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乱终弃反派师尊后

      ‘纲手的医疗忍术是很出色,但是像这样连怎么瞎的都不知道根本没有办法医治。’

      而此时,宇智波弥生失明了的消息开始无声的蔓延。

      火影大楼内,三代目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在烟雾中,叹了口气。

      谁也没想到,那天晚上,会造成一个孩子的失明,想到那个得知自己失明,却成熟得安慰其他人的男孩。

      知晓一切的老人,愧疚感在内心不断发酵。

      ……

      “鼬先生?”

      “失明了一个啊,那么,就等另一个了。”

      那人说着,转过身,离开了,在离开时的一瞬,眼里流露出了浓郁的惊人的愧疚,与疼惜,有马上收敛回去。

      他在内心宽慰自己,现在还不行,在等等,在等等,佐助,变强吧,然后,将我杀死……

      距离那天晚上,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可是宇智波佐助却迟迟不肯入学。

      理由也很简单,弥生才五岁,并且双目失明,若是不小心磕着碰着那可怎么办?

      这事报告给火影时,那个年迈的火影斟酌了一下,决定让弥生和佐助一起上学,以后分班也分在一起。

      因为,鸣人作为九尾人柱力,肯定要和宇智波在一块的,宇智波一族目前,可以确切找到,能够驯服他们的软肋,就只有他们的兄弟了,这样一来,还可以做一个保障,避免未来佐助误入歧途。

      火影下达通知时,佐助有些哑然,但是,为了照顾弟弟,还是欣然接受了。

      第二天。

      “萨斯给那家伙,都过了多久了,还不来学校……”

      鸣人眯着眼,一只手称在脸侧,嘟嘟囔囔的说。

      “莫非——”

      “他怕了他鸣人大爷我了吗!?”

      “啊哈哈哈哈哈……”

      鸣人想着想着,忽然得意起来,双手叉腰,不顾这是在上课,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伊鲁卡气的头上蹦起了青筋,正要发作的时候。

      “蠢货。”

      有人嗤笑着说。

      “哈?萨斯给,你说什么?!”

      鸣人下意识怼了回去,然后愣了一下。

      “萨斯给!你终于敢来上学了吗?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弥生,过来这边。”

      佐助没理鸣人,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神情温和的说。

      “佐助君,好温柔。”教室里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弥生闭着双眼,上前几步,将自己暴露在了众人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牵住了佐助的衣角。

      “好可爱!”

      有女孩子感叹。

      “是佐助君来了啊,身体没事了吗?”

      “没事。”

      说着,佐助便抓住了弥生牵住他衣角的手,拉着他向自己的位置上走。

      “喂,萨斯给!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鸣人大爷说的话啊!”

      伊鲁卡忍无可忍的吼:“闭嘴,鸣人你这个蠢货!再吵就给我出去!”

      “我知道了啊,真是的伊鲁卡老师,就知道偏心佐助。”

      “人家佐助是年纪第一!你要是有本事拿个年纪第一,我也偏心你!好了,现在给我闭嘴,老老实实坐着!”

      佐助带着弥生坐下来后,又自然而然的将弥生抱到了怀里,弥生有些别扭的在佐助怀中扭了扭,但是还是没有挣脱。

      晚上,佐助给弥生掖好被子后,悄悄的离开了弥生的房间。

      他没有选择让三代目安排房间,还是选择住在了这聚满宇智波亡魂的不详之地。

      原因有二,一是,方便他查阅族中资料来寻找治疗弥生眼睛的方法,以及忍术;二是,是利用仇恨来刺激自己变强。

      此时,他便在搜寻族中的忍术。

      在翻到某一个术时,他停住了。

      上面写到:

      =火遁·火绒丝=

      无印C级忍术,将火属性查克拉拧成丝线,用以代替钢丝,配合变化术可拟态为钢丝,要求施术者拥有极高的查克拉控制能力。

      开发者:宇智波弥己

      意识到这个术价值的佐助,又专门翻了翻,找出了与那个叫宇智波弥己的族人有关的所有忍术卷轴。

      然后成功发现了这个术的衍生术式——

      火遁·丝绒寄生、以及火遁·火网。

      丝绒寄生正如其名,是无印A级忍术。

      通过近距离近战,把细到肉眼不可见的火绒丝寄生在敌人的体内,在一定程度的积攒过后,一口气发动,便可从内部灼烧敌人内脏。

      火网则是无印B级忍术,丝绒寄生在体外的用法,将细不可见的扎根在战场各处,作为陷阱使用。

      丝绒寄生的忍术记载中,还夹着一份如何提升查克拉控制的方法。

      虽然佐助觉得应该还有更有用的忍术,但是,光是火丝绒就有的他受了,也就不再翻找,只拿走了这三个。

      第二天早上,弥生刚起来,便闻到了一股糊味,当下一慌。

      “哥哥!家里着火了!”

      佐助闻言,马上从浓烟滚滚的厨房跑出来,却发现,弥生的房间里压根没有着火。

      再仔细闻闻,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得尴尬了起来。

      “咳咳,没事了,弥生先出去透透气吧,一会我们吃饭。”

      该死,那个叫宇智波弥己的写的什么方法!

      今天早上,他尝试着直接用火属性查克拉燃起来的火焰直接将食物烧熟。

      可是,一上手,居然直接变成了焦炭,他一连试了好多次都是这样,还把弥生给呛醒了。

      弥生坐在院子里,懒洋洋的,他大概猜到今天佐助在干嘛了。

      毕竟,在前世的时候,族里可是有好一阵子,都是食物烧焦了的味道,呛得族人天天出去做任务,没一个敢待在族地的。

      不过,佐助怎么一上来就是这么高的难度?他明明记得他写过一份简单的啊,难不成族里弄丢了?

      佐助练习了许久,在家里造了一堆炭,最终,还是决定带着弥生出去吃。

      没办法,家里实在是太呛了。

      吃过早饭,佐助就直接抱起弥生到了学校。

      弥生则是一方面觉得变扭,毕竟他的辈分在那里,给后辈抱到怀里什么的……

      一方面又是觉得佐助是他哥哥,以前斑哥和泉奈哥都抱过他,哥哥照顾弟弟而已,没有必要这么别扭。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里,佐助该上课就上课,该在实践课里完虐鸣人就完虐鸣人,还时不时将教一教弟弟忍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