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在线播放

      啊?

      齐太太没有想到杨海燕会么直接的问, 叫她怎么说?

      杨海燕见她沉默,微微一笑:“齐太太提起这话,难道是想告诉我谁在嚼舌根, 而是想拿我的闲话打趣?”

      齐太太心头一紧, 秦太太可是千夫长夫人,当着她的面, 她哪里敢说拿对方的闲话打趣?是结仇了吗?齐太太吞吞吐吐的道:“也就是说,也就是说您是败家娘们,会下蛋的老母鸡。”

      杨海燕笑容依旧,但是眼『色』有点沉。虽然她暂时是不想生孩子,但是轮得到别人来说她?她最反感那些自己也是女人,却还要说女人不是的人呢。从古代到现代,人怎么都少了。

      吕嫂子赶忙安慰:“您也别往心里去,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也只能由着她们。”

      杨海燕笑了笑:“有些人的嘴巴太大了,得缝上一些,才会说出大话来。”

      齐太太吓的缩了缩身体,缝上嘴巴?是用线缝吗?也太恐怖了吧?

      杨海燕见齐太太样子, 也没有罢休, 齐太太怎么知道那些闲话的?偶尔听到的?如果是偶尔听到的, 正经的人也必然不会在她面前样说,她瞧着位齐太太也是个大嘴巴的人。对于样的人,杨海燕可不会客气:“齐太太,知道你是听谁说起过些话?”

      啊?还要说出来?齐太太嘿嘿笑了笑:“秦太太, 我也只是偶然听到,忘记是哪些人在说了。”她有点后悔上马车了,也有点后悔说这话了。她看着秦太太绝对不是好相处的人, 刚才就不应该一时嘴快。

      杨海燕当然不会让她样过关,去县城还有一段路呢。她脸『色』一沉:“看样子齐太太是拿我的闲话当乐趣了,然不可能说出个是非来。我相公好歹是七品的千夫长,我倒是要问问齐百夫,他家的太太在背后打趣上司家的闲话,是不是有理了。”

      齐太太听闻吓了一跳,依着她男人的脾气,如果知道了件事……她敢想象。齐太太马上道:“秦太太,我瞎说的,我瞎说的,您不要同我计较,我……”

      “陈私卫,停车。”

      陈大石停下车。

      杨海燕冷声道:“齐太太,请下马车吧,我喜欢同拿我当闲话乐趣的人坐在一辆马车上。”

      齐太太哆嗦着唇:“我……我……”

      杨海燕继续道:“晚上我相公回来,我会请他拜访齐百夫。就算他晚上当值不在,明日军营也总有见着的时候。”意思是,别跑。

      齐太太听闻,整个人都要晕倒了:“秦太太,我……”

      杨海燕:“范婶,把人拉下去。”

      范婶大声道:“是,太太。”范婶是厨娘,常年握刀,所以力气小。而且齐太太又在恍惚中,所以她很轻易的把齐太太拉下马车了。

      等齐太太被拉下马车,马车走远了,她才回过神,然后拼命的追:“秦太太您听我解释,秦太太……”可是人两只脚,哪有马车四个轮子快?最后,齐太太瘫痪在地上,懊悔已经来不及了。

      别说齐太太了,就是杨太太和吕嫂子也没反应过来。直到这一刻,她们才真正的意识到,眼前的『妇』人是千夫长家的太太,而是和她们一样,只是百夫长太太。

      说起来,吕嫂子的感触是最深的,毕竟杨海燕刚嫁到这边的时候,和她交好。她觉得杨海燕『性』格好,人也聪明,而且年纪轻,再说,她们都是百夫长的『妇』人。后来秦放升职了,杨海燕还是这样的『性』格,所以吕嫂子一直也没有正视杨海燕的身份。

      直到这一刻,吕嫂子才真正的正视过来。千夫长和百夫长是不同的,而千夫长太太和百夫长太太也是不同的。杨海燕一句话,就把齐太太赶下马车了。,是被下人拉下马车的,样的魄力,她可没有。而齐太太会害怕秦放去问话,因为秦放是千夫长,朝廷武将。可齐太太会害怕吕志德去问话吗?会,因为吕志德和齐百夫都是百夫长,说白了,也就是士兵里当个头,没有朝廷军籍。

      吕嫂子稳了稳心,突然有个想法,关于她那天听到的情,是不是该告诉杨海燕。说别的,就冲秦放是她男人的上司,告诉了杨海燕,对他们家来说,也是好的吧。万一秦放成了游击将军,那空出来的千夫长位置,她男人是有希望了。

      吕嫂子第一次正视到了权势的存在,也第一次,想为自己的男人谋个希望。百夫长和千夫长,百夫长太太和千夫长太太,吕嫂子的眼中闪过一抹想法。

      马车里平静了下来,从齐太太被拖下马车之后,到县城这段路,一直没有人开口。到了县城,杨海燕道:“杨太太,吕嫂子,我要去送货,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回头也在这里相聚。”

      杨太太和吕嫂子当然没有意见,两人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后,杨太太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在马车里可吓死我了。”除了被吓到之外,内心还有其他的感觉。

      吕嫂子笑了笑:“可不是。”她也被吓到了。

      马车到了平掌柜的铺子,杨海燕一下马车,就看到了在门口的平掌柜:“掌柜,你来的可真早。”

      平掌柜道:“今天集市,人多。如果今天点心够卖,我让下人去跟您打个招呼,明天再加量。”

      杨海燕道:“那祝您生意兴隆。”

      平掌柜:“承您吉言。”

      从平掌柜的铺子离开,杨海燕和范婶就去逛集市了,一逛,还买了少东西。过买的是游商的东西,而是启国老百姓家做出来的东西。比如老百姓自己织的布、做的鞋子等等,质量不比铺子里的差,价格还便宜。东西买的了,杨海燕支开范婶,让她先把东西拿到马车上,她在这边等她。

      等范婶回来,便看见杨海燕手里拎着一个现买的篮子,里面放着好些东西,其实有很是种子,比如冬瓜子、黄瓜子、南瓜子等等。些子什么时候,出来如何,还得拿回乡下,让牛大研究。第一次种,得少数试验。

      说起来,在现世,太婆还在的时候,家里的蔬菜都是太婆的,只是那个时候杨海燕年纪小,加上时间长了,她也都忘记了什么季节什么。

      杨海燕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买”子,买好后,又顺着香味买了一只烤鸭。

      回到到了马车上,杨太太和吕嫂子都已经在等着了,她们像杨海燕买的,买东西也速度,跟打仗一样,所以动作快。

      看见杨海燕回来了,吕嫂子道:“集市的东西可比平时便宜了好几文。”

      杨海燕道:“可不是,所以集市来买东西最是划算。”

      杨太太道:“东西是便宜了,但是买的人也了,对那些个掌柜们、摊子老板来说,并没有亏,肯定挣的更多。”

      杨海燕道:“薄利多销。”

      薄利多销个词听来很生疏,但是吕嫂子和杨太太也听得懂它的意思。

      上午的情,仿佛没有发生过。

      一路上,大家偶尔聊句,便到了家属房。

      杨海燕:“范婶,烤鸭留着切半只,半只留下晚上等大人回来了再吃。”知道古代的烤鸭好不好吃,但是闻着味道是很香。

      过等中午吃的时候,杨海燕觉得古代的烤鸭比现代的烤鸭更好吃。大概是……古代的烤鸭比较正宗吧。

      刚吃好午饭,守门的陈大石来报,齐太太来了。

      杨海燕挑眉:“她来了?请到书房来。”

      上,杨海燕今天对齐太太所做的,也只是吓唬吓唬她,却没有想到她会来。

      齐太太有些畏畏缩缩的跟着陈大石到了正院,然后陈大石回头去守门了。

      莲嬷嬷在正院门口接的齐太太:“齐太太好,老奴是我家太太身边的莲嬷嬷,我家太太在书房等着您呢。”

      齐太太:“莲嬷嬷好,劳……劳烦带路。”齐太太是第一次进千夫宅子了,齐百夫的上司也是千夫长,所以她去过那位千夫长的宅子。但是,跟边秦千夫家的宅子完全不同。

      怎么说呢,宅子的规格是一样的,但是那位千夫长家没有么讲究,也没有么下人。刚才她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那边一排排的院子(下人院)。然后又是私卫,又是嬷嬷的,仗势就让她害怕,脚都有些发软。

      莲嬷嬷带着齐太太到了书房门口:“太太,齐太太到了。”

      杨海燕道:“请进,莲嬷嬷,去备茶。”

      莲嬷嬷:“是。”

      齐太太一个人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杨海燕坐在书桌旁,前面放着书。齐太太勉强的笑了笑:“见过秦太太,您这是……这是在看书啊?”

      杨海燕道:“齐太太请坐,在看启国律法,看一些律法,可以用律法来保护自己,比如能知道哪些人得罪了我,可以直接报官。”

      齐太太脚步一哆嗦,险些摔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