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景院

      这香炉堪堪两掌合握大小,造型古朴雅致,下有三足,顶上并无炉耳,炉内积满香灰,看上去与寻常香炉并无二致。

      聂云拿在手中反复端详,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难道不是这个?”

      他暗暗嘀咕,正想要将这香炉放回原处,指尖突然一疼,像是被什么尖刺扎破了一样。

      聂云今晚屡遭变故,心中自然是警惕非凡。

      他暗叫一声不好,赶紧将这香炉放下,回过眼来仔细查看自己被扎破的手指。

      果然,左手无名指指腹处破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一滴鲜血缓缓渗出,不偏不倚,正好滴入了香炉之中。

      聂云见血色鲜红,心下稍安,正想要仔细查看这光滑的炉身上到底是什么扎破了自己时,异象突生。

      只见原本被他放在供桌上的香炉突然像是通电了一样,拼命颤抖起来。

      紧接着,遍布炉身的积年灰垢纷纷龟裂,裂纹处透出金色耀眼闪光。

      聂云赶忙伸手遮住眼睛,掌心正好对准了香炉的方向。

      下一秒,一道金光乍闪而过,原本端放于眼前的香炉竟然就这样不翼而飞。

      紧接着,一尊金光闪闪的扁圆香炉陡然浮现在聂云的识海中,凭空悬浮,微微旋转。

      “衍天炉,这就是你的名字吗?”

      “原来如此,这就是父亲带回来的东西!”

      之前还有些模糊的种种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正是这个神秘的香炉造成父亲惨死,自己也被隐藏在家中的凶手毒杀,要不是他有幸得到穿越之神的眷顾,诺大的沧澜聂家,今晚便已家毁人亡。

      聂云并不想为这便宜老爹报仇雪恨,但问题是,凶手这次没有杀死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对方一计不成,绝对会再下黑手。

      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按照自己那便宜老爹所说,立即离开聂家。

      聂家在沧澜城虽是豪门世家,但放眼整个九黎大陆,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沧澜城往西五百里,便是十万大荒,历来便是逃犯首选之地,那是个弱肉强食、没有王法的所在,随便找个犄角旮旯苟住,便能躲过大多数搜捕。

      当然了,前提是能在大荒的万千凶兽和剧毒瘴气中活下来。

      而出了沧澜城往东北去,大约三日的路程就能到达西齐首都——西京。

      都说大隐隐于市,西京城有近三十万人口,真要躲到那里,就算是神仙也别想找到他。

      心思已定,聂云很快又被这盘旋不止的香炉给吸引了注意力。

      “话说,这东西这么神奇,不会只是个摆设吧?”

      他心念一动,这衍天炉陡然又浮现在他左手掌心上方十几公分处。

      就像是莫名其妙就得知了这香炉的名字一样,很快,它的作用又凭空出现在聂云脑海中。

      “原来如此……”

      他微微点了点头,随手拿起供桌上的一个苹果。

      这苹果又红又大,聂云一只手根本就握不过来,对着炉口比了比,堪堪能够放进去。

      他不再迟疑,手指一松,苹果直坠入了香炉中。

      这衍天炉体积并不大,苹果落入之后,还有小半露在外面。

      可就在这时,衍天炉中的香灰瞬间将苹果包裹住,稍顷之后再次散开,重新变得平坦如初。

      聂云有些不解,伸手将炉中的苹果取出,又放回了供桌的果碟中。

      可他这番动作还没做完,衍天炉中的香灰像刚才一样,再次自动卷起,在炉内重新包裹出了一个苹果的形状。

      很快,炉灰又一次散去,但这一次,一个崭新的苹果凭空出现在天衍炉中。

      只不过,原本闪烁着点点银光的炉灰此时却变得黯淡了几分。

      聂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这是……3D打印?哦不,是3D复印!”

      聂云赶紧将炉中的苹果取出,又拿起刚才那个,两个放在一起仔细对比起来。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两个苹果都一模一样,包括皮上的纹路,甚至是一个小小的疤痕。

      怀着最后的疑问,聂云拿起第一个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细细嚼了几下之后便匆忙吞下。

      紧接着,他又拿起从衍天炉中“复制”出来的那个苹果,找到同样的位置,也咬了一口。

      入口之处,一片甘甜。

      “连味道都一样!”

      聂云含糊道,脑子顿时转动开来。

      紧接着,他又连着做了几次试验,直到窗外天色放亮,静心庵早课的晨钟响起,他才惊喜地停下了手。

      通过实验看,只要是大小不超过这香炉,不管形状、质地如何,放进去之后短短数秒就会被香灰覆盖。

      当拿出原来这个,香灰会重演之前的过程,只不过这一次当香灰散开时,天衍炉内就会出现一个崭新的复制品。

      虽说是复制品,可两者间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复制品还能再次复制,似乎没有次数限制。

      当然,这香灰只有在衍天炉内才有效,如果倒出来便会失去任何作用。

      也因为这一点,聂云发现,每“复制”一次,炉内的香灰色泽就会变黯淡几分,可在收回识海之后,色泽会慢慢恢复,只不过速度有些慢。

      “哈哈,发财了,这么说来,我埋进去一张钞票,岂不是想拿出多少就能拿多少?不对,要什么钞票,直接放块金砖进去,那就能用金砖盖房子了!”

      这仅仅是个开始,聂宁心中又冒出了十几个念头,如果任何东西都能复制的话,这衍天炉果真堪称神器。

      只是这样一来,这香炉的存在便是他最大的秘密,要和他穿越者的身份一样,永远深埋于心底,就算是再亲近的人也不能透露分毫。

      聂云折腾了一夜,早已是疲惫不堪,便将这天衍炉重新收回到识海中,也来不及找正在做早课的姨妈告别,匆匆下山,回到祠堂旁的书房,衣服鞋子都没脱,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

      同一时间,聂家大宅正房东厢,两个低低的声音先后响起。

      先是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你果真见他把汤喝下去了?”

      接着是一个清脆中流露出丝丝惧意的年轻女声:

      “上仙,确是我亲眼所见。我就躲在窗外看着他一口一口地把汤全部喝光,没多久他就痛苦不已,然后趴在案上一动不动。可我刚想要进去时,他竟然又抬起了头,没一会儿又站了起来。我想起您交代的事情,所以才冒险进去把碗拿了出来。”

      老者的声音顿了一顿,又道:“这就奇了,我用的是蚀心草,别说未经修炼的普通人,就算是真的仙人服了,也得丢掉半条性命。难道……”

      “难道什么?”

      那个女声赶忙问道。

      “难道有人在背后动了手脚?”

      一声双膝跪地的闷响传来,年轻女子颤声道:“上仙,我全都是按您的吩咐做的,可没有半点差池呀。”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打草惊蛇,我们最近不要有什么大的动作,静观其变便是。对了,我让你找的那个东西你找到了吗?”

      “没……没有,老爷的卧房、书房,还有常去的几家前柜我都去找过了,没有任何发现。”

      “哼,果然还得我亲自动手。你寻个机会,去后山那庵里探探虚实,只是仔细慧宁,她虽不过是筑基期修士,但想必也有几分神通。”

      “奴婢省的。”

      “对了,昨晚他又去了哪里?”

      “昨晚他欲与我同房,被我拒绝后跑到后山那观里鬼混了大半夜,天明时才回来,这会儿正在书房大睡。”

      “哼,真真孽障,聂公怎会有如此不肖之子,他家既于我有恩,我定要替聂家清理门户。你如今已是聂家主母,当懂得收买人心为要。”

      “奴婢愿与上仙共持聂家。”

      “哈哈,这是后话,为今之计,要先找到聂公带回来的那件法宝。我独创的《长生诀》还差几味人料,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