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心直播主播版下载

      苏州,一个普通的府邸。

      这个府邸,一点也不奢华,简单质朴,只是比富翁的府邸,稍微华丽一点,稍微宽敞一点而已。

      府邸当中,家具简单而质朴。

      张士诚身上的衣服,也是简朴至极,没有太多的华丽,似乎商人而已。

      衣食住行上,张士诚皆是简朴至极。

      在对待百姓上,勤政爱民,轻徭薄赋,兴修水利,对于商人的赋税也少了很多,辖区的百姓对其爱戴有加。

      哪怕是当了吴王,割据一方,勤政爱民,可丝毫不改变,勤政爱民,艰苦朴素的性格。

      “大哥,元军欺人太甚了!”

      张士义气愤道。

      “由不得元军嚣张,汝阳王太能打了,只是区区一年多,就是击溃百万红巾军,天下英豪皆是畏惧!”

      张士诚苦笑道:“若是元军,顺着运河而下,我等未必能扛得住!”

      张士义说道:“兄长,当年,脱脱率领着四十万大军南下,围攻高邮,我们要人没人,武器稀少,我们最后都是打崩了元军,奠定无上基业。”

      “可现在,我们粮草充足,军队战斗力充沛,害怕什么元军。昔日我们不怕脱脱,现在也不怕汝阳王!”

      张士诚说道:“昔日我们都是穷苦出生,一穷二白,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为了拼出前程,就要不断血战,不断拼杀。可现在,我们割据一方,建立一方霸业,自然要爱惜家业,爱惜生命了!”

      高邮之战,是张士诚是生命的转折点。

      在高邮之战时,张士诚只是一个穷光蛋,那时叫着周王,也是为了爽一把就死。

      那时四十万元军,围困着高邮。

      张士诚好几次想要投降,可脱脱不接受,开口屠城,闭口屠城,于是只能血战到底。在大战当中,打得很辛苦,高邮城几次要陷落。

      几乎陷入绝望当中,

      结果,元朝来了一个骚操作,临阵换将。

      那时,脱脱围困高邮城,久攻不克,元顺帝认为,脱脱这是要养贼自重;一些大臣也是弹劾脱脱,想要摘桃子。

      于是,有将领前来替换脱脱,想要摘桃子。

      结果,张士诚看到了机会,主动出击。

      城外的元军,连续围困了三个月之久,早就人困马乏,士气下降,各部队之间又是矛盾不断。

      张士诚出击之后,元军崩溃,高邮大捷。

      摘桃子不成,反而全局崩盘。

      因为这次大捷,全天下都是知道了他张士诚。

      无数的英雄豪杰,还有读书人,纷纷投靠到了他的麾下,占据了江南的一角,格局一方。

      这一战,胜利的很是侥幸。

      可这一战后,张士诚也变得胆小起来。

      在这一战前,张士诚抗元到底,血战到底,元朝几次诏安,都是拒绝了;可在这一战之后,地盘扩大了兵力扩大了,可很快接受了元朝诏安,成为元朝太尉。

      接受诏安后,张士诚却开放了运河,不再切断运河,源源不断的粮食,盐税等,运送到了北方元朝。

      元朝继续活着,没有失血而亡,反而借助着这些金钱和粮食,训练着军队剿灭着红巾军。

      北方红巾军能覆灭,张士诚有着一顿的大奖章。

      因为彼此妥协,元朝也放弃打击张士诚,彼此进入默契阶段。

      随着北方红巾军被剿灭,默契不断打断了。

      “大哥,元朝欺人太甚,我等当如何?”张士义问道。

      张士诚道:“元朝的粮食,我们要给,不仅要给,还要多给。只要这样元军不会率先进攻我们,可挑动元朝大军进攻豪州,滁州,和洲等地。一旦朱元璋主力被牵制在北方,我们可派遣谁水师,直接掐断长江,将其孤立在长江以北。聚集兵力,进攻扬州,应天府,夺取金陵之地!”

      “朱元璋太恶心了!”

      张士义说道。

      “朱元璋不死,我们没有发展的空间!从北方的徐州,到了南方的绍兴,我们就是一条长蛇,若是被中间斩断,那就完蛋了!”

      张士诚说道:“为今之计,只有借助元军,消灭朱元璋主力,夺取应天府!”

      ………

      武汉城。

      陈友谅端坐在王座上,霸气冲天。

      比起低调的朱元璋,阴险的张士诚,陈友谅性格上霸道,有着豪侠气息。就在这时,元朝的使者出现。

      “拜见,陈将军!”

      元朝使者恭敬道,“不久前,汝阳王大破红巾军,上百万红巾军尽数被消灭,红巾军的首都汴梁也被王爷攻克了!刘永福想要再开大宋,可大宋是要完蛋了!”

      “不久之后,王爷就要进攻山东红巾军,一旦山东被攻克。王爷必然南下!正所谓守江必守淮。想要攻灭江南,必然要攻克荆襄!”

      “王爷正在整顿着兵马,要进攻武汉……将军危险了!”

      陈友谅淡淡道:“那又如何了?”

      元朝使者说道,“连年大战,百姓生灵涂炭,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若是将军,接受我元朝诏安,可册封将军为汉王,永镇荆襄!”

      “好买卖!”

      陈友谅大笑起来,“不错的买卖,可惜老子偏偏要说不!诏安是不可能的,我乃是堂堂男子汉,岂会投降胡虏!”

      元朝使者丝毫不气馁,而是说道:“方国珍当年起兵作乱,可后来接受了诏安;张士诚也是起兵作乱,可后来接受了诏安。就连应天的朱元璋,也打算接受诏安。天下英雄,皆是诏安,唯有将军还是执迷不悟!”

      “元军降临到荆襄,将军将死无葬身之地!”

      元朝政府曾下令要把汉人一概捕杀,并把“诸蒙古、色目因迁谪在外者皆召还京师”。

      后来看到汉族地主也敌视红巾军,就宣告免除南人、北人的界限,凡起兵镇压红巾军的人都给以万户、千户、百户的爵赏。元朝政府还赐方国珍、张士诚龙衣、御酒,给以官号,收买他们为蒙古统治者效力。

      方国珍、张士诚接受了元朝的官号,转而与红巾军为敌。

      天下各路英豪,皆是投降,或是接受诏安,唯一抵抗的,头铁的,似乎只有陈友谅了。

      陈友谅说道:“来人,拉出去砍了!”

      顿时,刀斧手出动,直接将使者砍死。

      片刻后,首级送上来。

      “联军交锋,不斩来使!”张定边道。

      “斩使,用来定决心!”陈友谅说道:“脑袋递给汝阳王,就说我铁心抗元,决不接受诏安!”

      ……

      PS:第二更,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求推荐票!感谢赤霞打赏1500起点币,感谢菜青虫打赏100起点币,感谢白九打赏100起点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