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嫁1―4正在播放

      有些事情,很难说出口。

      那日醒来后,才发觉已经被村民抬到了床上。一番大战,虽没有伤到致命处,但大大小小的伤口已是遍布周身。再加上之前所承受的精神折磨,骤然放松下来,一时半会竟起不来了。

      如今人已经清醒,倒在床上再去回味那一番厮杀,不由生出似曾相识的感觉。无论是那些强盗,还是被救助的村民,都是如此。有那么一瞬间,竟然生出重回睡狮城的感觉……

      这小村有些意思,有泉水从高高的山冈上涌出,蜿蜒而下化作小溪,又于冈下聚集成湖。村民便分别以泉、溪和湖为姓,形成三大姓氏。说是三大姓氏,祖上却同出一支,而且千八百的人口数量……不提也罢。

      抛开这些,小小乡村也算得天独厚。受那山泉的经年滋养,土地丰饶肥沃,村民们安享着这一切,颇有几分独立尘世之外的安逸逍遥。只是身在尘世中,哪里可能真的独善其身?何况,这个世界早已躁动不休。在这躁动的世界中,财富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随着盯上这里的心怀叵测之人渐多,良善的村民们也不得不奋起抗争。可是,各种侵袭来得太过忽然,即使拥有着过人的力量,一时也难以适应。多少年了,村民们更专注于建设和生产,哪里懂得生死搏杀?

      但力量毕竟异于常人,还是勉强支撑下来了。只是那一夜来的强盗,同样身怀异力……万幸,在最绝望的时刻,有人如杀神般降临。那是,他们第一次知道何谓武艺,何谓超群!与之相比,无论是那些强盗还是他们,都不过是四肢不调的笨拙玩偶。

      那一人一枪,如入无人之境。初时枪过处只见人仰马翻,无论人马俱都一挑而飞,巨熊老罴般——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霸气。当血色渐浓遍布枪身,那枪忽又变得灵动起来,似灵蛇般在要害间一闪而过。到了最后,胆气尽失的强盗四散奔逃时,那人迅疾而出如灵禽掠水一沾即走,顷刻间竟是将人杀得干干净净……至此才如释重负,深深叹息一声仰天倒地。

      ……

      区貑被抬回村里后,全身上上下下就被人检查了个通透,见没有大碍才算放心。只是谁也没想到,区貑会睡那么久。睡醒后,大多数时间依旧是赖在床上,盯着屋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于村民来说,区貑想些什么不重要,只要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那里,心就格外踏实。乱世中,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带来真正的安全感,所以也就格外容易获得青睐,特别是异性。就这样,某天夜里有眼馋区貑身子的女子,悄悄摸到了床边……有了第一个,就不会缺少第二个,于是区貑的好日子来了。

      有那温柔似水的女子滋润,区貑渐渐恢复生气,倒在床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他开始在村中走动,开始应村民的要求——传习武艺。传习之余,他持枪而出开始扫荡周围大大小小的强盗窝。初时还只是一人一枪,渐渐村中的年青人也加入进来……

      时间飞逝,一两年的时间转眼而过,村中有新的生命降生于世。这本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但孩子若是你的崽呢?在这小小的山村中,那来自于血脉间的共鸣,已经瞒不过现在的区貑。

      又当爹了,对于区貑来说,那心情还真是复杂。可是更复杂的还在后面,当他舔着脸登门时,人家竟然不认这茬!

      孩子是亲妈生的也就算了,关键是后面还有个咧着大嘴的“亲爹”,搂着媳妇一口咬定这就是他亲生的娃,与外人无关!至于谁是外人,不言而喻。至此,区貑才恍然大悟,合着自己被人当成了种马。

      这也——太羞耻了!偏偏还无处发火……让人颇有些“洞房花烛夜——隔壁”的悲戚感。于是区貑老实了,也终于学会守身如玉……

      在守身如玉的艰苦日子里,区貑将心头的火气倾泻到强盗身上,这一日终于让他找到了那伙强盗的老巢。可是找到后,区貑却失去了斩草除根的兴致,只因在失去众多青壮后,此地已是小猫三两只,还多是老弱妇孺。

      此地与乡村虽有些距离,但称不上遥远,只是更加隐蔽。盗贼们不事产业,自是不见田垄处处,农歌声声的景象,仅有坚堡一座。其内,藏有密室一间,地上裂隙一道,赤色长枪一杆,红雾袅袅缭绕盘旋。随着区貑的到来,竟是震动不休,余音清脆久久不息……见此,堡中余孽慑服,自愿认其为主。也是从那日起,区貑有了属于自己的落脚之地,与那乡村互为掎角,遥相呼应。并在不久后,于村中明媒正娶一泉姓女子为妻,算是彻底结束了种马生涯……

      只是,这种马生涯,好说不好听呀。正尴尬时,一黑一白两只大鸟施施飞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只见它们翩然落在区貑的饭桌上,好似有些疑惑,一左一右同时向两边歪起了脑袋,仔细打量。片刻后又一起向内歪头,再次仔细观瞧。总算瞧清楚了,稍稍摆正身子,同时翘起尾巴,拉了一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