的人。”

      兹事体大,河正宇也知道这东西最好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于是河正宇道:“好,我知道了。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大林洞看看吧。”

      ……

      第二天一早,文哲秀就开着车来到李载彬二人的家楼下了。

      文哲秀昨天特地跟廉宏硕说今天不用上班,把车子放他那里就行,他有事要出门,就是为了跟李载彬、河正宇两人一起去找找看所谓的“网络水军”。

      该说不说,李载彬虽然听说过这个词很多次了,对文哲秀等人解释也能说出个一三五七来,但是实质上也是一知半解。

      李载彬以为找几个穷孩子来当水军做个兼职很容易,但在大林二洞的大街小巷、网吧饭馆转了一天之后,他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很多人都穷惯了,不知道洞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不喜欢接触新事物,更喜欢在中餐厅里洗碗端盘子。还有些人通过互联网初窥世界的美好,所以就更不愿意离开互联网、离开游戏。

      反正李载彬他们找了一圈,要么是不会而且不愿意上网的,要么是会但却是网瘾少年,总之就是找不到合适的。

      “载彬,要不今天就算了吧,之后有时间再来看看吧?”文哲秀对李载彬道。

      今天文哲秀也是跟着李载彬走了一天了,他可比不得两个经常锻炼的年轻人,他都不知道多久没走过这么久的路了,一天下来只觉得腰酸背痛,腿都要断了。

      “行吧,我们今天就回去吧,明天再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