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乃紫音

      江润止懊恼的关上门,抱着西西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其实他也不是介意云喜去相亲的事情,只是在意沈思行,毕竟他们在英国这么多年的交情,再加上两人工作都是同样的,难免会比较聊得来,以后两人见面的机会也会变多。

      而他和云喜,虽然六年前谈过一次恋爱,但毕竟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江润止并不知道云喜心里的想法,要是她只是单纯把他当成朋友呢?

      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偏偏云喜是个迟钝的主儿,一心扑在工作上面。在工作上他跟云喜没什么共同话题,只是当了邻居之后渐渐熟悉起来。

      那个沈思行轻而易举就能跟她拉近关系,以后要是云喜有天突然想通了,那他和沈思行竞争起来,不一定他会赢。说罢了刚才的一番话就是在恼自己。

      云喜并不知道江润止心里想的东西,只是觉得他刚才的态度来得莫名其妙,倒像是他们多亲近似的。

      她好心来道谢,得到的确是一顿嘲讽,换做是谁都会忍受不了吧。她心里暗自把江润止给恨上了,正式开启了冷战的氛围。

      虽说两人都住一层楼,但是要是诚心想躲江润止,云喜还是很有经验的。就这样住在一层楼,在同一个公司工作的两个人竟然好长时间都没见过面了,长到江润止都快怀疑云喜是不是搬走了。

      这几日GY的气氛也很低迷,特别是总裁那一层,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仿佛脚下有地雷似的。

      “我养你们是来给我制造麻烦的?”办公室内又是呵斥的声音,还伴随着文件掉到地上的响声。

      众人对这种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几天江总都已经训斥了好几拨人。以前江润止虽然对属下也很严格,但一般都是淡淡的看你一眼,让你知道自己的错误。

      但这段时间仿佛吃了枪药,一直在发火。

      办公室内是GY的财务总监,他额头上的汗水不止,但也不敢擦掉,只是干站着等江总的吩咐。

      “重做一份,要是再弄不好就走人,别占着别人的位置。”江润止烦闷的喝了一口水,随后对他摆了摆手。

      陈冬冬一来到顶楼,就见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她关心道:“怎么了?江总压榨你们了?”

      其中一个总裁助理有气无力的看了她一眼,端起桌子上的咖啡,猛灌了一口,“别提了,简直就是地狱。”

      “啊?”

      那人扫了眼陈冬冬手上的文件夹,问道:“你来干嘛?”

      “噢,云总监让我交几份文件给江总,他现在忙吗?”

      助理好心劝道:“有空是有空,但现在....我劝你还是别撞枪口。”

      “怎么了?”陈冬冬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

      助理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江总最近骂了几波人,财务处那人刚刚才灰溜溜离开。”

      “云总监最近也是心情烦躁,看着心情不太好的样子。”陈冬冬想起前几天云喜还把实验器具给弄坏了,但陈冬冬神经比较大条,没把这些放在心里,“没事,我就是送个东西。”说完就敲门进去。

      江润止仔细的看着手中的文件,指腹在纸张的一角摩擦,心思却一直飘到了别处,这么久都没看到云喜,也不知道她怎么样?

      他合上文件,抬起头,“最近云总监........和她团队怎么样?”

      “啊?什么?”陈冬冬像是没听懂,迷迷糊糊的看着他。

      “就是有什么情况发生吗?”

      陈冬冬仔细想了下,觉得一切都挺正常的,“都还不错,不过我看总监这几天食欲不太好,有几次在食堂碰到她,碗里的饭就吃了一小口。”

      她实在找不到其他可说的了,看到江润止鼓励的眼神又多说了些云喜的事。

      “总监这几天是实验室来得最早的,晚上也很晚才走,跟她平时的作息完全不同。”

      ..........

      陈冬冬有说了一大堆实验的事,但她发现江总似乎对云总监的事情更关心些,她便多说了一些。

      最后她还顺带问了一句,“江总,你是不是对云总监.....”最后的那个词语她没说出来,但看她八卦的眼神就知道是什么了。

      江润止心里叹气,一个外人都看出来,云喜居然还没有反应。

      他咳了几声,掩饰刚才的尴尬,“下午让云总监有空来一趟,这上面有几个问题要问她。”

      陈冬冬应了一声,然后笑嘻嘻的出去了。

      周围的人看她开心的样子,一脸不可置信,连忙凑上去问道:“江总...没骂你?”

      “没啊。”陈冬冬使劲摇头,然后就离开了。

      总裁办公室内,江润止对着李秘书吩咐道:“叫食堂厨房多加几道菜。”他将手上一张小纸条递了过去。

      李秘书结果一看,这何止几道菜啊?这些都是他楼下饭馆级别的菜品了,他犹豫问道:“江总...这是什么意思?”

      江润止瞥他一眼,收起嘴角的笑意,“听不懂?让食堂去准备啊,看看他们整天给员工吃的都是什么?”江润止嫌弃的摇摇头。

      李秘书心里狐疑,但没表现出来。江总您去过食堂看看么?咱们食堂饭菜算是好的了。但他没说出来,既然上司要求,那就去办好。

      中午,云喜在食堂挑选中午餐,就看到比平时多出三倍的菜品,她疑惑的问身边的杜豆豆,“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世界粮食日?”杜豆豆也搞不懂食堂这一波操作,开玩笑调侃道。

      云喜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品,怎么感觉这些都是她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啤酒鸭,宫保鸡丁,红烧鱼,紫薯丸子.......

      难道是选菜的的人跟她有共同的品味?云喜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就混入了人流当中,慢慢挑选。

      江润止在远处看着云喜开心的小动作,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他拍了拍李秘书的肩膀,赞扬道:“做的不错。”

      李秘书面上带笑,但心里还是糊里糊涂的,不知自家上司前几天还跟阎王爷附身似的,现在就变得这么和蔼。

      看来以后还是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位上司,不然以后职位都不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