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美好生活

      高速路上,某个服务区。

      杨正把车停在服务区外,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

      高速路上的服务区除了逢年过节,平时只有工作人员,和陆陆续续的过路人,再加上一般高速路上会设有多个服务区,这就导致在病毒爆发时,平时人最少的服务区,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杨正在高速上并不能以高速行驶,因为路上时不时就能看见汽车残骸,在emp发生时,高速上肯定有不少正在飞快行驶的汽车,失去控制后,从残骸就能看出,当初的惨像。

      可能是因为高速上人都死完了的原因,一路上并没看见几个丧尸,但在这看不见几个丧尸的路上,早上起床就碰到一个,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怎样。

      上次去加油站加的油并不多,在车上等人时,杨正看见油量才加到一半多,可以说这都是那位封戈的功劳,想起那位作死的兄弟,杨正不禁摇了摇头,怎么会有这么作的人。

      杨正打开车门,站在高速路上,环顾了一下四周,没看见丧尸,转身朝车内比了个安全的手势,让提心吊胆的小萝莉放下心来。

      “等我回来,待在车里别出去。”

      杨正看着趴在驾驶座上,准备爬过来的卡莉娜,出言制止后,关上车门,在卡莉娜愤愤的目光中,独自走向服务区,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确实卡莉娜不会跟上来。

      服务区里面必定有丧尸,虽然这里在病毒爆发时并没有多少人来,但偌大的服务区,不免有藏身的好地方,而且在晚上那几个小时内,高速路上人流量肯定不少,路上的残骸已经说明了一切。

      退一步讲,就算没有丧尸,那也挺不错,省去了他动手的功夫,不过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没有丧尸,就说明有幸存者存,一个曾经有过人类存活的地方,没有丧尸,肯定是被当地幸存者消灭了。

      除了堵在入口只容得下人通过的残骸外,与杨正意料中的区别不大,一路走来,服务区与高速路的出入口之间,没看见一个活着的丧尸,走到超市内,一眼望去,超市里面一片狼藉,货架倒在地上,冰箱门被打开,收银台的抽屉被砸开,里面的钱被洗劫一空。

      嘎吱~嘎吱~

      杨正走在超市里面,脚下踩中一袋掉在地上的方便面,拿开脚,瞟了一眼踩中的方便面

      “没吃完的食物吗?”

      杨正继续在残骸中走着,如果他的推测没错,这里肯定有幸存者,但是为什么一路走来一个人也没看见,连注视的目光都感觉不到。

      虽说在末世中,警惕他人是没错的,但是这人未免也太警惕了,就像......

      “难道说?”

      想到一种可能性,杨正走到刚刚踩过的方便面钱,拿起方便面,在手中转了一圈,又快步走到货架旁,拿起掉在地上的食物看了一眼,上面同样沾满着灰尘,脑海中快速整理着这一路上的信息,

      “果然,不过这是为什么,”

      杨正一边思考着一边继续观察着超市,收银台右边是货架,货架右边有一扇小门,杨正走到门前,慢慢打开门,一股腐烂的味道从门内传来,看见门内的景象,杨正低骂一声,

      “糟了,”

      然后迅速转身朝着汽车的方向跑去。

      ......

      十分钟前,高速服务区,商店仓库内,

      张善元放下手中的人手臂,看向服务区入口方向,说是看,实际上也只是把头转过去,张善元脸上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一对空洞洞的眼窝,里面的眼珠子早已不翼而飞。

      没错。张善元是一只丧尸,与别的丧尸不同的是,他变成丧尸后,有自己的意识,还保留了自己人类时的记忆。

      张善元原本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一个贤良的妻子,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虽然家里并不有钱,但这一切让他很满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比什么都好。

      这份幸福本该就这么持续下去,直到末日来临。

      末日爆发前几天,他们正好在外面旅游,这是他们家的一个兴趣爱好,虽然这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但在看见女儿脸上那洋溢着欢乐的笑容后,夫妻二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变得更加努力的工作起来,只为了让这个爱好能持续下去,但他们没想到,这个爱好,却成了他们的末日。

      末日爆发那天,他们正好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出去游玩了几天的原因,回家路上他们都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只有张善元还有精神,旅游的最后一天,张善元没有陪着她们二人再去疯,而是在酒店休息,养精蓄锐,为的就是在开车的时候不出意外。

      但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一个更大的意外降落在了这个世界。

      当时张善元正开车行驶在高速上,后座是熟睡着的妻子和女儿,他妻子靠在车门上,腿上是熟睡的女儿,一路上都没有什么问题,直到,张善元想去上个厕所。

      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张善元的膀胱有点憋不住了,他把车开到就近的服务区,在服务区停下车,为了方便驾车离开,他把车停在高速与服务区的入口处的路边,看了眼后座上熟睡的妻女,张善元打开门下了车,因为车内有人,而且就只是上个厕所而已,张善元就没把车熄火。

      张善元走进厕所,厕所充斥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厕所是隔间的形式,没有小便池,他走到离出口最近的隔间,关上门,刚准备防水,门外就想起了敲门声,

      嘣嘣嘣!

      “有病吗,旁边那么多厕所不去上,”

      水还没放出来就被被打断的他心情很不好,低骂了一句,朝着外面吼道,

      “等一下,马上出来。”

      刚吼完,外面的敲门声就消失了。

      张善元再次准备放水时,

      嘣嘣嘣!

      几道敲门声就身后传来,声音比刚才的还大。

      张善元这才注意到,刚刚敲的是旁边的那扇门,因为敲门的声音过大,导致他一时没分辨过来,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人非要使劲敲门,一句话也不说。

      不准备理会这人,张善元决定继续放水。

      嘣嘣嘣!

      敲门声继续传来,从声音上听,力道越来越大。

      没办法,张善元只能去看看门外这人到底发什么神经,他提起裤子,转身看着厕所门,他现在心中充满了怒火,连续两次打断他放水,如果门外的人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他就死定了。

      “到底要干什么......”

      张善元一边开门嘴里一边大声说着,但随着门越开越大,看着门外的景象,张善元心中的怒火突然消失不见,嘴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一个么字几乎轻不可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